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杨恒均

启蒙者——父亲杨新亚

杨恒均 03月13日

曾任中国政府官员

飞机在悉尼机场降落。儿子开着挂P牌(新手驾驶)的车来接我。上车时我习惯性地对他说,我来开吧。儿子没有习惯性地递给我车钥匙,自己坐上驾驶座。看着身边开车的儿子,我突然有些伤感起来。多少年来,无论是在父亲身边,还是和儿子一起,我都一直扮演驾驶者的角色。如今,父亲离我而去,儿子也会自己开车了。
这次呆多久?儿子问我,我却不知道如何回答,过了一个红绿灯后,他又问,这次什么时候回去?我这才回过神来,我问他,回哪里?这次轮到儿子没明白我的问题,我说,这不回来了。我的父亲,你的爷爷走了,今后,“回去”的目的地只有这里。
2006年7月23日的一个电话改变了我的人生(见《伴您走过人间路》)。得知在中国大陆的母......
十年砍柴
(两年前发表在《同舟共进》的一篇文章)
著名的经济学家、耶鲁大学的终身教授陈志武2010年出版一本新著《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这本书的书名实则是中国一大历史性的“天问”。在这本书的自序里,陈志武谈到:“在我的老家湖南,农民每天早出晚归,甚至把老少留在家乡,自己常年在外打工,日复一日,一年到头就是为了一份糊口的收入,没有剩余财富,在温饱的边缘上活着。”
我和陈教授算是湖南大同乡,湖南乡间成长时代的回忆,使我对陈教授这段话深有感触。我的父母、我的祖父辈和父老乡亲,几乎都是异常能吃苦耐劳的人,我的外祖父又是其中尤为突出者,其劳作的辛勤程度,若非亲眼目睹而由人复述都难以相......
南桥

抗战期间的在华美国特工  

南桥 03月13日

旅美学者,专栏作者

二战期间,美国曾经派军队直接支援中国的抗日斗争。大家可能比较了解陈纳德将军率领的飞虎队。但是还有一支“特遣队”,由“战略事务办公室”(Office of Strategic Services)派出,也曾参加对日抵抗。战略事务办公室本身挂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下,存在时间并不长,二战期间该办公室的特勤人员在法国、挪威、希腊这些欧洲战场的国家和亚洲的中国等地活动,二战后被杜鲁门总统解散,其职能被并入美国中央情报局。由于性质敏感,在美国资料解密时间也还不长,所以知道它们的人不多。他们配合中国抗战的历史,很少被研究,更不要说公开报道。最近我看了一本很有趣的书《美国战略事务办公室在华行动》 ,记录的就是这支特殊部队在......
程晔
程晔译 
一、经济学的卓越之处
经济学的特殊定理不受任何经验的证实或证伪,该事实将经济学置于纯知识及其实践应用领域的独特地位。当然,健全的经济推理所建议的措施,能够达到想要的效果;而有缺陷的经济推理所提出的建议,却达不到要寻求的目的。但是,此类经验始终是历史经验,即复杂现象的经验。正如前文所述,其不能证明或反驳任何特定的定理。站不住脚的经济学定理若付诸实践,将造成不良后果。但是,这种效应从来不像自然科学领域所提供的实验事实那样,拥有无可争辩的说服力。经济定理正确与否的最终尺度,只有不借助经验的理性。
此事态带来不祥之兆,它阻止幼稚的心灵认清经济学所处理事务的现实性。在人的眼中,......
程晔
国家主义的逆转不是一件容易事。马克思主义者指出,根据长期历史经验研究,历史上从没有统治精英自愿放弃权力。或者更正确的说,只有当精英中的大部分人,无论出于何种原因,已经放弃并决定抛弃该体制时,精英统治阶层才会被推翻。
我们需要汲取的是,最近苏联及其卫星共产国统治精英,以及其庞大国家主义体制崩溃的教训。这段崩溃的历史及其持续后果好坏参半,坏消息至少有警示性。压倒性的好消息当然是,即使挟全面恐怖和大规模屠杀之威,集体主义的苏联还是崩溃了。
从本质上看,苏联解体的原因是其不仅失去了广大民众的支持,甚至失去了大部统治精英的支持。其来源有两个:首先、普遍丧失道义合法性和马克思主义信仰;其次、甚至连......
程晔
作者:穆瑞·罗斯巴德
译者:程晔
【《左与右》杂志创刊号主题社论,1965年】
无论保守党是否自知,他们身上早已打上长期悲观的印记。长期趋势,甚至时间本身,都在与他作对,因此,国内趋势不可避免地通往左翼国家主义,而在国外,趋势则是通向共产主义。正是这种长远的绝望,反而古怪地催生出短期的乐观。既然保守党已经无望地放弃了长期,成功的唯一希望就寄托在当前。在外交上,这种观点让保守党绝望地呼吁与共产主义决战,因为他觉得等得越久,事态的恶化将无可避免;在国内,这让他集中精力于下届选举,他总是希望获胜,却怎么都实现不了。保守党是实用主义的典范,他们又为长期的绝望所困,拒绝考虑或计划选举以外......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