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秋红
我2009年陪两个孩子去美国读书,成了一名专职陪读妈妈。10年来,基本上是前5年看美国很多事都让我觉得新鲜,而近三四年来,每次我回到中国,也会有很多新的感受。
这次回中国,因为需要查当年儿子在社区医院的防疫针记录,我来到三十年前父母曾住过的老小区,没想到竟然已经不大认识了。原来六层的红砖楼披了一层外衣,询问之下得知这是老小区改造的内容之一,即给老式砖房加上保温隔热层。加上这层外衣,可以有效节约能源,老楼居民们住起来也舒服一些。
和所有老小区一样,停车难是个难以解决的问题,不仅最初规划的绿地都改成了停车位,而且所有道路一侧都停满了车,只留下窄窄一条行车通道。看一下路面,不少路段画上了单行线。三十......
中山浩子

非洲洲穿越|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3)

中山浩子 12月21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十三节 红太阳喷薄而出
多么宏伟壮丽的场景啊!热气球冉冉升起,从半空中俯瞰马赛马拉草原,你脑子里会在最初的一刹那一片空白。没有了恐高令到腿软的感觉;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忘记自己悬在半空中;一切人类的记忆统统被抹去,好像自己生来本该如此——象鸟儿一样,翱翔在天空;俯瞰大地。看山川起起伏伏,看河流蜿蜒流淌;看日月升降、星移斗转。熹光初照下的马赛马拉草原此刻还是一片黛青的颜色,尽管你已升空百米,地平线在不远处就挡住了你的视线。继续升高,你目力极尽的地方,天边渐渐露出微微隆起的山峦——大地尽头之处,红日正在喷薄而出。
当阳光越过山脊的霎那,你会看到赤橙红绿青蓝紫的光芒交......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2)

中山浩子 12月19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十二节 大卫是谁
《普罗米修斯》飞船上最神秘、最活跃的人物当属机器人大卫。大卫有着人类的一切特征,当然,它是按照欧美人的形态塑造的。金发,高眉、深目,蓝眼睛,大鼻子。帅气的面庞,修长的身材。从外形看,他是完全意义上的仿生机器人。而且,他的智能化水平了得,没有他不能办的事。他可以为飞船上的每一个人服务,他接受幕后老板的操控,无论是在飞船上还是在地堡的探险过程中,经常地做一些神秘的事。他通晓多种语言,可以充当最生僻语言的翻译;他上知天文星宿,下知人文地理,熟识人类知识泰半。他不吃、不喝、不眠。当星际旅行途中,每一个人都被置于休眠状态的时候,只有他一个人清醒着,无聊了,玩玩篮球,投个篮什么的。他......
奴隶社会

一份改变命运的工作

奴隶社会 12月18日

不端不装有梦有趣的原创文字,听现实的理想主义者讲自己的故事。我们有高大上的咨询公司合伙人,挨踢界的连续创业者,顶级VC合伙......

作者:万晓峰,现任美国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录取办公室国际招生录取主任,有多年美国大学招生办工作经验,译有《升学之道》。本文来自:一土教育(ID:etuedu)。
写在前面:
我叫万晓峰,是美国美国阿默斯特学院(Amherst College)录取办公室国际招生录取主任。第一次接触一诺和了解“奴隶社会”是在 2017 年的哈佛中国教育论坛上。一诺作为嘉宾来分享一土的创新实践,我被她强大的人格魅力和对中国教育深邃的思考迅速圈粉。在晚宴招待会上,我跟一诺和一众对教育公平充满热情的伙伴们还临时成立了“全球教育公平联盟”,誓为提升教育公平做出努力。
今天这篇文章我想讲讲我的职业经历,虽然我......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1)

中山浩子 12月18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十一节 狂野司机惊魂夜
一边是大草原,湮没在看不透的黑暗里;一边是山间花木丛林,行走其间,总让人感觉有什么东西在窸窣作响。我们一行几人沿着酒店幽暗的小径来到酒店大堂,等着我们的不是艾曼纽尔,而是那个推销热气球旅游项目的家伙。时间是凌晨四点三十分。怎么,不是艾曼纽尔载我们出发吗。不是,他把你们交给我了。这个黑人还是那么咧着个大嘴,嘻嘻哈哈,满不在乎的样子。他不知道,在非洲蛮荒的大草原,在一个伸手不见五指的深夜,跟着一个完全不知道底细而且举止多少有些轻浮的陌生人,让他带着你脱离好比安全岛的酒店区域,一头扎进狂野的大草原,我们嘴上不说,心里会怎么想。
似乎从这一刻起,命运突然脱离了控制,一切......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0)

中山浩子 12月16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十节 2094年的科学与怪诞
普罗米修斯飞船出现了一场重大危机。美丽的生物化学家腹中着床在子宫里的怪物胚胎在迅速地膨大,如果不立即清除,它将“破茧而出”,危害母体不说,更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在“借尸还魂”之后开始自身的繁殖,将飞船变成一个异形怪物的繁育中心。不要说众多的异形占领飞船,一只已足以捣毁飞船。情况万分危急。生物化学家不顾一切冲到本来是专门为飞船东家的女儿——那个执掌飞船总监职责的女人——预备用来救急的医疗设备跟前。她掀开舱盖,钻进医疗舱,一场完全自动化的“剖腹产”手术开始展开。
《普罗米修斯》将电影故事发生的时间明确设定在2094年,......
胜利
格鲁吉亚的姆茨赫塔古城位于库拉河与阿拉格维河交汇处,公元前四世纪成为卡特里亚王国首都,已被列为世界文化遗产。
在姆茨赫塔的岩石山上,公元585年至604年建造了意为“十字架”的季瓦利修道院,这里是圣女尼诺第一次竖起十字架的地方。
圣女尼诺在耶路撒冷长大,叔叔是耶路撒冷的族长,公元四世纪圣女尼诺经君士坦丁堡来到卡特里亚传播基督教,公元327年说服米利安三世国王将基督教立为国教。
圣女尼诺大约公元338年去世,安葬在米利安三世国王下令建造的博得波女修道院。
这座位于西纳葛附近的女修道院1924年被苏联政府关闭,2003年经过整修后重新作为女修道院对外开放。
俄罗斯伟大作家莱蒙托夫1837年被......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这里是东非大裂谷(9)

中山浩子 12月15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九节 草原因她而美丽
一群兀鹫在草地上争打着、抢食一只血淋林的动物残骸,还不断的有兀鹫从空中降落加入争食的战团。这只是一只小型动物,从残骸的残余程度看,从它被扑杀到被不断地啄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莫不是狮子兄弟的作案现场,从这里到山岗狮子兄弟卧睡的地方大约1000米,狮子兄弟在这里猎杀了这只可怜的小动物,将它身体主要部位吃了,留下一具骨架子,扬长而去,最后选中山岗一处树荫,美美的,卧睡不起,就像我们看到的那样。这个推理是合情合理的。
但司机艾曼纽尔却不这么看。他认为对狮子兄弟来说这个猎物太小,不值得它们下手。如果它们是一只孤单、受伤且饥饿难耐的狮子,有可能扑杀小动物,但它们是强悍的狮子兄弟二......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这里是东非大裂谷(8)

中山浩子 12月13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八节 看见辛巴
告别纳库鲁,走进非洲的第三天,我们来到马赛马拉大草原。同样是非洲大裂谷谷底的一部分。广袤的大草原,两厢远山浅望,草原一片一片好像地毯铺就般,地毯的接缝处正好是高低错落的地方,这使马赛马拉草原有一种起伏和飘动的感觉。草原当中偶有怪石嶙峋的山岗,可能是草原实在太辽阔,太平坦,反倒显出它们多少有点儿拔地而起的气势。
但是不要被现场这种简单的高和低的对比迷惑。马赛马拉大草原本身的海拔已达1600米,是典型的热带高地草原,也正是因了这被地底熔岩高高托起的高度和赤道日月的风云变幻,马赛马拉有了它得天独厚的地方。比之紧挨着隶属另一个国家坦桑尼亚的塞伦盖蒂草原,它更早进入雨季;它有更多的雨......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7)

中山浩子 12月12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七节 让想象恣意飞翔
科幻故事门类很多,但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立足现实,展望未来,用现实中的科学技术知识和成果推演未来。这个未来,既有科学技术本身,也有人类自身的想象:想着利用这些技术去做些什么,结果会是怎样,或者干脆为想象而想象。
十九世纪蒸汽机的发明开启了工业革命的时代,于是有了法国作家凡尔纳开科幻文学作品风气之先的《机器岛》、《海底两万里》等早期的科幻小说;二十世纪四十年代以阿西莫夫为代表的科幻小说独领风骚,机器人走上舞台;七十年代人类第一次登上月球,于是掀起太空旅行、星际探险的热潮。众多的科幻文学、影视作品当中,航天器,宇宙飞船,星际穿越,太空奇遇,星球大战,机器人,外星人,都......
吕品

“小屋修缮”:古迹保护之普通民居篇

吕品 12月12日

独立撰稿人、《经济观察网》特约记者

最近才知道爱丁堡附近有一座保存完好的古村卡尔罗斯(Culross),其独特的风貌吸引我一连去了好几次。村子座落在福斯河北岸,中心有个小小的广场,广场一角是赭黄色外墙的卡尔罗斯宫,一座建于16世纪私家大宅。几条狭窄的石巷,沿着山坡蜿蜒而上,两侧是白墙红瓦的住宅和商店。沿街的窗台上种着鲜花,在门楣或窗框之上,常常能找到刻着房子建造年代的石块,整座村子含蓄而古朴。
英国漂亮的村落比比皆是,很多地方的房子都比这里精美,但像卡尔罗斯这样整座村子建筑风格统一、街道格局依然保持原貌的地方却不多。这里并没有让人感觉像是一座露天博物馆,村内仍然有许多居民正常地过着日子,这一切必须归功于专门管理和维护古迹的慈善机构苏格......
何家弘

中超颁奖有点儿凉

何家弘 12月11日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教授

12月7日,我到上海参加2019中超联赛的颁奖典礼,入住上海世博洲际酒店。把背包放进房间之后,我就走出酒店,想感受一下颁奖盛会的氛围。2016年,我曾到昆明出席中超的颁奖典礼,那如火如荼的场景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然而,我沿着黄浦江边走了一圈,没有看到预想的景物,只在酒店门口的树荫下看到并不鲜亮的招牌和旗帜。天空挺蓝,但空气挺凉。
6点,我们乘车来到上海世博中心。会场外没有人头攒动,也没有人声鼎沸。我们在工作人员的引导下来到四层的贵宾休息厅。这里还挺热闹,足球界的元老、官员、赞助商见面寒暄,笑声不断。我对足球圈并不熟悉,便在一旁静观,保持着局外人的心态。其间,享有“中国足球教父”之称的中国足协原......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6)

中山浩子 12月10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六节 身陷野兽环伺当中
夜色下的纳库鲁草原一片漆黑,静悄悄的,偶尔空中掠过些许莫名的声响,让你分辨不出究竟是发自草原的动物还是夜行飞鸟的鸣啼。我们的驻地依山傍水,面向納库鲁湖的一边,顺势而下,一片草原连接着湖水,将纳库鲁湖带到眼底;靠山的一面,顺势而上,是成片的山林连接着纳库鲁湖区的最高峰。驻地四周由围栏和铁丝网环绕,这使它好像是荒野搭建的一个临时营地,而事实上,它是一个设施完备的“狩猎者酒店”。
铅笔头一样的尖顶木结构圆筒房屋,依地形鳞次节比布局在曲径通幽之处;门前是美丽的草坪,屋后是高大的热带乔木;房间水电暖三通,设施齐全。鲜明的非洲原始部落特点,与周边环境融为一体的园林......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5)

中山浩子 12月09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五节  为什么是普罗米修斯
普罗米修斯是希腊神话里一个有高度英雄主义情操的天神,他除了造人还因了为人类取火触怒了众神,众神之首的宙斯罚他在一座高山搬运巨石。每一次他把巨石搬上山顶,巨石都会滚落山底。他必须重新将巨石搬上山顶。就这样,日复一日地,他搬上搬下,永无休止。
希腊神话喻指众神创造了人,人类有今天,首先是得之于火的取用。而人之于火的取用,完全是偶然事件,是普罗米修斯个人所为,而非众神的集体意志。因为,众神创造人的本意,是要看看人在没有任何帮助下能否繁衍发展起来。但是普罗米休斯个人英雄主义的行为违反了天条,非受到最严酷的惩罚不可。因此,普罗米修斯不止是要将滚落的巨石一次次搬上山......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4)

中山浩子 12月07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四节 地上风景这边独好
我们东非大裂谷的故事就此开始。时而是旱象遍野荒漠的大地,时而是谷底最底部波光潋滟的湖泊和湖区的盎然绿色,时而是湖区高地广袤的草原和游牧于这片草原山林草地之上的非洲牧人和他们的瘤牛,间中混搭着野生的斑马。从高地草原继续往上攀行,一道山影浮现眼前。这种由于路线远长难以察觉坡度改变的攀援,越到后面越觉得你直奔而去的高山不过是个小山丘,及至钻进山中方知另有天地。山,有沉陷于谷底青幽幽一潭绿水相衬;水,有灵秀青山相托。两相辉映,山也美来水也美。这山水相连之境,一片秀色,纳库鲁风景区说的就是它了。
纳库鲁是一个高地湖泊的名字。它是东非大裂谷众多湖泊中的一个。环抱湖泊的是起伏......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3)

中山浩子 12月05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三节 天上一步一惊险
普罗米修斯飞船上两个迷失在地堡的探险队员有难了。地堡外正在经历一场排山倒海的沙尘暴袭击。沙尘是像雪花一般的粗粝的硅沙,说明这个外星球上什么都与地球不同。但有一点不难看出,那就是这颗外星球上那个神秘的地堡周边的地势地貌像神了东非大裂谷。所不同的是天际线呈现的景象不同。东非大裂谷的大地直接天际,天际之外是浩茫的天空,而这里辽阔的山谷,远天之外却悬挂一轮泛发着金红色光彩好像触手可及的星球。它的灵感或许来自东非大裂谷,但远比他苍凉、壮美。高山摩天,深堑如渊,谷地宽广,天边一轮星辰如画。现在,地堡内两个探险队员正处在生死关头。
他们战战兢兢摸索着寻找走出地堡的门道却误闯进入......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2)

中山浩子 12月04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二节  没有比这更宏伟壮丽的地质奇观了
山寨版丰田陆地巡洋舰越野车在“中国制造”的肯尼亚州际公路朝着内罗毕西南方向奔驰。司机艾曼纽尔矮矮墩墩的身材,滚圆的头颅和一张圆圆的娃娃脸,让他看上去十分和善。未来的几天他都要和一群中国人相处,引领他们到达他们神往的地方。也许是与中国人打交道不多,他多少有些拘谨,尽管我们一行人中有英语十分棒的,互相交流绝无障碍,他的话却不多。相反,当他交代起一日的行程和各种注意事项时,却一而再再而三,连我们充当翻译的女儿都觉他太絮叨。
当晚,一番交待之后,看大家在酒店安顿下来,他转眼悄没声地消失了。清晨,他又无声无息地出现在酒店大堂门前,静静等......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这里是东非大裂谷(1)

中山浩子 12月03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二章   看清楚了,这里是——东非大裂谷
第一节 从黄河大峡谷、祁连山下说起
20世纪80年代,黄河大峡谷深处。在峡谷的北岸一个山隙缝里有一座半山布满石窟称作炳灵寺的古刹,走出不多步就是滔滔黄河水。河对岸,陡峭的高山直抵河边。乘坐羊皮筏子渡过黄河,我和同伴顺着羊肠小道开始费力的攀爬,第一次领会什么叫羊肠小道——一条宽不逾两脚并拢宽度的小径,缠绕在光秃秃的山上,从这个山峰到那个山峰,引领你来到峰顶。
也不知这些小路是多少山羊和多少代人用了多少年踩踏而成。但你行走在黄河上游大峡谷那荒蛮的大山上,你一定相信,最先踩出这路的,一定是那些古老的山羊。人随其后而已。顺着......
中山浩子

非洲穿越 | 飞向奇异地 (5)

中山浩子 12月02日

当兵的人,后来成为新闻记者,如今的媒体人

第五节 好吃不过烧烤,最美莫过人体美
汽车驶入酒店的院落,沿着坡道行驶,曲径通幽,一个色彩鲜明的非洲园林映入眼帘。不像机场出来几十公里行程所看到的那些杂乱景象,非洲特有的高大的乔木,棕榈,藤蔓;穿过树叶撒下的明亮的阳光;平整的草坪,错落有致的尖顶房屋;小桥流水;你困乏的身体和已经木纳的知觉会突然为之一振。
这才是你心目中非洲的景象!哪怕它多有人工雕琢的痕迹。林荫夹道,紧挨路边,酒店大堂的建筑从路面下方显露出来,非洲茅庐的造型,两个尖尖的屋顶,一大一小,重叠着,覆盖着厚实的“茅草”,支撑它的墙面以木头为主。说它是一幢大厦,小了点儿,说它是个茅屋,又大许多,就当它是非洲大草原上一个......
吕品

高地出平湖 改变了苏格兰地貌的工程

吕品 11月30日

独立撰稿人、《经济观察网》特约记者

在影视作品或是旅游照片中出现的苏格兰,似乎大都是群山、峡谷、湖泊、城堡、牧场和树林,反映着想象中的苏格兰“传统”、“自然”以及几百年不变的形象。即使是生活在爱丁堡的我,这也是过去对苏格兰高地的想象。几年前,第一次驱车北上去高地长途旅行,其间沿着高地中部长条形的拉根湖(Loch Laggan)开了很久,周围是美丽、静谧的湖光山色,一派“标准”的高地形象。
然而偶尔在路边一处停车点休息时,却发现下方峡谷中,有一座巨大的弧形大坝。后来才知道这座1930年代即已建成的大坝是水力发电站的一部分,曾用于为一家炼铝厂供电。现在苏格兰已经没有铝冶炼工业,但拉根大坝已成为拉根湖景观的一部分,并......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