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财新网首页 > 博客 > 互联网创新
科学松鼠会

鼓励创新?或许只是说说而已  

科学松鼠会 01月19日

像松鼠一样打开科学的坚硬外壳

作者:Lithium


你也许曾被苹果前CEO乔布斯(Steve Jobs)在斯坦福大学的演讲中所鼓舞:“你们的时间有限,所以不要浪费在重复他人的生活上,不要被教条束缚——那说明你活在别人设定的条条框框里。”人们推崇创新吗?答案似乎是肯定的。IBM商业价值研究院的一项涵盖1500名CEO的调查显示,他们认为在未来成功组织中最重要的领导能力,正是“创造力”[1]。

但现实却给出了近乎矛盾的答案。许多伟大的创意,都曾遭受过同时代人的嘲笑与摈弃。相信你也曾有过费尽口舌展现创意,却被他人无情否定的经历。这到底是因为创意本身不靠谱,还是...


.
沈拓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路径依赖挑战

沈拓 01月17日

智信创元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过去的成功未必代表未来的成功,甚至可能成为未来成功的桎梏,电信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战略转型非常鲜明地验证了这一点。

尽管转型旗帜已经高擎多年,但事实上面向综合信息服务提供的战略迁移只能说还在路上,尤其是移动互联网业务对于整体收入的贡献还远远没有成为支柱。这固然有业务自身成长规律、竞争压力等种种客观因素,但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因素在于,电信运营商往往对于传统业务经营形成了经营模式上的路径依赖,这种路径依赖所构筑的游戏规则并不是完全有利于移动互联网业务的生存与发展,甚至存有相当多不利于移动互联网业...

.
汪丁丁

转贴我和一群网友的对话  

汪丁丁 01月15日

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和浙江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教授,财新传媒学术顾问

刚刚贴完,可能没有更新,就消失了。于是再贴一次,而且还有对话,也应转贴在这里。博客技术的演化迟早会允许我们更顺利地搬运文字。由于转贴的难度,我无法转贴全部对话。例如,网友们相互之间的论辩,我很难转贴。


我今天的发言 贴在这里之后的对话和补充

热度 57已有 429 次阅读 2012-1-11 20:28

发言提要,贴在思享家这里,然后是对话,然后呢,我推测,我们在思享家这里的对话几乎要进入关键性的议题了。所以,我在等候。关于真相,关于人类语言,关于表达。这些议题,最后指向维特根斯坦的研究,然后指向最近出版的中译本《...


.
很想吃花生

 

上回书说,“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这句口号是设计的金科玉律。

真的是这样么?奉“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的指导思想进行产品工作,能够少走弯路,省力地做出好产品么?

上回书中也提到花生的质疑,“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出现怕是对互联网产品公司架构仅是对产品生产者分类产生缺陷的弥补吧。

再加上人总是习惯从自己出发,喜欢当“代表”也喜欢“代表”~@#¥%……&*()——+

但,强调“以用户为中心的设计”,又难免会矫枉过正。

 

本文的写作背景、目的和范围:

背景:花生从事互联网产品工作不久,在实际工作中体会...

.
很想吃花生

 

 

本文涉及互联网公司a、b两家。仅针对局部结构做简单、粗暴、武断的分析。

a公司主要根据产品部门结构分析,b公司主要针对运营部门结构分析。挂一漏万,敬请指正。

 

a公司和b公司都是典型的互联网公司,系针对一个当下很流行的互联网平台级产品独立设立的“事业部”。

整个公司大体分为商务、运营、产品、技术四个大部门。这也是互联网公司的一般架构。

a公司约有500人,b公司约有1000人。

这意味着,a公司b公司各自的四个大部门各自有自己机体内部的分部门或者叫做分组(我称之为孙类吧)。

ok,大背景介绍完毕...

.
沈拓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变革挑战与对策

沈拓 01月10日

智信创元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

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变革挑战与对策

第一部分:电信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所面临的变革挑战

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对于电信运营商来说,意味着日益复杂的产业格局、不断涌动的商业模式创新、更加迫切的创新要求,以及大量的由此引发的企业变革。

现在的电信运营商不能再奢望日常运作能保持一成不变,也不要指望业务运营能够波澜不惊、凡事都可预见。为了企业在复杂的局面下持续发展,电信运营商的经理人们需要接受新的常态,即持续变革——而不是没有或偶尔变革。未来优秀的电信运营商必然是“渴求并善于变革”的企业,是能够成功地驾...

.
谢文

三五年后的互联网业  

谢文 12月19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有朋友希望我写篇文章,预测下未来十年互联网业的发展,我没敢答应。网络业是个高速发展,急剧变动的新兴高科技产业,以我的能力,说说三五年后产业的大趋势是可以的,以往的记录证明预测三五年的情况大致比较准确,再长的时间就是胡猜了。所谓互联网业,可以谈全世界范围的事情,也可以谈中国一家的事情。前者比较好谈,因为相对单纯,只要抓住几个主要公司和几条主要脉络就可以说清楚。中国的事情就比较难谈了,因为网络业自身一片混沌,产业发展在很大程度上与国家的发展捆绑在一起,产业以外的不可测因素和不可抗力太多。这里...

.
谢文

创新的企业机制  

谢文 12月15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乔布斯辞世而去,顿时国内出现无数自称知己的企业家。《乔布斯传》大热,于是学习心得满天飞,各种创新秘诀充斥坊间。最下作的当属若干政界人士,号称准备拿出多少银子,成批量地培养出乔布斯来。

 

         比较奇怪的是,尽管众说纷纭,至今却没人提到《乔布斯传》中提到的一个我认为至关重要的一个事实,那就是苹果公司员工规模已达六万多人,市值全球第一,业务遍布世界,乔布斯居然坚持不在公司架构上设立事业部这一层次,只设不同的职能部门。(第377页)按说苹果拥有若干当红产品,例如MAC桌面电脑,iPod音乐终端...

.
谢文

创新匮乏下的网络业乱局  

谢文 10月24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十一前后偷闲去地中海北非沿岸晒了半个月的太阳。古迹发思古之幽情,现状引对比之思绪,自然懒得上网关注产业动态。产业当然一如既往地继续高度变动着。乔布斯弃世登天,引发世界处处感叹声;苹果发布IPHONE4S,上市三天卖出400万台;谷歌砍掉大批零碎的应用服务,发誓用GOOGLE+打造一个唯一的WEB2.0平台,将全部服务整合到这个平台上;亚马逊推出低价平板电脑,成为融合上网终端与电子书的新一代产品,还有一个月才能上市,而预售量已经高达250万台。。。总之,在创新主旋律中,互联网产业高歌猛进。

 

国内网络业自然也是消息不...

.
谢文

假如微博要成为主流媒体

谢文 07月14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微博作为TWITTER的中国变体,已经被越来越多的人承认为一种具有新媒体性质的网络服务。假以时日,微博有可能成为中国社会的主流媒体或者主流媒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吗?我的看法是有可能,而可能性大小取决于未来微博进化的路径选择与速度快慢。

 

         所谓新媒体,我认为不是一种与传统媒体并列意义上的新型媒体,而是一种能够整合和包容传统媒体并有所创新的新一代媒体。所谓主流媒体,不是看一种媒体是否官办,行政级别高低,而是看社会人口在多大比重上依赖一种媒体获取新闻资讯,看社会议题的选择确立在多大程...

.
谢文

创造性毁灭还是毁灭性创造

谢文 04月13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熊彼特经济学说中有几个概念随着现代社会发展与变迁而广为流传,特别是在世界正在走向以互联网为核心的信息化时代,从熊彼特的视角去观察和解释世界正在成为一种时尚。创新,企业家精神,创造性毁灭等由熊彼特定义和阐发的名词在商学院和高科技产业中为许多人朗朗上口,耳熟能详。比较起来,创造性毁灭这个概念在网络业内讨论较少,值得深究一下。

 

在熊彼特理论体系中,创造性毁灭有宏观和微观的双重含义。在宏观上,熊彼特用认为创新是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根本动力,企业家是创新的始作俑者,而创造性毁灭则是创新的内涵和结果。创...

.
谢文

创业与微创新

谢文 03月15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近来,创新一词在媒体上见广度颇高。从中央政府到学术界再到企业界,号召创新的,号令创新的,号称创新的比比皆是。网络业作为新兴高科技产业当然不能落后,创新大旗四处飘,甚至出现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微创新。我是网络业内鼓吹创新比较卖力的一个,写过不少篇博客讨论创新问题。但是,我心目中的创新和今天市面上说的创新或中国特色的微创新未必是一回事。

差不多一百年前,经济学大师熊彼特在1912年提出了他的创新理论,并在其后几十年间不断完善补充。今天,关于创新已经成了一个热门课题,各种说法很多,但大致都是对熊彼特创新理...

.
谢文

互联网的解构与重构

谢文 12月30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大约一个月前,我被叫到一个媒体沙龙介绍网络业的发展变化。我从互联网服务形态的变化讲了三次大的革命,用时髦词叫解构与重构。因为用的是PPT形式,后来一些业内朋友要了去看不大明白。网上虽然有专业编辑的演讲视频,但仍然表达的不甚清楚。所以,我在这里用文字的形式再说一遍,算是对2010年的一个总结,一个交代。

在互联网发展史的前商业化时期(1967-1989),互联网的主要功能是通讯,例如E-MAIL和电子文件传递,使用者基本局限在科学界和大学校园。九十年代初,随着万维网的普及和通用浏览器的出现,先是公共网络信息服务进而商业...

.
谢文

拥有一切与一无所有

谢文 12月16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上周有机会与几个朋友一道与美国《连线》杂志的创办人Kevin Kelly聊了一个下午。KK(圈内人昵称)以其对互联网发展的方向和趋势的预测准确闻名于世,也以其诸多讨论科技进步与社会的关系的超前论断引发不断的讨论与争议。发了一篇关于与KK对话的博客后,不少业内朋友说有点意思。那我就再就其中一个观点在多说几句。

在讨论到互联网未来五年发展趋势和新的可能盈利模式时,KK阐发了他的一个观点,即无论对网络服务提供商还是对最终个人用户而言,拥有(ownership)不再重要,得到(access)才更重要。他列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他的观点。

...

.
谢文

KK的预言

谢文 12月13日

互联网评论人士

有机会和几个朋友一道与网络业最著名的杂志《连线》(WIRED)创始人和主编Kevin Kelly(业内人昵称KK)聊了一个下午,收益颇多。联想到国内互联网业的现状与未来,不禁想写下几句话来与朋友们分享。

KK在编杂志和在各个著名报刊发表文章之余,还写了若干部在网络业,IT业乃至科技界影响颇大的著作。他二十年前的成名作《失控》至今仍在畅销,中文版也刚刚出版。最新著作《技术要什么?》刚刚问世。他关于科技进步对社会的影响,关于复杂系统的自我进化与内在矛盾,尤其是关于互联网产业的发展与走向的观点深受业内人士重视,也不时激发出...

.
谢文

关于新媒体的话题,我过去说的已经够多,曾经连写了10篇博客讨论这个话题,实在够人烦的了。但是,这个话题现在又以新的形式出现在业内人的眼前,并且至少在舆论上搅动着网络业的格局,影响着相关公司的战略布局和资源分配。例如,IPAD的出台给了传统媒体一丝希望,有传统媒体大佬甚至夸张到说IPAD的出现给传统纸媒带来了生机。再例如,KINDLE的大火特火带动了国内的山寨硬件厂商,甚至把相关公司的股价推高到100多倍的市盈率,好像从此以后传统出版业就找到出路,变新媒体了。更例如,有传统媒体大腕宣布自己是全媒体,即纸媒+网站+视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