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曾舒婷

Surah:在美式烧烤派对上,如何用美食服务客人 (主食+甜点篇)

曾舒婷 06月25日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 接上篇:前菜篇。
听一个从小几乎没有参加任何party的人是学习如何跳出自我的小圈子,走入人际的大圈子
注:本文作者Surah居于Seattle,为科技从业者,热爱生活、美食、分享。
主菜篇:
在主菜的选择上,如果主人鼓励带菜,我会很建议做手撕肉类(特别是手撕猪肉,Pulled Pork)。理由主要是亚洲人(也包括美国人)非常喜欢猪肉,但往往猪肉不容易烤熟,放在烧烤类会非常浪费时间。
手撕猪肉非常适合提前准备,可以在慢炖锅高压锅里轻松完成,不需要很多精细步骤。手撕猪肉非常方便用叉子取用,搭配各种主食食用。手撕肉类的基本套路是买大块需要炖的部位,比如pork shoulder或者pork loin(猪屁股或者猪里脊),泡......
曾舒婷

Surah:在美式烧烤派对上,如何用美食服务客人 (前菜篇)

曾舒婷 06月25日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 听一个从小几乎没有参加任何party的人是学习如何跳出自我的小圈子,走入人际的大圈子
注:本文作者Surah居于Seattle,为科技从业者,热爱生活、美食、分享。
其实这个话题想了很久了拖着没动笔,总觉得自己(成功)经验不足没有资格写。最近参加了个BBQ聚会,基本上都是认识几年的老朋友。大家都很随意,我发现我也没有那么多心力去大包大揽主导一切,索性就随便搞了几个配菜,当场只是帮忙切了羊排用平时吃饭的调料随便腌了腌,还算受欢迎。尽管我们不是很讲究,没有什么时间提前准备,也没有很多厨具和调料,但我真心觉得很开心。
这时我才终于体会到party的魅力不在于食物本身,而在于人和氛围。
在父亲节写这个前言实......
阳歌
中介帮老外在华找伙伴,但要注意
对很多人而言,中国可能是泱泱中央帝国,但对来华投资或者设立企业或办事处的西方人来说,当他们在一个语言、文化和其他方面存在看不见的障碍的时候,他们一定不想被陷在中间。
这样的商业沟壑为第三方代理人创造出一个蓬勃发展的业务。从出售融资服务到帮助确定直接投资机会或合资机会,他们为外国人创造了舒适的利基商业机会。在西方,这些代理人可能会被称之为交易人,但与我们通常认为的并购专家或者投行人员有所不同。
把这些人称为蛇油贩子(美国版的江湖郎中:译者注)可能过于夸张,回到过去,当时这些假把式在美国和其他一些国家游走叫卖所谓的包治百病的万能药。当然,我们都知道,那些......
阳歌

INTERNET: Alibaba Pumps Up Ele.me, Baidu Takeout in Play?

阳歌 05月30日

财新传媒英文部编辑

Bottom line: Alibaba could take control of Ele.me after the latter's latest fund-raising, and then make a bid for Baidu's take-out dining service, leaving just two major players in the sector as it nears a more sustainable state.
Alibaba set to swallow Ele.me?
The take-out dining wars have taken another interesting twist, with word that one of the oldest players, Ele.me, is on the cusp of raising a fresh $1 billion in new funds. What's interesting about this latest fund raising is that it's being led by Alibaba (NYSE: BABA), which is also trying t......
阳歌

INTERNET: Sharing Economy Opens to Umbrellas

阳歌 05月26日

财新传媒英文部编辑

Bottom line: A new umbrella-sharing company reflects China's tendency to overzealously jump into new trends, in this case shared economy ventures, and is likely to fold within its first two years.
Startup sees big bucks in shared umbrellas
China is rapidly emerging as ground zero for new concepts in the sharing economy. Our streets have already become flooded with shared bicycles, shared smartphone batteries are finding their way into our shops, and shared offices are taking over our cities. Now a new company has found yet another way to share, with word that a startup has ......
杨林毅

我难与父亲和解,但可以尝试理解他

杨林毅 05月24日

法律人,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

1
近来应酬婚宴,喝了些酒。站在醉酒边缘,我理解了酗酒者。
酗酒是成瘾症状,即便身体机能损伤,也难摆脱。外人不解,酗酒使精力不济、思维不清,误事误人,为何沉溺其中?这种看法倒因为果。
有种可能。现实太苦,再鼓劲也难应付,困境让精力不济、思维不清,不得不求助酒精作用于身体,分泌激素——至少在醉酒时刻,深信自己仍有与现实一搏的能力。甚至,借助酒精可以视作求生本能。现实复杂冷酷,足矣导向绝望。
除了给予快感,酒精不能办好事。一时之快,清醒后,现实扑面而来,一如既往招架不住。身侧酒精招手,喝一杯吧。循环往复,坠入酗酒泥潭。
酗酒、吸毒、赌博……现实将人逼入成瘾境......
曾舒婷

Beverly来信:走出中美,我在澳洲如何体验世界

曾舒婷 05月24日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Beverly是我在美国时认识的好友,在美国本科毕业后回上海工作,现在在澳洲一边打工、一边旅游,也准备着回到美国学习设计相关的硕士。从中国、美国、再回到中国,又从中国出发,“流浪”于澳洲,准备着朝着美国再出发,Beverly分享对多元文化的兴趣和观察。
美国
第一次对多元化 (Diversity) 的接触是刚上大学的时候,当时跟International Club里来自世界各地的同学一起玩得特别好。我们会在寒冷的冬天里一起坐巴士到当地的剧院里看Christmas Carol 音乐剧然后结束后一起买热巧克力吃,会和加拿大和斯里兰卡好朋友一起追印度宝莱坞电影,到美国朋友家里过节,和亚洲同学去吃泰国菜等等。一开始我对我多元化也没有太多的意识,......
许辰俭

奶爸带娃记-小朋友用100美元换了6岁儿子的一张pokemon卡

许辰俭 05月23日

上海长大,高中赴美,斯坦福计算机硕士。两个孩子的父亲,长期志愿者,创办Konstella美国数百家中小学的家委会平台和家长社区。

“你知道吗?Mike用$100美元换了Jason一张Pokemon卡”, Mike妈妈走过来,平静的对我说。我正和邻班的一位家长热聊,一边等着接Jason回家。听了Mike妈妈的话,心里咯噔一下,先是一惊,又带着点暗喜,接着脑子就有点乱。小朋友们玩在一起,经常会有这样那样的事发生,一会儿有争执,一会儿有小朋友告状,我们也习惯了协助小朋友们解决问题。这次该怎么解决这事儿呢?
儿子Jason六岁,就读于加州一学区的一家选择性小学的学前班。所谓选择性学校就是家长们选择的学校,和一般学校侧重点不一样。学区有四家选择性学校,其中两家侧重学术,在州内数一数二,一家双语,儿子这家是家长参与学校。这个学校小朋友们每个礼拜都会下厨,每个......
曾舒婷

瑞典的Adam,中国的我,日本的拉面,加州的早餐(下)

曾舒婷 05月16日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时空的流动,仿佛变成了一种定势的发生。可是,时空曾经自由过吗?在Adam穿行于国家公园、看到流动的星空之时,我可能坐在在加班后夜晚归家的火车上,定睛地看着火车边上的荧光灯箱透露出难以解读的白色,外面走过的是匆匆的、相似的街景。 
偶尔,在早上上班的火车上,我低头看着手机上的工作信息或者令人困惑的国际新闻,抬头一看窗外,发现原来我天天经过的景色,竟是对我来说如此陌生。因为我未曾用心留意过,因为我被生活的琐细、责任和规律所纠缠,因为我可能太害怕在每日的生活中被自由的好奇心所耗尽,而这种自由或者好奇心,会让我失去了知足,谦卑。 总是这么自相矛盾:好奇心本该让人谦卑,然而在每日的生活中,它也容易让人......
曾舒婷

瑞典的Adam,中国的我,日本的拉面,加州的早餐 (上)

曾舒婷 05月15日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去年的日本
第一次和Adam见面,是去年在日本旅游的时候。我第一次没有做计划出行,尽管出行的目的地是多年梦想要到达的日本。 在京都的巴士站,漫无目的行走的我正在思考下一站该去哪里,寺庙的名字听起来多么相似,我没办法区分彼此。 就在站牌边,我遇到了看起来像美国人的Adam。我们一起坐上巴士,开始交谈。之后,是类似的背包客之间的简单陪伴:在偌大的京都火车站里,我等候他买到达奈良的票,他告诉我过去几天他的经历。我们交换国家,姓名,职业,简单的个人故事。 在之后,我们分开行动,去想要去的地方,重新又相聚,走过京都的食物市场,尝试奇怪的含着鸡蛋的墨鱼,偶遇一家日本拉面馆,在安静的吧台边吃味道浓烈的面条,接受拉面......
万战勇

四孃家的抄手

万战勇 05月07日

谷歌唠嗑大会资深话痨

半夜做了一个梦:到北京出差,早上去公司吃早餐。同事向我介绍说这里的抄手不错哦。我满肚馋虫被勾起来了,排队去!轮到我的时候,厨师非要给我面条不可。解释半天我要的是抄手,呲-嗷-cao,湿-儿-sher!终于搞懂,给我盛了一大碗。正要送到嘴里,突然醒了。怎么每次都这样!还是老了,竟然就再睡不着了。一看表4点,躺在床上想了一会儿事,索性起来,写文章。
作为四川人,伴随我长大的,自然有很多关于美食的回忆。抄手,北方叫馄饨,但终究有些不一样。在北方吃的馄饨,皮儿厚,馅儿少,里面还加了一些蔬菜,不过瘾。在我的家乡内江,抄手里包的实实在在就是纯肉,没见过包菜肉馅儿的。想我天府之国肥猪满地,饭管饱,酒管醉,哪那么小家......
花开三昧

为什么换了发型,还是不能从头再来?

花开三昧 05月01日

外交学院硕士研究生,不自由职业者

这么多年,我时常换发型,想来,真实没有一个发型许多年过。
大概源于我,实在不喜欢生活太过一层不变吧。
只是,从上学到工作,生活是这般稳定很有序,于是,我便也只能折腾起头发了。
老爸不喜欢我留刘海,因为我的脸比较小,眼睛又近视,齐刘海加上一副眼镜,然后整个头就剩下一个嘴了……
然而,我留了好多年的刘海,齐的,斜的,各种各样的,大概就是为了突出我的嘴吧。哈哈。
老妈不喜欢我留短发,因为她觉得扎起马尾辫的我,最精神,也最好看。
然而,我也总是在该洗头的时候,想起扎个马尾辫。哈哈。
我不喜欢别人设定我的生活,所以,自然也不喜欢别人设定我的头发。
我的理论里,......
花开三昧

凌晨一点,写一封信,报安然

花开三昧 04月28日

外交学院硕士研究生,不自由职业者

写在前面的话:
确切地说,这是一封信,一封寄到另一个世界的信,尽管我不知道,这个世界是否存在,我希望它存在,我相信它存在。
……
展信好:
我听到夜在均匀的呼吸,偶尔有车声寻来,渐行渐远。
如果微凉,记得加衣。
真想和你好好聊聊,毕竟六年了,该做一个大总结了,忘了备酒,多少有点遗憾。
走的太快,来不及诉说一二,此刻无眠,了以道来。
晚饭前,我躺在床上犯困,张小土跌跌的走来,喊我起床吃饭。
只是我未醒,他却扰了整个卧室的安宁。
新染上了撒泼的技能,淘气中颇有几分无赖,也正常。
前日视频的时候,听说他干了一件好事。真是好事。
大家都在客厅......
许筱艺
This semester, without doubt, has been another busy yet fulfilling one. Next week, for instance, will consist of an average of one public speaking engagement (e.g. admissions panel, hosting a federal judge)/final presentation each day for me. Amid all the stress and excitement, it is not too self-indulgent for me to reflect on some of the positive experience that I have had. I would specifically point to my decision to make physical fitness a number one priority this semester — no matter how busy I get, I would never allow excuses not to work out. Consistently doing aerobics, zumba, tenn......
曾舒婷

白衬衫/White T-Shirt – an English Poem

曾舒婷 04月12日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Serene, soothing,
Secretive, seated,
The white T-shirt is in front, 
In a warm cuddly hug with me.
Dust streaming in the Sunshine,
Mumbling noise in the back. 
The couch, the door, the unknown,
I am not to be distracted in the set. 
An intangible dream, 
The white T-shirt speaks:
Hold me like you need me,
Take me far away.  
Woven, wrinkled, 
Worn, washed, 
Its passion is bleached, 
The Cotton is the Warm Imperfect. 
Soft, safe, 
Sweet, strong,
Buried in y......
杨柯

人人心中都有一个外婆家,那是童年安放之所

杨柯 04月10日

前媒体人,现公关人。码字爱好者。


大年初二,我回到故乡。距离上一次回来,已经过去了整整十六年。
十六年,杨过都找到小龙女了,而我才将将归来。
“小柯,你脸上有年纪了。”舅妈温柔地端详着我。
万没想到亲人见我的第一句话是这个,我哑然失笑,下意识去摸脸。旋即又释然,十六年,岁月凭什么不在我脸上留痕?我又不是小龙女。上一次见面,我还是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而今归来,我手里牵着个活蹦乱跳的小姑娘。时光匆匆,儿女是最好的见证。
我那一大群兄弟姐妹携家带口地涌来了。我们这一辈有十一个兄弟姐妹,加上各自的配偶和孩子,挤了满满当当一屋子。我感慨地发现,每一个,“脸上都有年纪了”,就连一块嬉戏长大的......
曾舒婷

在美国,如何一个人吃饭

曾舒婷 04月10日

以美食讲述美国。微信公号:荷包蛋猫。

有一天,一位美国朋友突然和我说起,他想要体验一个人吃饭的感觉。
“美国的餐馆不是对一个人吃饭友好的餐厅。到处都是四人桌子,到处都吵吵闹闹。”
我突然想起来,是啊,我似乎很久没有一个人吃饭了,倒是很怀念这种感觉。而以往,我常常有自己一个人吃饭的机会。初入大学的时候孤僻自我,常常要在饭堂里一个人吃饭,面对着拥挤的人潮,以及坐在对面的陌生人,往往有种窘迫不已的状态。一个人吃饭,在幼稚时期,往往滋生一种悲愤的自怜和无助,又倔强得不愿意脱单。那个时候,自认为世界应该由自己的标准去把持,认为生活应该由自己的喜恶来定夺,然而内心依然避免不了对群居生活和社会认可的渴望。这样子的一个人吃饭,......
花开三昧

月上柳梢头,约吗?

花开三昧 04月08日

外交学院硕士研究生,不自由职业者

我安安静静地和时间和平相处,窗外的麻雀叽叽喳喳唱着,窗内的兰花已是三三两两地开着,这样的场景,让我不忍心大声的呼吸。
难得有一这么一天留给自己,专心地研究一个问题,比如证据的高度盖然性规则。
也难得有这么一天,把方寸的空间彻底清扫一遍,拂去尘土,拂去错乱。
不觉已是下午五点时刻,本来要关窗的我,却被窗外的景色吸引,瞬间,怦然心动。
今日不适合用高度盖然性规则探讨户外的世界是如何精彩。
远处清晰可见的山色,已经提供了确实充分且合理的证据。
今日的傍晚,适合跑步。
于是,果断换上鞋子,直奔我常去的根据地,融入这傍晚特有的转瞬即逝中。
微风伴着夕阳浮动,丁香花不再低调......
花开三昧

专注,在诱惑中,成长!

花开三昧 04月06日

外交学院硕士研究生,不自由职业者

上周我写了一篇文章《听说干大事的人,都卸载了微信?呵呵》,文章中提到,我的一个在北大读博士的朋友关闭朋友圈的事情。
其实,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也考虑过,在北大读博士的朋友,也就那么一两个,大家肯定会猜到。不过和这个被写的朋友,关系也算是极好,所以,不必沟通,即使知道,自然也不会生气。况且,他已经关闭了朋友圈,没事的。
果不其然,有几个朋友直接问我,你写的是不是XXX?我笑着回应到,这么明显吗?其中,有一个我们共同的好朋友发来一张朋友圈截图,上面显示,我的这位朋友还在给某某谁的朋友圈点赞。我顿时惊愕到,呃,我发朋友圈的时候,忘记屏蔽他了,哈哈,好大的一个尴尬。
其实,发朋友圈的时候,我倒......
陈宏民

二十四节气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陈宏民 04月05日

上海交通大学安泰经济与管理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产业发展与技术创新研究院院长

记得读小学的时候,旁边的同学会背“二十四节气歌”,让我有些羡慕嫉妒恨。我怎么都记不住那些似乎毫不相关的名词。
长大了,知道二十四节气是中国人发明的“公历1.0版”,很是为祖先们的聪明才智而骄傲;只有中国人才研发出了两个历法:阴历和阳历。这或许与国人的阴阳五行有关,所以有阴就得有阳。
我们大多数人都能讲出“清明”、“立秋”、“冬至”等节气的名称,但很少能说全;更要命的是,我们不知道这些节气在什么时候出现。
虽然我不会唱“二十四节气歌”,可是凭着理工男的分析和推理能力,好歹也整理出一套准则,帮助自己和朋友们掌握那要命的二十四节气。......

精彩评论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叶伟强 需求、供给、货币,都是影响价格的重要因素

原文:房价之谜 | 悬而未决的崩盘隐忧(完整版)

zhangmingxiao 合理吗?

原文:房价之谜(三)| 中国房价到底“合理”吗?

北方的小狼 中国特色,都是小民倒霉!哎!

原文:广西“吃穿山甲”案的厨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abcnews 张老师这篇写得精彩。看来经济解释值得再去看一遍。几点想问一下:一是中国现在外汇减少,所以关税啥的肯定不会轻易取消,走一带一路推出人民币是稳定币值的好方法,不过确实以什么为锚呢?二是日本经济停滞,但听说日本人其实是进入了伊甸园阶段,收入啥的可能没增加,实际感受却始终稳定。这算好路吗?

原文:从中国先拔头筹看天下大势

孙越 (强)这会说得好!特朗普跟俄国商人绝不仅仅是生意往来吧。(呵呵)

原文: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