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蔡未名

我的“本土病毒消灭论”被打脸

蔡未名 05月13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我的“本土病毒消灭论”被打脸。——

不久前笔者曾发微博称新冠病毒在吾国本土可能已基本被消灭。当时以为自己的“消灭”之说并非“夸大其词”,因为笔者强调的是“本土”,而近期以来吾国发生的确诊病例几乎都是外部输入或与输入性相关联;故此只要严把海陆空的“关口”,就能做到“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让病毒一进国门就被“擒拿”。

实际上近日吾国的输入性及其关联病例已越来越少,每日只有区区几例,完全已在掌控之中。当然目前海外疫情仍在蔓延,吾国的输入性病例日趋减少,只能说明我们“把关”越来越严。只是每当念及那些滞...

.
李松蔚

别人不爱听的话

李松蔚 05月13日

临床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心理发展指导中心讲师

最近有两个新闻:

一是肖战粉丝应援新专辑,有个别粉丝利用教师身份,组织学生在课堂上喊口号应援。这个事影响很坏,基本把肖战所剩无几的路人缘败光了。

(都是小孩子,不放图了)

二是有网友质疑Papi酱作为「独立女性」却让孩子随父姓,排队辱骂,称其「走上了驴的道路」。这些人打着女权旗号,却为其他女性发明了「婚驴」这样的蔑称,也着实给女权招了一波黑。

两件事的共同点在于:这是一些小群体在努力发声,进入了公共的视野。他们原本可能想放大这个声音的影响力(传递对偶像的支持,传播某一种婚恋观)。然而发声的效果,...

.
武志红

作者 | Nico

责编 | 五花鹿

值班编辑 | 张罐子

 

 

女性话题,是近年来越来越热门的一个话题。   伴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以及性别平等意识的萌芽,女性的自我觉醒,开始渗透在日常的方方面面。   越来越多的女性认可自己的价值,并且开始更积极地通过多种途径来谋求自我实现。   比如,最近因演唱《红色高跟鞋》而走红的刘敏涛,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晚会上,通过沉浸式的表演,她完美演绎了“眼神里的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   仿佛她手上拿的不是麦克风,而是摇晃的红酒杯...

.
许筱艺

Birthday in the Time of COVID-19

许筱艺 05月12日

哈佛法學院學生及自由作家

My close friends call 15 April “the event of the year” — in the United States, it’s Tax Day (I have a tax law nerd buddy), and it’s also my birthday. Since college sophomore year, I had used this day as an excuse to gather my best friends together and have a splendid day together. 

 

Last year this time, a friend even flew over from Tokyo to join the crew, and we spent a dramatic afternoon in Massachusetts nature after I finished classes for the day and celebrated with my criminal law...

.
蔡未名

“哗众取宠”的《后浪》

蔡未名 05月10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哗众取宠”的《后浪》。——

今年五一期间,一家简称为B站的网站,推出了一部宣传性视频《后浪》,引来点击量和议论无数。笔者好奇,也看了一下,有以下几点观感,算是所谓的“蹭热度”。

一、“后浪推前浪”,新陈代谢,既是自然界的规律,也是人类社会的正常现象,并非当今这个时代特有,也并非我们这个国家特有。不管上一代人对下一代人有何种看法,褒的或是贬的,“后浪”都终将无可避免地取代“前浪”。毛泽东曾对当时的“后浪”说过,“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指的就是时间性。至于哪一代人更强...

.
爱纪桑一

东洋镜|疫情中的“三春晖”

爱纪桑一 05月10日

旅日华侨,资管从业者

 

母亲节,一个温柔的日子。

早晨起床见山中下起小雨,天空缓缓流动着轻薄的阴云,清凉无风,四野安宁,一山葱茏的新绿在丝丝细雨中泛着初夏特有的清新绿光,是极为舒适惬意的夏初清晨。小朋友一见我起床就奉上笑脸和蜜语:妈妈,母亲节快乐。心里泛起暖意的同时,一丝忧伤悲怀也油然而生: 已经有近一年没能回国看望父母了。

以目前的情势来看,疫情造成的全球通航停滞尚无明确恢复日程,无数人的工作、学习、生活受到严重影响,于我而言,“父母在不远游”这句话似乎正成为一个切身痛点,在特别的日子更加感受深刻。

跟很多人...

.
李银河

母亲节‖李银河:妈妈印象

李银河 05月10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妈妈走得很平静,在88岁的高龄。好几位妈妈的好友都写了纪念文章,可是我一直没写。在我心中,妈妈就是一个妈妈,她像所有的妈妈一样慈祥,像所有的妈妈一样爱孩子,也像所有的妈妈一样有着各种各样的小毛病,比如说过度节俭。

直到后来,我在做性别研究时,重新翻出了当初对妈妈做访谈时留下的录音记录,我才突然间意识到,妈妈是多么的与众不同,多么的出类拔萃。

我做社会学,关注的都是社会和人的常态,那次访谈访问的是几十位各式各样的妇女,有工人、农民、干部、知识分子,访谈中会问到他们和丈夫是不是平等、谁做家务事、...

.
沈海军

国际家庭日获得四平街道妇联邀请函

沈海军 05月09日

同济大学航空航天力学学院教授

       值国际家庭日之际,作为上海市文明家庭,获得四平街道妇联邀请函,赠送免费全家福摄影一组。谢谢街道办贡老师!

 

.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家务真能均摊?有两件事男性就是不肯做

严肃的人口学八卦 05月09日

以人口学的视角看世界,传播有趣的人口学。

女:我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丈夫看不见? 男:你安排的我都做了,怎么还不满意?   因家务劳动引发的纷争是中国人离婚的重要原因之一,近年来,还出现了女性离婚时要求家务补偿的新闻。许多文章也在呼吁和倡导男女均摊家务,以减少家庭矛盾。事实上,家务劳动除了我们常常谈论的体力劳动,还包括认知劳动这一维度。哈佛大学的最新研究显示,抽象、分散、无时不在的认知劳动可能是夫妻间冲突的重要来源。   撰文 | 张露尹(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本科生) 责编 | 李婷(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副教授)、张洋(密歇....
蔡未名

“原油宝”咋办?听金融委的

蔡未名 05月09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原油宝”咋办?听金融委的。——

震动吾国金融投资界的“原油宝”期货巨亏事件由国家决策部门出面给出解决办法。据财新网报道,5月4日,国务院金融委召开第28次会议,是次会议明确了当事银行与 “原油宝”投资者责任分担的原则:中国银行将自行承担穿仓损失;所有投资额在1000万元以下的客户,可以从中行拿回20%的保证金。

应该说,金融委的这次出手堪称“快刀斩乱麻”。在此之前,中行曾发表声明,表示要在法律框架下解决投资者的亏损问题。笔者当时暗忖:这官司恐怕有得打了。现在来看,上头不想让此事旷日持久地拖延下去,以笔者...

.
陈晓卿

陈晓卿:蟹忆屑记

陈晓卿 05月08日

纪录片导演,美食作家陈晓卿。


美食纪录片做到现在,我更多的乐趣,在于寻找食物的差异性和同一性。你也可以理解为——“连连看”和“找不同”——两个老年人游戏。螃蟹,最能从品种、加工处理方法,看到这种差异和多样性,以及人类对水中至鲜的相同热爱。 翻了翻这些年的笔记,杂乱记录了一些蟹和一些人,蟹天蟹地遇见你们。   学名 全世界蟹的种类六到八千种,作为文科生能认识一小半都是奇迹。单是中国,也有八百多种,它们在不同的地方还有不同的称呼。蟹、蚧、蟳、蠘,甚至蝤蛑、铁盖……更麻烦的是,同样的蟹,每次蜕壳也有不同的名称,奄仔蟹、重壳蟹、...
.
蔡未名

疫情五月,“一个冒险的月份”

蔡未名 05月08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疫情五月,“一个冒险的月份”。——

“四月是最残忍的月份”,这是美国诗人、被称为现代主义文学先驱的艾略特写于一百年前的著名长诗《荒原》的首句,它仿佛是一个预言,用来描述百年之后刚刚过去的这个四月中,欧美一些国家特别是这位诗人的祖国新冠疫情的惨状,十分贴切。

现在已进入初夏的五月,笔者见闻欧美疫情的一些新动向,不由得想套用艾略特的这一名句,将其称为“一个冒险的月份”(以下所引讯息均来自于界面新闻、澎湃新闻、财新网等媒体报道,不另注明)。

之所以这么讲,是因为看到当前这些欧美国家在疫情并未得到明...

.
李松蔚

“梦寐以求的权利,选择的权利。”

李松蔚 05月08日

临床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心理发展指导中心讲师

我在前一篇文章评论了几句《后浪》,说, 接触的青年人常常还是有很多困惑。年纪轻轻就 「不惑」当然很好,惑也没什么不对。

后台收到了几条留言,感觉上都是95后或者00后的后浪朋友。他们说,看到那个视频感到有压力,仿佛父辈换了一种方式谆谆教诲,说:你们生活在我们梦寐以求的时代,背负着前浪的祝福,不把自己的人生过得精彩一点,真是枉为后浪! 实际上呢,他们和视频里的同龄人好像活在两个时空。给我留言的一个朋友每天都在家里上网课,被作业折磨得死去活来,一想起升学就全身乏力。另一个在公司每天敲代码,觉得没什么...

.
沈海军

写在《法国航空史话》一书完稿之际

沈海军 05月07日

同济大学航空航天力学学院教授

沈海军

《法国航空史话》一书终于写完了,这是继笔者《中国航空史话》、《俄罗斯航空史话》、《美国航空史话》之后的第四本航空史史籍。完稿之后,Mark下,谈下自己的感想。

 

一、为什么要写法国航空史?

法国是一个以浪漫而闻名于世的国度。她的航空工业历史悠久,二战前曾和德国雄踞世界之首,创造过一系列人类航空史上的“第一”。

十九世纪40年代初,法国人坦卜尔制作了第一架靠自身动力起飞并能持续飞行一段时间的人造飞行器;

1860年,法国工程师勒努瓦发明了汽油机,为随后的飞机诞生的动力保证;

1783年,法国人蒙...

.
奴隶社会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095 篇文章

题图:来自网络。

作者:奥利,一个从宝洁到腾讯的90后职场人,跨界者。每周原创分享,一手职场进阶故事。让走过的每一步,都有意义。本文来自:奥利在鹅厂(ID:oliviasaying)。

 

距离 2013 年在宝洁实习的那个夏天,到今年,我的职场生涯都快七年了。

 

如果说这七年里,唯一不变的是什么,那就是“拥抱变化”。

 

我的工作经历其实很简单,在宝洁我做消费品的生意,在腾讯我做流量的生意。转行,这一大跨步,还好没有劈叉。

 

但要说起我的职场故事,那就多了...

.
周鑫

视频、直播越繁荣,电视台越没有活路,似乎这像是个悖论,但又却是一个事实。电视台,传统上最大、最正规的视频制造机构,为什么会在一个“有视频者有天下”的时代彻底的落败呢?

 

2016年直播全面兴起,直至2017年的抖音袭来,基本上就已经宣告了电视台的末日。一种以导播室、总编室、编辑机房为创作核心的中心化的视频生产方式,被从根上证明不仅是“落后”了,而且不再被这个时代需要了。

 

中国的社交媒体发展与其他国家最本质的不同是,它具备强烈的电商化特质。也就是说它就像一个外星怪物一样,一出生就要赚钱,就要...

.
陈霞

疫情下的墨西哥生活

陈霞 05月03日

毕业于西南科技大学西班牙语专业,外派墨西哥从事销售和行政工作,现仍居在墨西哥首府墨西哥城

最近除了外出采购生活用品基本都宅在家里,疫情之下连出门吃一顿好吃的美食都成了奢侈,超市的食材目前供应都算齐全,随着感染确诊人数的增加,墨西哥各大超市为了避免人流量太多造成交叉感染也逐渐开始限流,值得一提的是从2020年开始实行了“禁塑令”,也就是说超市和菜馆等服务型行业将不再免费提供塑料袋,这可是真的有点“为难我”了,毕竟中国还没有开始实行,倒是让我有些不适应,从无到有的适应总是突如其来,经过多次的“教训”我也逐渐开始随身带购物袋了,采购完回家就开始了我的黑暗料理行动,但鲜美的食材并没有办法拯救一...

.
李银河

人为什么会嫉妒?被嫉妒了怎么办?

李银河 05月03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享有他人无法享有的东西,就是对他人神经的挑战,容易招致厌恶和憎恨。即使不是钱权名这样中性的东西,而是爱情这样全是正面性质的东西。仅仅因为你比他人幸运一些。       01   人类社会自从走出了原始共产主义社会,就有了贫穷与富裕差别,有权与无权的差别,有名与无名的差别。       这些差别与人的喜怒哀乐休戚相关,令人伤心动肝,令人心中打翻五味瓶,酸甜苦辣咸,羡慕嫉妒恨。       古今中外所有的小说,凡是能够打动人心的,都是写这种差异的,从简奥斯丁的小说到莫言的小说,写的无不是这些由人们....
李银河

李银河:我喜欢过随心所欲的生活

李银河 05月02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人生在世,短短几十年,几乎还什么都没整明白,就已步入老年。

 

我属于比较爱想人生意义这类事情的人,从小就爱想,几十年间一直没断了想,即使这么想来想去,也还是想不清楚。

 

可是岁月并没有因为我还没把这件事想明白就等着我,就连流逝的速度都未稍减,该多快还是多快地向终点狂奔。

 

意义,意义。

想了一辈子,还是没有想出什么意义。

 

在浩渺的宇宙当中,这么一个小小地球,就像一笸箩芝麻当中的一粒芝麻;在茫茫人海当中,这么一个小小的人,就像一笸箩芝麻当中的一粒芝麻。

 

我的人生能有个什么意义呢...

.
李银河

劳动节,我们来谈谈家庭与工作

李银河 05月01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读完法拉奇的《给一个未出生孩子的信》,一本超凡脱俗的书。我很喜欢。书中谈到了自由、平等和进步等问题,几个童话是关于暴力所造成的不公正,制度所造成的不公正,以及进步和改变的艰难。

 

你抱着希望,以为世界会变得更好,可是它还是令人绝望地保持原样,什么都没有改变。

 

法拉奇一生致力于自由和平等,以一己之力挑战世界上所有的不公正,但是看来她的结论很悲观。其中关于家庭和工作的看法我很欣赏。

 

  家庭    

关于家庭她说:

“我对家庭没有信心。家庭是一种建造来为了更好控制人的窠臼,是一个更好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