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黄有光

七律    2008美国金融危机

黄有光 05月13日

世界著名华人经济学家

七律  2008美国金融危机        黄有光
股暴债增全世惊,大国何奈逆时情?
沙滩懒汉梦双艳,学府专家寻万灵。
联储频频降利息,财局屡屡减租金。
药膏万亿如何贴?  强美辉煌不再行!
English Translation
On the 2008 American FinancialCrisis
Shares tumble, debts skyrocket,
The whole world finds it shocking!
A great nation struggles to act
At this moment of reckoning.
On lazy beaches, men dream offantasia;
In universities, experts seek apanacea.
Over and over, the Fed reduces interestrates,
Again and again, the Treasury lowerstax......
蔡定剑
题记:
正当中国人民纪念改革开放30年,并对未来通过政治体制改革进一步推动经济社会全面改革充满期望的时候,作为首都一家地方报社的社长梅宁华先生发表了一篇奇文《破除“民主迷思”》(原载《红旗文稿》2009年第一期),对民主大加批判。这种批判与当前解放思想进行新一轮的改革开放的潮流很不协调。读过文章,深感民主的启蒙仍很必要。梅先生作为地方媒体的负责人,如此论调恐有误导人民之嫌,为了以正视听,有必要对此文进行辩驳。
从常识出发
梅先生在对现代民主概念溯源时讲:民主是“人民的统治”,是公民直接参与立法与司法等公共事务;官员由选举等方法产生的一种政治制度。但是,随后作者在总结以上概念时又说民主是“......
蔡定剑

关于反对就业歧视网络访谈实录

蔡定剑 03月04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来到人民网强国论坛访谈室,2009年两会即将召开,今年两会民众关心的话题主要集中在反腐、就业、经济发展、教育等方面的问题。今天我们很荣幸地邀请到了人大代表周洪宇先生,以及中国政法大学教授蔡定剑先生,与我们的网友就就业歧视方面的话题进行交流和沟通,欢迎你们。请先跟我们的网友打声招呼吧。
周洪宇:各位网友,大家好。我是来自湖北的周洪宇,很高兴今年再一次来到人民网和大家进行交流,很乐意回答大家的有关问题。
蔡定剑:各位网友,大家好!在“两会”召开之际,我们来谈一个关于就业歧视的话题,我觉得非常特别,特别有意义。我想“劳动就业”是大家非常关注的一个话题,我很乐意回答大......
蔡定剑

民主政治与社会可持续发展

蔡定剑 03月04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民主才能真正创造奇迹
经济崛起不算什么奇迹。
30年的改革开放,2007年中国GDP总量34200多美元,居世界第4位。有人说,只有中国人才能创造这样的奇迹。我的基本观点是,一个社会只要不搞动乱,让民众休养生息,30年就能产生一个经济奇迹。下面给大家举一些例子。
日本高速增长期(1955-1973年)。18年间GDP增加了12.5倍,人均国民收入增长10倍多,年均增长9.8%。其中在《国民收入倍增计划》执行期间(1961-1971年),国民生产总值GNP年均增率达10%以上,最高达到16%。1955年日本GDP不足美国10%,1995年是4万亿美元,达美国71.3%。
韩国经济高速增长(1962-1991)。国民生产总值(GNP)从1962年的23.6亿美元发展到1991年的2808亿美......
杨哲宇

对资本的敌视

杨哲宇 02月27日

在财新传媒写评论、编评论

眼下,世界经济危机尚未过去。在中国,有些人对市场的信赖本就三心二意,现在更是雨打风吹去了。有些人甚至忏悔了,念起了计划经济的好。在一片讨伐华尔街的大合唱中,对资本的疑惧、乃至敌视更有了伦理上的支撑。只是,这些人忽视了一个历史事实,道德理想国恰恰是后世感到骇人听闻的反人类罪行得以得手的温床。
对资本的敌视,撇去“兴无灭资”的岁月不讲,最温情的依据要算孙中山先生“节制资本”的主张了。
最近一次看到中山先生“节制资本”的政纲被引用,是在从前“富士康血汗工厂风波”炒得沸沸扬扬之时,有些评论者便援引中山先生并指出,“无论是外资还是中国内地的资本,如果为所欲为肆无忌惮而不受任何节制和监督,中国社会不......
杨哲宇

文字这碗饭——代答一位初学写作者

杨哲宇 02月24日

在财新传媒写评论、编评论

老同学,你转来两篇作品,想让我“指点”一下。“人之患在好为人师”,我也不例外。电话里你提出这样的委托时,我甚至瞬间有种飘飘然的感觉:“不错嘛,居然有人向我请教了!”但随即就冷静下来:慢着,我不够格呵!虽然“码字”多年,但自己的实力自己明白,那真是哪跟哪儿呵!更何况,你的这位小亲戚想以这两篇作品来探路,看看自己适合不适合走写作的道路,我愈发感到我的回答不能不慎重,它有可能影响一个人终生的道路。不过,我理解她的心情,想当初,我也有同样的渴求,希望能遇到一两位过来人,耐心细致地点拨,但可惜没有。今天依然实力平平,大概与此有关吧。我怕误人子弟,但拒绝又不近人情。所以,以下这些话,请她就抱着“姑妄言之姑......
蔡定剑

禁止法院适用宪法有悖宪法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据悉,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部门正在研究出台法院在审理案件和司法判决中不得适用宪法作出司法解释,我感到十分吃惊。五年前,当最高法院在有关齐玉玲的法释〔2001〕25号批复中作出法院可以在具体案件中适用宪法的解释后,引起了法学界和社会的一片叫好,真可谓是符合宪法、落实宪法的一次顺乎民意司法解释。尽管最高法院的这个解释在这个案例中适用宪法有一定的暇疵,但不妨碍它在理论上和方向上的正确性。这以后,宪法的影响和作用日益发挥,宪法的权威正逐步建立。法院适用宪法符合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方向,符合历史潮流。五年后如果最高人民法院要否定自己的解释,回到从前,不但有损于最高人民法院的形象和权威,是有悖宪法,也不符合法治和......
蔡定剑

张五常先生为何反对《劳动合同法》?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劳动合同法》出台后不久,在一片反对《劳动合同法》的声音中,张五常先生反对的声音特别强烈、特别剌耳,与其他私营企业家(如张茵等)反对的声音不同,因为他是一个著名经济学家,而且还是一个海外学者和诺贝尔经济学家的第子(如果他本人是诺贝尔经济学家这个法就更惨了),使人们觉得他的意见有相当的“权威性”。由于对这个法的批评,促使我本人特地对《劳动合同法》的实施情况做了一些调查和研究,包括在深圳组织了一次劳资面对面的对话会。最近,我看到张先生在一次理论讨论会上又一次对劳动合同法“发很大的脾气”。(见《南方周未》2008年9月11日E32版)。使我忍不住要为《劳动合同法》辩护两句,不过。张先生批评《劳动合同法》的“权......
蔡定剑

北京律师:替别人维权 替自己维权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2008年8月26日,北京35名律师联名致信北京市律师协会,呼吁北京市律协在即将开始的新一届律协选举中进行直接选举。结果引来了北京市律协的一番“严正声明”,声明指责35位律师的行为是“采取私自串联的方式,以推动民主选举为幌子,发表煽动性言论,”“制造谣言,蛊惑人心,试图拉拢不明真相的律师”,支持所谓直选“都是非法的”。这个“严正声明”进一步抬高声调说,“他们××之机,利用××××,打着‘律协民主管理’的旗号,其本质是妄图摆脱司法行政机关的监督指导和律师协会的行业管理,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
当看着看着这个声明时,我心里不禁为35位律师 一把汗。它似乎把我一眨眼之间带到......
蔡定剑

选举法修改要与政体改革通盘考虑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在“两会”上有代表建议修改选举法,并且在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工作报告中也具体提出下一年的工作要修改选举法。
这一建议显然是基于党的十七大提出要实现城乡人大代表平等代表权的要求而提出的。可见,修改选举法是肯定要做的事。但是,我认为不必太匆忙修改它。因为这次修改选举法不能就事论事,只解决城乡选举权平等的事,而应与中国当前经济社会发展的客观需要相适应,从政治体制改革的高度,统盘考虑对选举法、地方人大和地方政府组织法做一次全面的修改完善。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周年。三十年前,中国从“文命”中走出来,首先是解放思想,进行了建国以来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政治体制改革。这次政治体制改革以从国家根本制度上......
蔡定剑

两地代表不合法意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最近,一起“双重代表”身份案带来一场法律困局引起了人们的关注。案情是:广东省云浮市“亿万富翁”梁广镇因涉嫌挪用公款罪被立案侦查,鉴于其云浮市人大代表身份,市检察院依法经市人大常委会许可后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并移送法院进行刑事审判。然而,广西百色市人大常委会却反对对梁广镇采取强制措施,因为他同时也是百色市人大代表,百色市人大常委会认为,未经其许可云浮市检察院不能对其采取强制措施并移送法院进行刑事审判。由此而产生的法律问题是一人可否同时在两个不同地区担任人大代表?当该人犯罪而两地人大常委会机关意见相左时,检察机关将如何适从?
我认为梁广镇同时在“两地”当选人大代表是不合法的。作为公民政治权利的选举......
蔡定剑

是“伟大发现”还是鼓励无良竞争?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关于中国改革开放30年的研究不少,特别是对中国30年经济发展的奇迹的研究更是经济学界的热门。据有人说,能解开中国经济发展之迷的经济学家可能得诺贝尔经济学家奖。最近我看到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先生在一个理论讨论会上,发表了他对中国30年经济奇迹有一个独到的“伟大发现”,说中国30年经济崛起的根本原因是“县际竞争”(见《南方周未》2008年9月11日E32版)。这个结论使我深感疑惑。我不是经济学家,但从张教授的发表看来,他的这一发现主要是经验观察的结果,不是什么经济上统计的结果。那么,我也作为一个中国经济崛起的亲历者,并且也常顺便去经济发达地区的企业和政府去观察观察,也有几个私营企业老板的朋友,自己有参与过不少法律制定......
蔡定剑

汽车单双号限行政府可为吗?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在一个法治国家,不是在紧急状态、特殊情况或临时措施下,如果政府发出一道法令说私人汽车只能分单双号出行,会有什么后果呢?政府很有可能会为此而被告上法庭,被告理由是侵犯财产,因此要承担赔偿或补偿的责任。
限制私人汽车出行怎么会成为一个财产侵权的违法甚至违宪的问题呢?这在一个没有财产观念的国度里人们会对此感到不太理解。限车出行作为奥运期间一项临时交通管理措施能得到广大车主的理解,但是,如果要把这种措施当作一种长期制度规定下来,就会面临合法性的挑战。
政府限车怎么会关涉侵犯私人财产呢?法理上很简单,因为它限制了财产的使用价值。比如说你买了一个房子,政府说你只能春秋季住人,不能冬夏季住人。理由是......
蔡定剑

律协应成为发扬民主的典范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最近,北京市部分律师联名致信给北京市律协,要求在新一轮律协换届选举中实行直接选举,遭到律协的“严正”批驳:说这些律师是“打着推动民主的幌子”,发表煽动性言论,“制造谣言,蛊惑人心”,支持律协直选都是非法的。更上纲上线的是:主张直选本质是“妄图摆脱”监督指导和行业管理,是“全方位否定我国现行的律师管理制度、司法制度直至政治制度”。说实在话,“文革”过去30多年这样的语言已经很多少见了,它与当前建立和谐社会的气氛很不协调。
发展基层民主,扩大人民自治,是中共党的十七大着力推动的改革目标。胡锦涛总书记在十七大报告中指出,扩大人民民主,要健全民主制度,丰富民主形式,拓宽民主渠道,依法实行民主选举、民......
蔡定剑

公共预算改革应提上重要日程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温家宝总理在今年“两会”结束时记者招待会上主动谈到,我要讲公共财政问题,他说这是很少涉及的问题。我们要推进财政体制改革,使公共财政更好地进行结构调整和促进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更好地改善民生和改善生态环境。其实一个国家的财政史是惊心动魄的。如果你读它,会从中看到不仅是经济的发展,而且是社会的结构和公平正义。在这5年,我要下决心推进财政体制改革,让人民的钱更好地为人民谋利益。至今为止,从没有政府领导人把财政问题当作一个国家的核心问题看待,它会关系到社会正义和危及政权。
我们看到历史上的英国,近代民主制的产生就是议会与国王争夺财政权激烈斗争的过程。英王不断地滥税于民,并不断撕毁征税的条约,导致不断......
蔡定剑

干部“年轻化”与年龄歧视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最近去县乡调研,遇上几位锐于推动基层改革的老朋友,刚过50岁,都说按组织部门的规定要退居二线,不再担任领导职务。虽然我过去也听说过这种事情,和大家一样都习以为常了。但是,这次看到这样一些年富力强,付有事业心的干部,在他们正当年的时候就不能干事了,我深感惊诧!今天有必要指出,这种做法是一种违反平等机会的职业歧视行为,是一种于党、于国都有害的制度。
在我国,一些地方组织部门不知何时形成了一种用人政策,在干部的提拨晋升上以年龄划线,有的地方规定,过40岁不能提拨科级干部,50岁不能提拨处级干部过,55岁不能提拨司局级干部;科处级干部50岁都要退居二线等等。法律规定公务员60岁退休,但更高级的领导可以到65岁,......
蔡定剑

对劳动合同法的指责是毫无道理的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劳动合同法刚实施就受到多方指责。如果我们把这个法简单化就是解决两个问题:一是劳资关系应不应该签订劳动合同?中国靠便宜的劳动力使经济高速发展30年,劳动者连一个劳动合同都没有,全国人大执法检查,全国签订劳动合同的职工总数只有10%多点。没有劳动合同,劳动法规定的劳动者权利就没有保障了,什么工资、劳动工时、劳动安全和事故赔偿等,有问题把工人一脚踢开。劳动合同是劳动者基本权利的保障基础。
二是,劳动合同不能随便解雇。法律在任何地方都没有说用人单位不可以解雇工人,只是要求解雇应该给一个理由。有人指责第十四条规定一定条件下用人单位要续订劳动合同的,劳动者提出订立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的就要订立,这是新的大锅饭......
蔡定剑

从广东思想解放到政治体制改革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在《南方周末》思想解放论坛上的发言
【观点提要】
我认为这次思想解放,重点和核心是要解决政治体制改革方面的思想问题。现在阻碍政治改革的阻力有两点:一个是既得利益,二是有思想禁锢;要克服政治改革的“两个凡是”,即“稳定压倒一切”论和“国情特殊”论。
新一轮的政治改革,要以选举为出发点,以宪政为目标。行政改革要以公共预算和政务透明为目标,司法改革要以司法独立为目标。
两个建议:中国最大的问题之一,就是腐败。通过公共财政制度的改革,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解决这一问题。如果广东真的要解放思想,我建议广东向中央建议,把深圳作为一个行政特区来建设,以便进行包括财政、公共预算和选举制度等方面......
蔡定剑

思想解放绕不开政治改革这个坎

蔡定剑 02月01日

原中国政法大学教授

中国的思想解放,经济领域没有太大障碍,讨论什么都可以。障碍是在政治领域。所以我认为,这次思想解放的重点,是要解决政治体制改革的问题。
第一,为什么要搞政治改革?为什么要民主?
从世界历史的经验来看,一个政府要把经济搞上去,三十年的时间足矣。“二战”时的欧洲,打得一塌糊涂;战后西方的重建,从1945年到1970年代,就三十年左右的时间;东南亚“四小龙”的崛起,也就三十年时间。三十年时间把经济搞上去,我认为这是容易的,只要政府不管得过死,不像三十年前那样干预经济,经济就一定能搞上去。
但经济搞上去不等于发展可持续。把经济搞上去,不需要民主。在强政府体制下,政府适当集权,可能更有利于把经济搞上去......
鲍有斌

只有我们一起玩

鲍有斌 11月17日

生活大致平静 内心总有波澜

2007年10月25日,我收到两本书,一本在当天参加某业界年会,主办方送的《FACEBOOK启示录》,另一本是少磊兄的新作《沉默的螺旋》。
FACEBOOK.COM是一家在WEB2.0时代的代表性社交网站,用户群体以学生为主。按照分析师的估计,目前市值在100亿美元左右,这大概相当于中国的百度或腾讯公司的市值。 
关于web2.0,我和王少磊在网上或当面曾经讨论过很多,少磊曾经说过:当初在海天一线玩的那拨兄弟,就我们二人继续搞网络。 
按照职业分类,我们一个在学界,一个在业界。而关于那些对于web2.0等所有类似的讨论,其实往往没有结果,甚至也很少会达成一致。实际情况是,“玩”在近半年来也成了一种奢望。 

精彩评论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叶伟强 需求、供给、货币,都是影响价格的重要因素

原文:房价之谜 | 悬而未决的崩盘隐忧(完整版)

zhangmingxiao 合理吗?

原文:房价之谜(三)| 中国房价到底“合理”吗?

北方的小狼 中国特色,都是小民倒霉!哎!

原文:广西“吃穿山甲”案的厨师: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abcnews 张老师这篇写得精彩。看来经济解释值得再去看一遍。几点想问一下:一是中国现在外汇减少,所以关税啥的肯定不会轻易取消,走一带一路推出人民币是稳定币值的好方法,不过确实以什么为锚呢?二是日本经济停滞,但听说日本人其实是进入了伊甸园阶段,收入啥的可能没增加,实际感受却始终稳定。这算好路吗?

原文:从中国先拔头筹看天下大势

孙越 (强)这会说得好!特朗普跟俄国商人绝不仅仅是生意往来吧。(呵呵)

原文:特朗普的俄国情结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