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亚布力
柯荆民

离开亚布力

柯荆民 02月24日

财经评论员,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和加拿大Blakes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

就像村上春树认为的那样,我一直认为自己的运动天赋被中学体育老师耽误了。
村上写作之余喜欢跑步,跑着跑着就成了马拉松发烧友,满世界去跑马拉松。然后,在专门练习了自由泳和自行车后,多次参加了铁人三项赛,完成了在常人看来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毕业之后,我也是不停地参加各项运动。游泳从蛙泳、自由泳、仰泳到蝶泳,之后是网球、高尔夫和滑雪。网球由于近视跑动不方便放弃了,其他的一直坚持着。
我发现所有的运动,基本就是一个重心的问题。蝶泳游得好,主要不是因为双臂划动有力,而是像海豚一样,通过身体的上下滚动,重心不断上下移动,从而获得前进的力量,原理是利用体重:身体往下冲的力量肯定比双手划动的力量强,而......
柯荆民

在亚布力(三)

柯荆民 02月19日

财经评论员,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和加拿大Blakes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

(二张相片区别如此之大,是因为第一张照片是一位个子比较矮的女教练从下往上仰照的,显得我比较高大。而第二张是一位身材高大的男教练从上往下俯照的,我就显得 矮小了。)
吃完早饭走出宾馆。抬头一看,就可以望见大锅盔山、二锅盔山和三锅盔山。黝黑的山体,白色的雪道,就像并排而立的三兄弟。
我所住的宾馆,就在二锅盔山的山脚下,自带一个滑雪场,实现了江湖上传说的“Ski in, ski out”。就是说,穿着滑雪板,从宾馆可以直接进入滑雪场。滑完雪后,从滑雪场直接滑回宾馆。
吴教练在前面引着路,带我熟悉滑雪场。这是一家初级滑雪场,建在一个小坡上,旁边就是国家队的越野滑雪道,经常有一群运动员穿梭而过,但......
柯荆民

林海雪原

柯荆民 02月17日

财经评论员,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和加拿大Blakes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

早上起来,往窗外望去,窗口已经堆满了白雪。
离吃早饭还有一段时间,我拿出小说《林海雪原》,随手翻了起来。
之所以大老远的还带着这本书,是因为我现在所在的亚布力,就是这本小说的发生地之一。当时,在牡丹江周围,东至绥芬河,西至亚布洛尼,南至镜泊湖、北至土城子的广大地区,少剑波带领的特种部队——小分队与许家父子、马希山、座山雕、李德林、谢文东等多股土匪周旋。亚布洛尼就是亚布力,马希山所在的匪巢大锅盔山现在就是新体委滑雪场。
在当年故事的发生地,边读小说边滑雪,别有一番意境。
小说是根据1946年剿匪的历史写成的。小说的作者曲波就是少剑波的原型。作者的经历,本身就让人很佩服:战争......
柯荆民

在亚布力(二)

柯荆民 02月05日

财经评论员,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和加拿大Blakes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

当年作为世界大运会配套的宾馆
宾馆里到处都是滑雪的照片
唱《三套车》的二名演员
哥萨克民间舞蹈
《印象丽江》,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玉龙雪山上表演,本图片来自网络
汽车走过长长的亚雪公路,便到了一座铁制的大门,上面写着“亚布力旅游度假村”几个大字。夜空下,大地赫然一片莹白。
拐进大门,小杨说:右边就是管委会。我抬头一看,是一栋白色的三四层连体小楼,丝毫看不出这个是局级单位。我在山东进行过一段投资,在那里,一个科级单位的办公大楼比这气派多了。
旅游度假区里的路相对刚才好走多了。走了一会儿,小杨拿手朝右边一指,说:那就是占用毛总的土地建造的栈道,当时没有什么法律意......
柯荆民

在亚布力(一)

柯荆民 02月01日

财经评论员,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和加拿大Blakes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

亚布力距离以真实故事为原型的小说《林海雪原》发生地很近。脑子里马上闪过这样的映象:在白莽莽的一片雪海中,外面披着白色的长袍,里面穿着绿色军服的解放军战士,背着枪,滑着雪,在追逐着土匪。只是,现在的80后、90后,00后,只对这里的雪有兴趣。亚布力翻过张家才山就到了双峰林场。林场的宿舍,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鼎鼎大名的雪乡。
火车到达亚布力的时间,由于某种原因,晚点半个小时,所以实际到达的时间应该是四点半。
四点半,在城里,应该还是下午,不是阳光普照,至少不至于天黑。但这里不同,不到四点,往车窗外一看,天色已经慢慢全黑下来了。我有些担心了,接我的司机会不会找不着我吧?列车已经晚点半个小时,他如果......
柯荆民

游记 | 走近亚布力

柯荆民 01月13日

财经评论员,曾任欧洲基金公司高管和加拿大Blakes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

火车在白皑皑的林海雪原中穿梭了二个多小时,才到达亚布力小镇。
这是那种典型的绿皮火车。对于这种火车,我们那个年代的人还是有记忆的。我本科在南方念的书,每天寒暑假二次回北京,这样四年就要坐十六次。现在,猛地又重新坐上这种火车,立马有一种时空错位的感觉。
我是在出发前的前一天晚上,在携程网上购票的。信息显示我买的是硬卧,票价88.5元。这当时有些奇怪,为什么分为软卧、硬卧和硬坐,而不是分为一等二等或三等车厢呢?我一共不就坐二个小时,要卧铺干嘛?后来才知道,我买的是开往牡丹江的过路车。东北的铁路起源于中东铁路,中东铁路是一个丁字形,从齐齐哈尔开往牡丹江的一线,相当于丁字形的一横,而齐齐哈尔到牡丹......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