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修磊

从李经纬到一个女房地产商——中国式企业家的宿命

修磊 09月13日

远见伟业(北京)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历史系,2010年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曾担任新华社《国际先驱......

来源于作者个人公众号
百晓生归来
(点击跳转原文)
微信公众号号:baixiaoshengguilai
从前一阵刷遍朋友圈的蒋锡培大声疾呼的减税建议,到俞敏洪在亚布力中国企业家论坛上的慷慨陈词,再到这几日的刘强东性侵风波,以及燃烧正炽的马云2019年将辞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长,这一段时间以来,中国社会对于企业家这一群体及其命运的关注又达到了沸点。拉长历史的视角,从较为纵深的角度来观察这一群体,我想,这个问题也许会得到更加澄澈的了解。
回顾这一群体,有一个绕不开的人物,那就是李经纬。上世纪80年代,他曾通过洛杉矶奥运会上的“东方魔水”使得初出茅庐不到4个月的健力宝一炮打响,树立了中国产品营销......
孙越

苏联打击倒汇黄牛始末

孙越 09月10日

旅俄作家、俄罗斯文学翻译家

我刚到苏联时,住在莫斯科女教师马林娜家,租了她两室中的那个小间,我们谈好房租,每日房租为1美元。马林娜甚为满意,那会儿美元兑卢布的黑市价已飙升至1比15卢布,几乎占她工资收入的四分之一。马林娜说到,支付条件的时候有一个条件:我只能收卢布,不收美元。苏联人连硬通货都不要,我当时有点纳闷儿。
稍后我才知道,苏联早在1960年就颁布了关于居民持有和倒卖外汇的相关的法律,根据苏联俄罗斯刑法第88条之规定,苏联居民不得持有和倒卖外汇及有价证券,违者视情节轻重可判处3至15年有期徒刑,并处以罚没财产,或者处以5年流放,直至死刑。苏联朋友告诉我,那个年代在苏联,倒卖外汇在他们那里几乎等同于叛国投敌和投机倒把,所以,自......
夏冰

夏冰:1976,京城“抗”震记(下)

夏冰 09月07日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伟大领袖的国葬过去了,北京的秋风也一天比一天寒冷。虽然单位里传达的“上级指示”仍是“今冬明春有余震可能”,但是操场上的“抗震棚”还是陆续拆光了,塑料布的棚子抵不过秋夜的寒气,也许等不到那个虚无缥缈的余震到来,大人孩子都要冻死了,干脆搬回家去住。
虽说是住在家里,心里仍然是七上八下的。北京人当中开始流行“土地震仪”,其实就是倒立的酒瓶,以为地震发生时酒瓶比人的反应敏捷,人睡着后听见酒瓶倒的声音就可以醒来逃命。一时间,酒瓶成了紧俏品。但也因此闹出不少误会,有个人家将酒瓶竖在窗台上,结果酒瓶被风吹倒,碎裂声传到满院,以为是地震来了,大家慌忙跑出去一看,竟是......
王和岩

我的父亲(九)

王和岩 09月02日

财新传媒记者

1950年代末,父母前后调至天水。父亲任天水师范专科学校政治教员,母亲在天水专区公安处当会计。彼时,父母已有两儿一女,最大的和平不过五岁,最小的大姐刚满一岁。外婆也一同来到天水,帮父母照看孩子。
1959年7月2日,中共中央在江西庐山举行政治局扩大会议和八届八中全会,史称“庐山会议”。因彭德怀上书毛泽东直呈“大跃进”和“人民公社”弊端,触怒龙颜,彭德怀、黄克诚等人被毛泽东定性为“右倾机会主义反党集团”,“庐山会议”风向陡变,由纠正“大跃进”之错逆转为反击“右倾机会主义分子”的进攻。
随即在中国掀起一场规模巨大的“反右倾&rd......
薛力

土耳其的历史魅力

薛力 09月01日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经济与政治研究所国际战略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作者按:土耳其历史比较复杂,为了理出头绪,花了好几天时间。为了写一篇小文章而花上好几天时间,显然不够“经济理性”。但这个专栏文章,经常涉及一个国家的历史脉络、国民认同、外交方略,都是大问题,担心出硬伤,因此写起来很耗时间,实在快不起来。到了这个年纪,好多方面基本定型。就这么着吧。一个小意外是:发现一篇写不完,下一篇的框架也有了,写了两段,因最近事情特别多,没有写完。大概需在UK完成了。九月份整个月俺将在大伦敦地区流窜。昨天下午已经有人表示中旬要在伦敦找我喝革命小酒。在英格兰,不上酒馆者鲜见。
对旅游者来说,土耳其的吸引力是多方面的:自然景观方面,有爱琴海、土耳其海峡、土耳其死海、卡......
夏冰

夏冰:1976,京城“抗”震记(中)

夏冰 08月31日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过了段时间,我还偷听到父亲对母亲说,唐山的灾情太严重了,那么多钢筋水泥的建筑倒了,又没有专业的救灾工具,解放军战士只好用自己的手去搬,效率很低,一些地震时还活着的人,因为来不及救出来死在废墟里。他看到驻外使馆送来的报告,西方国家都有先进仪器,工人师傅进中南海报信以前,美国的监测机构就观测到地震了。英国、日本申请来中国帮助救援,而且具体说了他们会使用哪些先进的救援设备。最意外的是跟中国没有外交关系的以色列,要求捐一笔巨款救灾。“当然中央全都给他们顶回去了。中央说了,帝国主义国家派来救援的人难道不都是特务吗?他们假装救灾,搜集我们的情报,颠覆我们的国家,那还了得。以色列搞犹太复国主义,他们出钱......
安立志

就怕炀帝有文化

安立志 08月29日

杂文时评作家

——隋书手记之三
隋炀帝杨广当然有文化,那时不讲学历,不好考证他是初中生还是博士生,至少在历代帝王中,他是名副其实的诗人。在数量上,隋炀帝的40余首遗诗当然比不了清帝乾隆的上万首,但在质量上,乾隆皇帝只能甘拜下风。
请看杨广这首《春江花月夜》(《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中华书局,1988年,页2663):
暮江平不动,春花满正开。
流波将月去,潮水带星来。
短短20个字,其环境、心境、意境、文境,均堪称妙境。由隋炀帝的这首《春江花月夜》,人们总会联想到唐代诗人张若虚的同名长诗。可见,杨广的乐府曾经引导过唐代诗风。
历代史论有称杨广是昏君的,显然是错误的。史书载,杨广“自......
张鸣

汉武帝的另一个小舅子

张鸣 08月29日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汉武帝刘彻,是个运气相当好的皇帝。他继位的时候,父祖两辈给他留下了厚厚的家底,兵精粮足。而且,并不善于用人的他,稀里糊涂用了两个外戚,一个是卫皇后的弟弟卫青,一个是卫皇后妹妹的儿子霍去病,恰好这两个草根出身的家伙,居然都会带兵打仗。所以,在跟匈奴大开战之初,就捷报频传。
原本皇帝任用外戚,并不是个光彩的事儿,吕后时诸吕的那点事,人们还记忆犹新。然而,用了外戚,仗打赢了,也就没得说了。如果刘彻运气差点,用的外戚不会打仗,一上来就连吃败仗。那么后来的仗也就甭打了,而刘彻的名声,也就不会有后来的光彩了。
其实,这样大规模出征一个游牧民族,对于农耕的汉人来说,是个得不偿失的倒霉事儿,当然,皇帝......
孙越

苏联“敌台”往事

孙越 08月27日

旅俄作家、俄罗斯文学翻译家

九十年代初,我刚到苏联的时候,住在莫斯科中学女教师马林娜家,每到傍晚我就和她一家人坐在厨房餐桌旁,边香茶美食,边收听广播。
马林娜家厨房的有线广播收音机是苏联政府免费给安装的,是个砖头大小的米黄色塑料盒子,只有一个旋钮,既是开关也是音量调节。我发现,这台免费收音机听来听去就一个台——莫斯科广播电台,我就问马林娜,你的收音机为什么不能收听别的电台?她莞尔一笑,回到卧室取来一架精美的半导体收音机,带短波和拔节天线,她将它放到桌上,说:“这是我在东德买的短波收音机,能听很多台,包括‘敌台’。”我听罢,惊得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什么?你们也有‘敌台’?......
金勇军

靖国神社:“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

金勇军 08月24日

清华大学经管学院战略系商法副教授

靖国神社:“大丈夫终不与老卒为伍!”[1]
(1)引言
2004年元旦,日本东京靖国神社,其内外新增警察无数,其上空则有3架直升机盘旋;11时刚过,日本内阁总理大臣小泉纯一郎(“小泉首相”),身着和服,在湯澤貞[2]宫司[3]的陪同下,步入本殿,毕恭毕敬向本殿的“铜镜”行鞠躬礼。[4]稍早前已在靖国神社参拜者签名簿上,签名“内阁总理大臣小泉纯一郎”。前后历时5分种。[5]
此前2001年4月18日,在自民党总裁四候选人辩论会上,小泉首相许诺:“如果我成为首相,不论招致多少批评……都一定要参拜。” [6]前述辩论会前曾致电日本遗族会[7]副会长:“我如......
夏冰

夏冰:1976,京城“抗”震记(上)

夏冰 08月24日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1976年7月27日黄昏,天气闷热得令人窒息。
母亲的好友华筠阿姨送了我们两张中央歌舞团的演出票,母亲叫我和大哥去看,回来路上偏逢下暴雨,我们都穿着雨衣还是淋得透湿,至今我还记得那天平安里一带的马路变成一条大河,我们淌着没过小腿的雨水走了很远才搭上公交车回家。由于太累,我躺上床立刻就睡著了。 
半夜时分,我被剧烈的摇晃震醒了,还听见楼房的地基发出吱嘎吱嘎的巨响。哥哥大叫:“快起床!地震了!”他第一个冲进我和外公的房间,要背着外公往外跑,父亲则一把把我抱了,朝楼下飞奔,虽然是被父亲抱着,我仍然清晰地感觉到楼房像海浪里的船一样剧烈地摇晃,父亲几次几乎在楼梯上跌倒,母亲拿着我的外衣跟在......
张鸣

唐朝的官医

张鸣 08月22日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唐朝医学很发达,科举考试,把医学也列入进去。医生无论京师还是地方,都经过考试任职,属于朝廷命官。各州置医学博士一员,九品官职。凡十万户以上的州,置医生二十人,十万户以下的州,置十二人。
中央政府的太医署,有管药的主药八人,药监四人,药园师二人,药园生八人,药童二十四人。属于医生的,有医博士,医正,医助教,医师,医生,医工等名目。还有负责针灸的针博士,针助教,针师,针工,针生。以及负责按摩的按摩博士,按摩师,按摩工,按摩生。这里,博士地位最高,人数也最少,然后依次是助教、医师、医生、医工,人数最多的是医学生。太医署,也等于一座医学院。各地的医学博士和助教,也带若干医学学生。在中世纪,这样的分......
何帆

好使的零售政治:一次只接待一位顾客

何帆 08月20日

北京大学汇丰商学院经济学教授、海上丝路研究院执行院长

“批发政治”和“零售政治”
1963年11月22日,肯尼迪总统在达拉斯闹市遭枪击身亡。时任副总统的林登·贝恩斯·约翰逊随即就任美国第36任总统。很多人觉得,约翰逊不过是一个撞了大运的小人物。约翰逊出生于得克萨斯,他个子魁梧、嗓门大、举止粗鲁。他曾当着众人的面撩开衣服,给大家看身上阑尾手术留下的伤疤,还会坐在厕所马桶上办公。在电视上,约翰逊的公众形象是可笑的。他戴着一副滑稽的老花镜,不断地斜着眼睛看讲稿提示器,紧张得大汗淋漓。像他这样的人,怎么能胜任美国总统呢?他最多干完一年,就得下台。
1964年,四年一度的总统大选开始了。约翰逊被提名为民主党候选人,他的竞争对手是共......
黄亚生

黄亚生:美国也有“河殇”

黄亚生 08月20日

MIT斯隆管理学院教授

编者按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句俗语表明不同地域上的人,由于环境的不同、生存方式不同、地理气候不同,导致思想观念和文化性格特征也不同。而中国曾在上世纪80年代推出了一部名叫《河殇》的纪录片,指出相比于西方的海洋国家,中国是一个以黄河流域和中原大地为根基的内向式的文明,是内向的和保守的。
麻省理工学院斯隆管理学院教授黄亚生指出,从地缘出发的分析角度可以帮助我们分析美国在社会、经济以及政治问题上的分化。黄教授表示,美国今天很多政治、经济和社会纠纷的根源就是东西海岸海洋文明和内陆河流文明的冲突。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国也有美国的“河殇”。
《河殇》是中国80年代的一部......
修磊

《一出好戏》:创世纪般的人类学实验

修磊 08月20日

远见伟业(北京)广告传媒有限公司总经理。曾就读于复旦大学中文系、历史系,2010年复旦大学历史系毕业。曾担任新华社《国际先驱......

来源于作者个人公众号
百晓生归来
(点击跳转原文)
微信公众号号:baixiaoshengguilai
1755年4月,卢梭于荷兰阿姆斯特丹出版了他的《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
1884年10月,恩格斯出版了他的《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
2018年的夏天,黄渤运用影像的方式将《论人类不平等的起源》与《家庭、私有制和国家的起源》重新讨论和演绎。
在一场犹如《圣经》末日洪水般的场景里,“冲浪鸭”犹如诺亚方舟,载着一群人开始了一场惊险的流亡,一场偶然的海难促成了一次经典的人类学实验。
在初生的伊甸园里,人类脱去在彼岸所有的标签,围绕着新生的权利体系,女人、食物、财产、认同、阶级都开始重......
夏冰

夏冰:1977,暴风雨中欢送波尔布特(下)

夏冰 08月18日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此时离“华主席领导的党中央,一举粉碎了四人帮”的金色十月,刚好过了一年,虽然华主席口头推进着“两个凡是”(即“凡是毛主席作出的决策,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毛主席的指示,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但是我仍然在许多细节上感觉到与一年前的变化。首先是我重新被教练换到了第一排,小英则在几次迎宾活动中位置越来越往后移。站在第一排,对我来说最大的好处是能够清楚地看到首脑们的样貌。而这天,我一直在猜测能不能看到刚复出不久的“邓大人”(邓小平)。
检阅三军仪仗队的仪式结束后,宾主从迎宾队面前经过,离我仅有不到五米的距离。至今我还清楚地记得身穿深色中山装的波尔布特,有着......
朱伯刚
Opium在学术著作都是采用音译翻译为“阿片”。我们在中国药典、医学教科书、部分药品说明书上仍然可以看到“阿片”这个词。这种翻译比“鸦片”更加符合英语读音,而且,是中性的,不像“鸦片”那样似乎有令人不快的感觉。
因为“鸦片战争”是中国国家和人们心里永远的痛。我们把“鸦片战争”作为近代史的开端, 多次的重复强化使得我们对于“鸦片”这个词本身产生了负面的感觉。
实际上,罂粟的提取物鸦片以及制剂,因为有可靠的镇痛、止咳、止泻缓解腹痛等效果,同时产生愉快的感觉,人类利用的历史很长。在公元前3000年以前,巴比伦种植罂粟,称为“joy......
张鸣

送礼专家

张鸣 08月15日

中国人民大学政治学系教授

送礼也是一门学问,学问还挺大,学问体现在里面的讲究比较多。所以,西周的时候,干脆把送礼程式化了,什么人,什么事,送什么礼,制度上有规定,按着走就可以。到时候如果忘记了,查一查典章,OK了。但是,礼崩乐坏之后,这点事儿就又麻烦了。尤其是在有求于人,或者下级给上级送礼的时候,里面的名堂,太多太多。如果这个礼要是送给最高层,事儿就更犯啰嗦。
晚清的当家人,是个女流。喜热闹,爱收礼,是西太后的个性。臣子知道这个,投其所好,礼物送得勤。1894年,赶上老佛爷60大寿,大热闹,大收礼,下面的人,好一阵儿忙活。送礼归送礼,但送得对不对头,得请教专家。那时候的专家,就是大太监。
有个地方大员从海外订制了一架纯......
孙越

俄国莫辛步枪简史

孙越 08月14日

旅俄作家、俄罗斯文学翻译家

19世纪下半叶,欧洲掀起步枪革命,弹仓式装弹取代单填式装弹。在1861﹣1865年美国内战中大显神通的弹仓式武器——斯宾塞来复步枪和亨利贡杆式步枪,旁证了这一趋势。
沙皇在克里米亚战争爆发前夜,传旨加快研发弹仓式步枪。历经周折后,军事部部长万诺夫斯基于1881年在圣彼得堡组建“弹仓式武器测试特别委员会“,委任著名武器专家恰金出任委员会主任。恰金麾下精英云集,不仅有著名步兵武器专家和大学者霍温,也有图拉武器制造厂工具车间主任、炮兵军官莫辛。他们一起工作了7年,先后参考外国步枪和猎枪设计方案达150多种。
这期间,莫辛提交了他研发的步枪,该枪的口径为7.62毫米,根据俄国革命前的度量衡单位计......
夏冰

夏冰:1977,暴风雨中欢送波尔布特(中)

夏冰 08月11日

生于北洋,学于东洋, 居于南洋,趣在西洋。

每次返回北京探家,从机场出发进城,都要从高速公路远眺第一航站楼对面那座灰头土脸的苏式老建筑。和今天富丽堂皇的第三航站楼比起来,它就是个“土肥圆”。然而四十年前,我们当年迎宾的地点,就在这座航站楼前的停机坪。今天已经很难想象,这个连登机廊桥都没有的候机楼在四十年前是高大上的象征,有时暗想哪天从这里出发搭飞机到外国去看看,随即会为自己的异想天开而感到难为情。
七十年代国宾迎送仪式举行的地点就在这个停机坪上
到了停车场,教练大声吩咐我们带好花束,记住车号,而第一次参加迎宾的我除了记得拿花束,其他都顾不上了,一边东张西望,一边跟着高年级的师姐们(迎宾队是清一色的女生)朝停机坪跑去。

精彩评论

陈酿老久 实朴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吴春波H-R “乡田同井,出入相望,守望互助,疾病相持”,已成追忆。

原文:还乡琐记:草木叩门 生活继续

小胖子真不瘦 风口浪尖上的传奇人物!如果你就这样被打败,那你就真的太失败了,但是我相信你不是这种人,期待你东山再起的那天。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lulud 创业英雄还是欺诈惯犯

原文:回来吧,贾跃亭

zhangmingxiao 川普执政一百多天,初见端倪

原文:商人治国成笑柄

孙越 史上有很多传奇,更有很多英雄,他们的死彰显生命的价值。

原文:对外侦察局的掏心猎手

zhangmingxiao 这个不是一起超售事件,是美联航因为内部员工需要乘坐飞机,旅客满员的情况下利用超售这个工具来达到赶下旅客的目的。

原文:美联航赶乘客下飞机 资深机长告诉你是否违规

郭杰群 在美国,地产开发商将出售资产所得在一定期限内进行类似房产的再投资可以享受一定的免税条款。这在我国当前还不具备,因此在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地产商的能动性。

原文:REIT的海外发展及启示

Lypsey3543 “据个人了解,中国一线城市住宅投资收益率不会高于3,美国可以达到6。”作者这里说的应是租金收益率。首先,因(特大)人口增长加速,在新兴市场投资房产,主要看资本利得,动态租金收益要会延后实现,静态比较同期没有太大意义。其次,物业年均持有成本,纽约和中国一线城市不可比。第三,纽约和曼哈顿是两个概念。离开曼岛,租金中位数值完全是不是一个档次。而中国一线城市的租金上涨范围更大。因为仍处于成长期。总体而言,虽然在中美两国都投资的是房产,但从收益分布特征和波动率来说,完全可以看作是差别极大的两类资产。就如同高等级债券和蓝筹股票,横比收益没有意义,因为后者大幅超越。归根结底更可能是风险偏好异质性(含Demographic factors)和经济周期所处阶段决定了投资者更偏爱哪一类。

原文:2017年美国房地产市场展望——美国市场、中国视角

王争春 价格和土地供给的问题,我们慢慢谈。市场有垄断市场、寡头市场和竞争市场,定价规则自然有差异。

原文:面对房价,教科书自焚吗?经济规律笑了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