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许筱艺

Birthday in the Time of COVID-19

许筱艺 05月12日

哈佛法學院學生及自由作家

My close friends call 15 April “the event of the year” — in the United States, it’s Tax Day (I have a tax law nerd buddy), and it’s also my birthday. Since college sophomore year, I had used this day as an excuse to gather my best friends together and have a splendid day together. 

 

Last year this time, a friend even flew over from Tokyo to join the crew, and we spent a dramatic afternoon in Massachusetts nature after I finished classes for the day and celebrated with my criminal law...

.
奴隶社会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080 篇文章   作者:Sophie,任职于国际金融机构,支过教,给小多童书供过稿,主写真实、自然、走心的儿童教育。作者公众号:Sophie在美国(ID:SophieUSstory)。   写在前面:   这篇稿子是几个月之前写的,到现在感觉已经过去了很久很久,一个月过成了一年的感觉。疫情的大幕也许刚刚揭开,在我们的有生之年,不确定性从未如此集中和放大。纵观人类的历史,我选择乐观得相信,大的方向总是在变好。在我们可控的个人世界中,我们也可以选择怎么度过每天每个小时。   希望大家安好!   2009 年夏....
中外对话

户外运动热能否提升社会环境意识?

中外对话 04月15日

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

14.04.2020

白睿

 

对于中国快速增长的户外运动群体及其对环境的影响,一位健跑者给出了自己的看法。

 

贡嘎环线的徒步登山者。图片来源:Alamy

 

2019年9月,美国自然摄影师、户外运动爱好者欧阳凯(Kyle Obermann)发布了一段自己独步跑完60公里贡嘎环线的视频和文章。在海拔4800米的崎岖路段上,他不仅实现了对个人身体素质的挑战,还完成了另外一项任务:收集其他户外爱好者丢弃的垃圾。

 

欧阳凯在四川之旅结束后不久告诉我:“我想向大家证明,我们每一个人在探索自然的同时都可以为自然环境保护添一份力。”...

.
吕品

梦里芬芳(4月9-12日)

吕品 04月13日

独立撰稿人、《经济观察网》特约记者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4月9日( 2019年 ),爱丁堡家中院子里的粉红茶花。 4月10日( 2014年 ),北威尔士村庄Nercwys附件的一条乡间公路,路边的篱笆下满是盛开的黄水仙。这条公路就在我当时上班地点外,但是连个路名也没有。背景中是一家乡村酒吧Butchers Arms。 4月11日( 2014年 ),还是在我当时上班地点附近,北威尔士的Nercwys村边。不清楚是什么树,大概是李子树? 4月12日(2013年)。(没有找到4月12日拍摄的鲜花照片,还是拿可爱小羊充数吧)。我当时的上班地点附近,北威尔士的Nercwys村外。办公室周围就是农田牧场,每天上下班会看到这样的景色,每年春天看着小羊长大,然后看着它们和羊妈妈们分离。  .
吕品

梦里芬芳(4月6-8日)

吕品 04月09日

独立撰稿人、《经济观察网》特约记者

 

每年的4-5月份,正是英国鲜花盛开的季节。今年由于新冠病毒肺炎,所有对外开放的花园都关闭了,野外的鲜花,稍远一点的,也没法去看。我决定每天发一两张过去几年同一天拍摄的鲜花照片——既然无法外出观景,不如回顾一下梦里芬芳。#blossom in my memory (card)。   4月6日(2012年)。爱丁堡新城(New Town)的乔治大街(George Street)或汉诺威大街(Hanover Street)。这是从一辆公共汽车的窗口拍的街景,当时正下着雨。 4月7日(2019年)。爱丁堡皇家植物园内的上香樱(Jo-nioi)。爱丁堡城内有许多樱花树,著名赏樱地...

.
吕品

美妙歌喉汇成乐章

吕品 04月07日

独立撰稿人、《经济观察网》特约记者

(左边的建筑是国王学院礼拜堂)   去年夏天,我有机会到剑桥大学国王学院内转了一圈,其中的礼拜堂是唯一对外开放的建筑。国王学院是英王亨利六世在15世纪所建,故有国王学院之名,礼拜堂由亨利六世在1446年亲自奠基,但是直到近70年后,亨利八世在位时才修建完成。哥特式风格的礼拜堂外观恢宏,内部华美,有号称世界上最大的扇形拱顶,墙上是绚烂精致的彩绘玻璃花窗。礼拜堂一直在使用,只在大学假期才向游客开放。   比礼拜堂更出名的,是国王学院唱诗班(King’s College Choir)。欧洲地区唱诗班的传统源自民间音乐,最初不过....
中外对话

寻访南欧江

中外对话 03月28日

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

27.03.2020

通•卡

 

老挝北部修建的梯级水电站项目带来了不少新变化,但是当地居民并不都是喜悦。

 

南欧一号水电站投入使用后,琅勃拉邦省的拉塔哈寺一半都被淹没在水中。(图片来源: 通卡/中外对话)

 

我坐在老挝北部琅勃拉邦省的南欧江边,听着江水拍打着一半都被水淹没的拉塔哈寺(Lat Tha Hae Temple)。正在河边打扫自家院子的翁大爷(Grandpa Un)停下来大声地对我说:“我出生在这里”。这位泰泐族老人继续说道:“我父母来自森林深处的拉塔哈村。越南战争爆发后,我们就沿着这条河迁到了这里。这座寺庙有70多年...

.
世界自然基金会

为淡水发声 | 生命之源需要抢救性恢复

世界自然基金会 03月26日

国际非政府环境保护组织

2020年地球一小时,我们以“为地球发声”为活动口号,引导更多人关注生物多样性;我们也开启“发声”栏目,帮助你对地球了解更多。

地球,因其遍布生物,被称为“生命的行星”。生物的种类繁多,难以计数。地球上生物的最大特征之一是多样性。这个星球上,现在到底存在多少种生物,真实的情况谁也不知道。到现在为止,能够被附以学名的生物种类,大概达170万种之多,但这并不是全部。如果全部都记载的话,是1500万种,还是1亿5千万种,谁也预测不出。

在过去38亿年的生命历史中曾经发生了5次大的灭绝。其原因是大规模的地质运动和陨石...

.
开智学堂

 

2020 年开年,卒不及防的疫情,让我们都成了宅星人,宅着的你,如何抛却焦虑,让心灵有所栖居?你是否想到梭罗?他在瓦尔登湖畔的隐居,是多少人心之所向的「诗意地栖居」。那么,瓦尔登湖是怎么样的呢?它为何能让梭罗写出《瓦尔登湖》这本经典之作?本文作者夏子曾于 2019年10月游历此地。   作者丨夏子   说起梭罗的《瓦尔登湖》,有人读过,还不止一遍;有人读了,却读不下去;有人没读过,但听说过,它早已和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海德格尔的「人,诗意地居住」一起成为地产商最爱的文案素材。   十多年前...

.
黄凡
近期,英国下议院正式通过了“退欧”方案,历经三年多的英国退出欧盟争议终于告一段落。此前国内流传着关于欧洲的种种说法,例如,英国退欧后经济一定颓废,欧盟面临瓦解,欧元被证明是个坏设计等等……归根结底要表达的意思就是欧洲没落了。那么,真实的情况究竟如何呢?本人去年两次到欧洲旅行,分别走过英国、爱尔兰、荷兰、比利时、奥地利、捷克、斯洛伐克、匈牙利、还有位于欧亚边缘的土耳其等国家,这些国家中既有欧盟留也留不住的英国,也有欧盟长期铁杆核心成员荷兰、比利时、奥地利等,还有经长期努力终于得以加盟的捷克、斯洛伐....
王幸平

重返康熙岭

王幸平 02月11日

曾经在金融院校任教, 又在深圳特区央行、中资商业银行、外资商业银行工作,爱好旅游,关注银行实践与金融理论之间的问题。

 

现在很少年轻人知道什么是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了,那年头,伟大领袖对中学毕业后找不到工作的学生说:到农村去吧!农村是一个广阔的天地,在那里是可以大有作为的“。于是,全国的2000多万的城镇青年响应伟大号召到农村落户,两丁抽一、三丁去二,谁也躲避不了。

我插队的地方叫康熙岭公社。康熙大帝的一生征战南、杀敌无数,即便是一统天下后,也过不惯”三千宠爱集一身“的宫廷骄奢生活。他喜欢四处巡幸、走南闯北,据史书记载,康熙皇帝一生共进行了128次巡幸,平均每年两到三次,从1681年到1722年去世的42年间,他在...

.
中外对话

《水境》:描绘世界湿地和生活在那里的人们

中外对话 02月07日

世界上第一个中英双语环境网站

2020-02-04 内德·彭南特-雷   弗雷德·皮尔斯和简·麦格维克的新书展示了世界上一些最著名的湿地的历史和可能的未来。     “圣经说,上帝将大地从水中分离出来,如此便诞生了世界。如果是这样,上帝大概忘记了湿地的存在。”   “湿地”一词让人想起的可能是荒凉的沼泽。这里只适合一些鸟类生存,一旦季节允许,就连鸟儿也会离它而去。实际上,湿地是指永久性或周期性地被水淹没的地区,可能包括各种丰富的生态系统,如沙滩、珊瑚礁、淡水泉或高山草甸等。   美索不达米亚、古埃及、吴哥等许多令人赞叹的人类早....
丁金坤
建德绿道,浙西无人区风景也。绿道,乃山脚下沿着江边的人行道。山,是著名的乌龙山,即水浒传中武松大战方腊处,海拔八百余米,绵延数十公里,读史方舆纪要有记载,并非电视剧湘西剿匪记中的乌龙山。江,即富春江的支流胥溪。胥溪蜿蜒数十里后,在子胥渡流入富春江。在汇入处的三江口,雨天一半黄来一半清,黄的胥溪(山水夹杂黄土),清的富春江,泾渭分明。子胥渡,取名于伍子胥的传说,从楚国到吴国的渡口(经建德学者澳门大学杨斌教授的考证,伍子胥似未实际经过此处,传说而已)。   雨天绿道,小雨淅沥,美不胜收,如山阴道上风....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第三章 非洲穿越之非洲有难了

中山浩子 01月21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六节 非洲有难了

这会儿,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对塞伦盖蒂草原的感受。从进入塞伦盖蒂自然保护区的一刻起就有的一种由满目苍凉的景象在心间激起的悲怆,在离开的时候,更加强烈了。久旱不雨的现实在残酷且深刻地改变塞伦盖蒂草原既有的风貌。河流季节性干涸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草原沙化日益显著。生活在这里的每一种野生动物都能告诉你生存之艰辛,一年甚是一年。而这一切,都是气候惹的祸。雨季缩短了,旱季却总在拉长——十天,半月、一个月,两个月,最新纪录三个月。当新雨终于到来的时候,许许多多的野生动物却再也享受不到沐浴...

.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第三章 非洲穿越之未来是什么

中山浩子 01月18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五节 未来是什么

未来是什么,是时间流逝的方向,是光的旅程,是吞噬光芒的黑暗,抑或纯粹是人类的想象。超现实的场景、景观,重重魅影,充斥其中,21世纪过去的将尽20年时间里,科学幻想类的文学作品、电影,空前繁荣昌盛。如果说未来纯粹是人类想象力发明创造的精神产物,那么这些年连年推出的系列科幻作品,尤其是电影作品,可谓登峰造极。我们先有《阿凡达》的惊喜,接着是《星球大战》前传Ⅰ、Ⅱ、Ⅲ,《星际迷航》系列的456,《变形金刚》之二、三、四,《钢铁侠》123,当然少不了《超人》的续集。首发剧集就更多了...

.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第三章 非洲穿越之塞伦盖地草原

中山浩子 01月16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四节 塞伦盖蒂大草原

我们又一次投入东非大裂谷宽广的怀抱。这回是塞伦盖蒂大草原。比之马赛马拉这里更平坦更辽阔,也许是旱季干旱的缘故,也更苍凉。干黄的草稀疏而浅薄地覆盖在褐色的土壤上,很多地方土壤已经暴露于外。惟其如此,这里的管理也比马赛马拉更严格。汽车是绝不允许逾线行驶的。事实上,对于一个有一点环境保护意识,看到心目中原始草原哪怕旱季枯涸却随时都会勃发生机的植被,因为草原沙化已有初起迹象而心痛的人,是不会想着逾矩去践踏的。塞伦盖蒂自然保护区面积达2万多平方公里,是非洲最大的野生动物保护区,由...

.
胜利

罗马尼亚之旅:锡吉什瓦拉

胜利 01月16日

旅行爱好者。

锡吉什瓦拉是一座中世纪古城,罗马尼亚著名的观光游览和避暑胜地,也是吸血鬼“德古拉”的故乡,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锡吉什瓦拉在八世纪就有人居住,中世纪时许多来自萨克森的手工艺人和商人迁居至此,建造了具有防御功能的城市,这些移民被称为特拉西瓦尼亚的撒克逊人。

 

 

 

锡吉什瓦拉对中欧地区的政治、文化、贸易,发挥过重要的作用。

 

 

 

锡吉什瓦拉曾由920米的城墙环绕,建有14座形制各异的城楼,现存9座,分别以裁缝楼、铁匠楼、鞋匠楼、锡匠楼等命名,是由各个手工业行...

.
何家弘

何家弘:我又去了中南政法

何家弘 01月15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

2018年我写过一篇小文章,题目是“我不敢再去中南政法”,得罪了不少“中南政法人”,也见识了“小群利益”之强大。其实,我对中南政法本无恶意,那篇文章只是借事发声,谈论大学的学术自由。众所周知,当今世界的多数大学都秉持学术自由的原则,因为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保障。然而,我国有些领导干部不愿意在自己的大学讲学术自由,却把子女送到欧美的大学去接受学术自由。这意思确实有点儿不够意思!我对中南政法原本没有那个意思,所以这次接到会议邀请之后便欣然接受,否则我也就真不够意思了。   2019年11月16日,我到中南财经政法....
张进

【旧事新叙】之十:我经历的一次人生改变

张进 01月14日

财新《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某日,和同事杨哲宇兄闲谈文坛掌故。哲宇问:“你写过改变你命运的那件事吗?”我答:“没写过。也谈不上改变命运,至多是改变人生轨迹吧。”哲宇说:“你还是写出来吧,要不然将来你就忘了。”   这话对。16年了,别说将来,现在就有些模糊了。遵哲宇兄提示,我尽力回忆,做一实录。   (一 )   1999年10月31日。   这天,我从武汉匆匆返京。此前10天,我作为工人日报编委会成员,在江西、湖北跑发行。10月30日,我打算回京,湖北记者站王四新兄挽留我再住一天,说要带我去长江边吃鱼。我说:“下次吧,明晚轮到我值夜....
张进

张进:失莫云记 | 【采访忆叙】之五

张进 01月14日

财新《中国改革》执行总编辑,《渡过》作者,“渡过”公号创办人

莫云是个地名,在青藏高原,澜沧江发源于此。想像中是一块蛮荒之地,很神秘也很美丽。我曾经千方百计接近了它,但最后还是错失了它。   20年前的1995年,玉树发生特大雪灾。我从北京赶去报道。先到西宁,然后乘大巴,一路跨越江河源头,两天后赶到玉树。这段经历,在本系列之四“ 从西宁到玉树”有记载,有兴趣的读者不妨移步一看。   到了玉树州府,继续往县乡去。去哪里?我注意到莫云这个名字。我有一个毫无道理的偏好,就是“以名取地”(类似于“以貌取人”),即听说一个好听的地名,就会无端向往这个地方。比如贵州的都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