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闫加伟

业委会,从民主训练平台到冲突平台?如何回转?

闫加伟 06月04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这两天去一个街道听到一个案例,一个小区停车一直成问题,业委会被人质疑,闹情绪不干了,小区管理一塌糊涂。有一些积极分子觉得你们不管我来,就成立了业主停车自管小组,还有个办公室,挂了个牌子来。这个事居委会并没有参与,后来被发现之后,做工作先取缔掉了。

这个事件说明,涉及到自己的利益,老百姓是有自治动因的,如果动员起来,是有力量的!

业委会本来就是一个把业主汇集在一起对社区物业事情进行自治的组织,应该是一个有序进行民主参与、民主协商训练的平台

这种民主训练,不仅仅包括了那种严格意义上的民主,还...

.
李银河

两人无话可说的“沉默家庭”,是不是因为他不爱了

李银河 06月04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星流

李老师,你好!我结婚五年多,丈夫愿意和我对话的时间越来越少,他是个经常出差的商人,我是个两点一线的老师。婚前我们的话题点比较多,聊的也比较深,所以和现在形成的这种强烈反差让我很不舒服。我用你在喜马拉雅上推荐的方式试图改变这种现状,但发现想改变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想问您的是,婚姻中只靠一方改变能否实现?另外这种“沉默家庭”是因为对方不爱而形成的吗?

 

李银河:

为什么家庭会变成一个沉默的家庭?

 

第一个可能是,当初的激情不在了,爱情变成亲情了,所以你会感觉到一种强烈的对比。

...

.
蔡未名

醉驾何成吾国“第一大罪”?

蔡未名 06月04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醉驾何成吾国“第一大罪”?——

是的,你没看错。据最高检在刚刚结束的全国人大会议上的工作报告披露,醉驾已经取代盗窃,成为吾国检察机关刑事追诉的第一大犯罪。据悉,近几年每年因醉驾被追究刑事责任的人数超过20万。为此,全国人大代表黄细花在此次“两会”期间提交议案,建议提高醉驾案件的入刑标准,扩大行政处罚范围,推广认罪认罚制度和速裁程序。此论一出,旋即陷入了舆论漩涡。(《财新周刊》)

醉驾何以成为吾国的“第一大罪”?笔者认为大概有几个原因。

不用说,首先当然因为吾国是一个“酒文化”历史悠久的大国。改...

.
蔡未名

“自动续期”与“如何缴费”

蔡未名 06月03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自动续期”与“如何缴费”。——

吾国建国以来的首部《民法典》已经人大通过颁布。该法典条文有千余条,笔者自然无暇细读。但见浙江大学暨浙江省公共政策研究院研究员杨遴杰先生在财新网发表了一篇长文,专门分析法典中关于“住宅用地使用权期限届满的,自动续期”的规定,指有代表认为这解了很多人的心结,有媒体用了“一锤定音”来描述其意义,杨先生称“这样的评价非常让人诧异”。

笔者为杨先生的诧异而诧异,细看其文,原来他指2007年颁布的《物权法》中早已明确“自动续期”,此次《民法典》在此问题上并无进展,只说“续期费...

.
南都观察

离婚冷静期不能“冷冻”离婚率,亟待政策补救

南都观察 06月03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徐超轶,法学研究生

 

《民法典》正式颁布,其中第一千零七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自婚姻登记机关收到离婚登记申请之日起三十日内,任何一方不愿意离婚的,可以向婚姻登记机关撤回离婚登记申请”,此即近来引起广泛争议的“离婚冷静期”。


拥趸者将其作为挽救日渐增高的离婚率的神丹妙药,批评者却视其为畏途。离婚冷静期已然入法,它真的有用吗?如果它造成了新的漏洞,又该怎样弥补?


▌逐渐升高的离婚门槛


目前,在婚姻双方自愿离婚并达成协议后,可以直接向婚姻登记机关登记离婚,现场即可完成离婚手续、领取离婚证。而在民...





.
奴隶社会

这是奴隶社会的第 2120 篇文章

Photo by Amy shamblen on Unsplash.

作者:weiwei,一个裸辞三次,从食品科学专业背景,转到互联网行业,最终喜提用户体验设计师的前产品经理一枚。本文来自:为维的实验室。

 

抉择篇:到底要不要裸辞?

 

有位哲人说,人生中我们所做的不外乎两件事:逃避痛苦,追求愉悦。

 

当我们冒出“裸辞”的念头时,往往是因为当下已经太痛苦了。

 

对我来说,这个“痛苦”的极点,出现在 2016 年。

 

那时候我作为项目经理,主管公司里最有战略优先级的一个项目,节奏快,技术框架复杂...

.
南都观察

为什么要坚持“儿童优先”原则?

南都观察 06月02日

南都公益基金会发起的思想平台

作者:南都观察

 

在甘肃华池县农村的一座平房里,炕上的床单和被子都旧旧的,有些泛黑。一条黑色的绳子拴在两平米的炕头的一角,另一段绑在16个月大的皓皓的腰间,划定的范围刚好让他不至于溜下炕去。奶奶和太奶奶还有其他农活要忙,婚纱照上年轻的父母则在外地打工。

 

在中国,像皓皓这样出生在偏远农村的孩子还有很多,他们和爷爷奶奶一起长大,在晃悠悠的背篓里和泥泞的田间度过童年,居住地分散、看护人知识匮乏,与城市或一般农村地区的孩子相比,无论教育还是营养,他们都落后了一大截。

 

 

▌“不会再打孩子了”...

.
闫加伟

“智能化”是社区一线该关心的吗?提升基层社区治理“智能化”水平本质需要治理思维

闫加伟 06月0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上周看了一个新闻,一个社区工作者向记者吐槽,说他手机装了19个系统(指各类要填报信息的软件)。

19个系统就是“智能化”吗?对于社区一线工作者而言,这就是智慧社区,就是社区治理“智能化”工作吗?

答案肯定不是!我近期就”智能化”做了一些调研,做了一些思考,和大家做个交流。

当前,所谓的社区治理“智能化”存在很多问题:

1、受不了。开头的例子不是个案,大家普遍都有困惑,19个系统对于社区工作者来讲,导致一个问题,就是“受不了”。

这19个号称“智能化”的软件,代表了起码19个条线认为的“智慧社区”...

.
李银河

李银河:让孩子从人生的竞技场上退下来

李银河 06月01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所研究员、教授、博士生导师

插图来源于影片《放牛班的春天》     读印度大师克里希那穆提的《人生中不可不想的事》,很有共鸣,对此人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在此分享一下书中的观点,以及我自己的理解。     克里希那穆提说:“必须有一种深刻的内心朴素,这种内心的朴素是非常简单的,因为此心已经不再争取、谋求,不再想要求取更多。”     从幼儿园开始,我们就被灌输竞争之心。随后的一生一直在与假想的竞争者比赛。记得当年考上了师大女附中,那是北京收分最高的中学,全班40多人有十几位是双百分(语文和算术)。发校徽的时候,那种自豪和得意我....
闫加伟

这次疫情,社会组织发挥的作用到底好不好?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今天讲一个可以引起撕裂的话题——这次疫情,社会组织到底有没有发挥作用,发挥了多大作用?

一个多月之前“一号社会创新群”举办了第80期线上沙龙,主题是“连线武汉一线的社会组织”,发了一个召集令,其中有句话“上一次沙龙之中有来宾提到,冲在抗疫一线的是大量的社区工作者和志愿者,社会组织和社工机构似乎并没有发挥多少作用。所以这一次沙龙专门来进行讨论,到底是视野不同带来的认知差异,还是因为宣传不够造成的误解。”

召集令发布之后,一下子引起了武汉一家社会组织的强烈不满。他非常激动地说,这话谁说的,谁说我们...

.
闫加伟

是时候理一下,疫情到底给社区留下了什么?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这些天,意大利人受疫情影响纷纷在家隔离,于是发挥“意呆梨”人的艺术细胞,在家举办起了“阳台演唱会”,乐器、舞蹈加灯光,不管在哪唱都有热情观众的捧场。

网上看了这个视频,特别有意思。此类的事在武汉等地社区也上演过,网上可以搜到不少类似新闻。

对中国而言,疫情正在向好的方向发展,我觉得已经到了要理一理,疫情究竟给社区留下了什么了?

首先留下的是居民和社区的全面连接。以前我们老说,城市社区都是“陌生人社区”,“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对面邻居干嘛的都不知道。

对很多居民来说,社区是个熟悉...

.
闫加伟

新书记的老困惑——新团队如何更有战斗力?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昨天接待了一个外地参访团,里面有很多刚当社区书记的年轻社区工作者,他们普遍有个困惑,作为新书记,责任特别重大,但是没什么权力,班子里的人都是上面安排好的,用谁不用谁自己说了不算。给了你一批人,就得带着这批人干。当然,这是作为党和国家的体制安排,很难改变。

社区里面有一种普遍现象,年轻的社区工作者越来越多。

年轻社工,年轻书记,这么的团队怎么带,书记怎么当,怎样才有战斗力?

有一个现象特别可怕——逆淘汰,就是团队作风的逆淘汰效应。社区工作不就是钱少、但事少、离家近的混日子的岗位吗,所以,谁要...

.
闫加伟

自治如何生发,找到那个自发的触点,一切从那儿开始!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一个多月前的疫情期间,有一个新闻刷屏——武汉嫂子的“汉骂,在网上搜一下就知道了。

起因是什么?武汉嫂子怼的是居委会,指责居委会一开始什么都不管,也管不了,都是业委会在管,几个热心的人,大家通过各种关系找口罩、团购物品食品,自我管理得挺有效的。这个时候居委会进来管,并且态度比较生硬,有点“接管“的意思。武汉嫂子一怒而起,就开始了“汉骂”。

自治是社区治理之中最最薄弱的环节,德治、法治、自治、共治,德治有党的领导,法治指各种依法治理,共治是由街道或者居委会统筹下的社区各主体的有序参与,都有很多...

.
闫加伟

“丰巢智能柜们”撞上了社区工作者早已遇到的社区治理难题,社区商业的简单入口已经关闭!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丰巢智能柜这两天成为热点,社区是块“唐僧肉”,人人都想得而食之。

很多社区商业模式都已变成线上线下融合模式,而最终入口就是社区,过了这道墙,才能顺利进入千家万户。所以,各类社区O2O、所谓的精准服务等等商业模式依然风头正劲。

而我认为:“丰巢智能柜们”遇到了社区工作者早就遇到的社区治理难题,社区商业的简单入口已经封闭

回首近20年来想进入社区的商业模式,有这么几个入口,简单而粗暴:

第一就是找政府,搞定街道或相关政府部门,我就不举例了,比如要在全市社区设立广告栏,其中2/3用来宣传小区文明,不...

.
闫加伟

疫情大考场中,社区治理的“三阶段”原形毕露,也看到了社区治理的未来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这一次疫情是一场大考,大家都深有体会吧。这场大考来势汹汹,对于社区的资源、动员、机制等都进行了压力测试,一下子各地的社区治理水平原形毕露了。

有意识的是,这次疫情中,我们看到了社区治理各个发展阶段的情形:

第一个阶段,“群众工作”阶段。

典型的特征是什么?就是以前常讲的群众工作,发动群众、动员群众,居委干部多是我们称之为“大妈”、所谓的婆婆妈妈的居委会。

工作方式是传统的社区工作方法,比如“三勤”:腿勤、嘴勤、笔头勤,和社区居民的每家每户都熟,七大姑八大姨都可以知根知底。

这次疫情有的...

.
闫加伟

为什么“社区议题”越来越重要?“社区议题”如何产生?“社区议题”如何发挥作用?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今天交流一个近期一直思考的话题——社区议题。

“社区议题”变得为什么越来越重要?

当下社区发展的方向很清楚——越来越朝“美好生活”的方向发展。

硬件设施、社区管理等各方面已经逐步得到解决,随着小康社会的实现、居民“美好生活”的期许,涉及到的话题越来越多,这些话题就是一个一个的议题。

在国家层面上,很多重大的倡导、重大议题都要在社区落地,比如说新时代文明实践,怎么个实践法?社会主义价值观,最终怎么个倡导法?最终都要落到最基层的实践。

社会层面,社会发展的新规范、文明生活方式的养成都要在每...

.
闫加伟

社区微脑——社区里的“新基建”,需要一个新玩法

闫加伟 05月31日

社邻家创始人,社区治理躬身入局者,19年公务员生涯,曾任上海某区文化局长;1年央企上海公司董事长;3年社会企业创业

“新基建”成为后疫情时代的一个热词,新基建包括新网络、新设施、新平台和新终端。

同济大学诸大建教授认为,疫情之后上海不仅要搞老基建,还要有新基建,要推动以15分钟生活圈为中心,大搞特搞社区更新的微基建。“新基建”落到社区的最基层,就要围绕15分钟生活圈,补齐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的短板,特别是像医学观察点、社区体育健身点、隔离区的物流设施等等都要规划到社区之中。

他认为,社区“微基建”是政府、企业、社区三合一,规划建设和运营都是用户需求导向,需要什么补什么,在社区“微基建”这个层面,更多的是老百姓自...

.
蔡未名

“6亿人月入千元”告诉我们什么

蔡未名 05月31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6亿人月入千元”告诉我们什么。——

“两会”结束之后,国务院领导循例开了记者招待会。因每节翻译的时间太长(事后见有代表建议取消翻译环节),笔者没看电视直播,浏览了相关的文字报道,注意到不少媒体提及领导在会上讲的一段话:

“中国是一个人口众多的发展中国家,我们人均年收入是3万元人民币,但是有6亿人每个月的收入也就1千元,1千元在一个中等城市可能租房都困难,现在又碰到疫情,疫情过后民生为要。”

网上议论“6亿人月入1千”这一数字,有些人对此感到有点吃惊。其实,每月1千元,这样的收入若是在农村贫困地区,...

.
蔡未名

疫情之中,世界会否一分为三?

蔡未名 05月30日

未名,江南布衣,下过乡,上过学,教过书,写过小说……

疫情之中,世界会否一分为三?——

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以来,有一个国家因其“特立独行”而为世人所关注,其所奉行的防控策略被认为是最接近所谓“群体免疫”的战法,这就是瑞典。

尽管医卫专家们普遍认为“群体免疫”所付出的代价太大因而不靠谱,就连最先提出这一想法的英国后来也不敢照此行事,但瑞典似乎并不为外界的批评所动,迄今仍坚持不封城。只是其“实验”的效果似乎不佳——目前瑞典的病亡率领跑欧洲,而且据瑞典公共卫生局近日发布的数据显示,该国的疫情中心首都斯德哥尔摩,也仅有7.3%的人拥有新冠病毒抗体,距离“群体...

.
李松蔚

冷静期不会冷静,离开才会冷静

李松蔚 05月30日

临床心理学博士,清华大学心理发展指导中心讲师

民法典通过了。最引起关注的是离婚冷静期,离婚需要30天,只要有一方反悔,就离不成。

一个新的政策,出发点肯定是好的,大概是为了减少「冲动性离婚」。——两口子吵架吵到气头上,一个说离,一个说怕你啊,离就离,然后翻出证件去了民政局。这种离婚,在政策制定者看来是要不得的,太轻率。要强行摁住你们俩冷静一段时间,等过了这个气头,说不定就改主意了。

决策者对于离婚很痛心,希望帮一些人改主意。实在要离当然也拦不住,但是能拦住几个就拦几个。这个用心也能理解,劝和不劝离,至少代表了一部分人(或许是大部分人)的价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