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教师节博客特辑|教师节到底该怎么过?

教师节博客特辑|教师节到底该怎么过?

【教师节该怎么过?】
一个人读完博士就快30岁了,上要养老,下要带小,在单位要承担主要的教学和科研工作,为了生活还要买房,几乎所有的压力都在这个时段集中爆发。但与最大的工作和生活压力对应的,却是职业生涯中最低的工资时段。
 
一个在北京高校刚参加工作的博士,每个月工资只有几千元,生存尚且困难,谈何安家乐业?谈何科研创新?
 
哈佛大学的研究表明,人们在贫困状态下,会将智力资源过多地配置到赚钱上,因此会降低个人对其它事务的判别能力,并且导致穷人越穷。
 
而已有的研究表明,一个人在35岁之前的创造力是最宝贵的。两者结合起来,低廉的工资报酬很可能极大地破坏了青年人的创新能力,这也是对国家智力资源的巨大浪费。阅读全文
 
 
被商业捆绑以外,这个教师节,还有一大关键词,曰“送礼”。从新闻到微博,都在议论,到底该不该给教师送礼,送礼该送什么、送多少为宜。相应的调查数据显示,至少有一半家长会给教师送礼,在一些地方,甚至超过了七成。
 
北京的一位小学教师说:“教师节应该有教育的味道在里面”——这是多么美好而悲伤的祈愿。其言下之意,现在的教师节,渐渐丧失了教育的味道。那么,教师节该如何回归教育呢?想来这第一步,便是让教育回归教育的根本,让教师回归教师的伦理,让“教师该不该收礼”这样的伪问题烟消云散,让公民教育作为主餐摆上节日的盛宴。阅读全文
 
 
今天是教师节。这本应该是所有教师充满喜庆,全社会尊师重教的日子。但与往年一样,在教师节临近到来时,各地的媒体版面上,都在讨论教师节送礼的话题,这“活生生”把教师节变成了“教师劫”,令很多教师都感慨,这哪是过节,而是“过堂”,不愿过什么教师节。
 
这种讨论,对形成尊师重教的社会氛围,并无多大益处,也模糊了教师节应有的焦点。要在全社会形成尊师重教的氛围,当前更应该关注的是教师的待遇和权利问题。待遇和权利不解决,我国的教师节,就将一直在送礼这类话题上纠结。阅读全文
 
 
教师节该怎么过,看似只是学校与教师之间的事情,与教师节的成长无关,与社会无关,而实际上一个连教师都不知道该怎么过的教师节,没有社会积极、正面参与的教师节,又怎么能够承载教师节设立的初衷?
 
当教师在教师节这一天只能被动地收礼或者接受学生整齐划一的节日问候或者正常地上课下课外,教师节又怎能让教师感受到节日的氛围,感受到社会的尊重?这时,教师节该怎么过就不再是学校与教师的问题,而是到关系教师是否受到尊重的大问题。【阅读全文
 
【教师节成了送礼节?】
 
 
又是一年教师节快到了,尊师的帖子,就像各单位放了多年的破灯笼,每年例行公事似的就出来了。花店的花,也顺势涨价。作为一个退休教师,我心里明白,教师这个职业,在人们心目中的分量是越来越低,名声越来越差。
 
当然,好的、尽职尽心的老师,还是有的,跟别的行业相比,绝对数量相当不少。如果要排列一下教师的好人好事,也可以有个几箩筐,并不比别的行业差。
 
只是,自古以来,人们对老师的道德期许比较高,而眼下这个职业,却处于全面滑坡之中,难免让人失望,而且年复一年的失望。阅读全文
 
 
又到教师节,很多家长又开始为该不该给教师送礼纠结起来。而来自对上海17个区县15000名中小学生和3000名学生家长开展的问卷调查显示,明确表示向教师送过礼的比例为7.2%,表示说不清的比例为4.5%。这表明,事实上有超过10%的家庭都有过送礼经历。
 
政府应该解决的是教师群体的待遇问题,创造一个良好的环境,至少不拖欠工资,让教师有一个相对宽松的环境,能够很好投入到教学中来,不至于为一些无聊的琐事分心,再大的“礼”,莫过于提升教师群体的尊严和安心于教学。这也符合马斯洛的理论,满足基本的物质条件后,个人自我价值的实现将成为主要问题。
 
打破是否该给教师送礼物的死结,需要家长和教师两个群体共同努力,来维护二者之间应有的关系准则,需要责权利的对应,需要从不同的角度来审视教师与家长之间的关系定位,最不应该缺席的是公共权力部门的责任,让每一种职业在法治环境下各得其所,这样,才能从根本上避免畸形的教育关系,该不该送礼,才能成为一个不需要讨论的问题。阅读全文
 
 
教师节又到了,不少家长都在为如何给老师送礼而纠结;而对于家长们的盛情,不少老师也是纠结万分。
 
然而,今天发生在师生之间的礼物授受,却完全异化成了人情负累甚至赤裸裸的利益交换,非但未能给双方带来真正的愉悦(不排除一些教师有贪欲之心),反倒给大家增添了无数烦恼和心理纠结;而更要命的是,毒害了孩子们的幼小心灵,让涉世未深的他们过早体会到了金钱的“魅力”和“魔力”,体会到了物质的“力量”和“能量”,这样的“体验式教育”,将成为他们心智成长过程中难以承受之重!
 
现在的学校,义务教育阶段有国家财政承担办学经费,其他情况下学生还要交纳学费,教师的收入是有合法来源的。师生之间纯礼节性的礼尚往来不是不可以,但是礼物价值越来越高,学生及其家长之间竞相攀比,教师视送礼多寡轻重而对学生分别待之……这样的“礼尚往来”却是丑陋无比的。在此氛围中,教师失去了尊严,学生也愈发功利,家长更是怨声载道。【阅读全文
 
 
回想起我们读书那会儿,家长给教师送礼并不多见,几乎是遮遮掩掩,换来的是教师对孩子的多几分关注,多几次点名。
 
回想起多年前一次探望小学班主任,她向我们形容那会的小学教育难度,已有不少老师望而退步主动换了工作。教材难度的提升,真的能使这些孩子更聪明懂事吗?
 
老婆说了她客户们的心理,大家多送礼,有条件的谁也不想因为没送礼而让小孩吃亏。
 
一个五味杂陈的教师节,对于家长、教师,还有这个病态的教育体系,孩子的定义到底是什么?阅读全文
 
 
教师节你没有必要强迫自己在微信里问候老师,因为这样真的很无聊。
 
那一年教师节我接到孩子他妈的电话,火急火燎的告诉我赶紧到附小的门口,那里有很多学生的妈妈,让我把几十块钱交给那个手捧鲜花的妈妈,一起凑钱给老师送花。等放学了,老师一出来,家长们就一哄而上将老师团团围住,纷纷报名我是谁谁的妈妈。我哪好意思跟一堆妈妈挤,只能远远的站着想,这钱算是白交了。事后得知领头妈妈已经在鲜花里放了一张贺卡上面写明了所有凑份子的学生名单。
 
贿赂老师往往会被伪装成“尊师重教”。我这里说的贿赂包括,教师节的微信问候以及不放弃任何机会言过其实的当面恭维自己的老师,以及在饭桌上不断的给生活尚能自理的老师夹菜,在他下车的时候,躬身在车门边作搀扶状。
 
但是在这个教师节问候刷屏的日子里,我总会想起那些曾经影响我成长的老师。阅读全文
 
【教师节该不该保留?】
 
 
1985年,我进入上海交通大学读研究生。那年是第一个教师节。很隆重,那真是“红旗招展,锣鼓喧天”。那时年轻的我,被那场面所感染,觉得做个教师很神圣!结果就做了几十年的教师。
 
后来成熟了,才发现原来只有弱势群体才有节日。
 
我国的教师地位在历史上曾经非常崇高;“天地君亲师”,老师与天地同辉,与君父共尊。不知何时起,教师地位大踏步下降,只要看如今见谁都称“老师”,便知其贬值的程度。虽说天地君父也都有所贬值,但还不至于见谁都叫爹。
 
所以,有教师节,很开心;如果有一天教师节没了,那就应该是更开心的事了。阅读全文
 
 
我一直觉得,当需要一个节日来强调某个事情的时候,那么这个事情的地位堪忧。
 
我们一直为以自豪的社会主义优越性就是“按劳分配,多劳多得”,然而教师一旦评职成功,立即船到码头车到站,纷纷离开教学一线,休养生息去了。
 
评职这项任务,最大的好处是能激起广大教师的无限潜能。教师往往是平凡的群体,可到了职称评定的时候,各个八仙过海各显其能。有关系的走关系、不心疼钱的花钱、没门路的跟学校领导寻死觅活。
 
职称是魅力还是魔力?说白了是利益。【阅读全文
 
【为师者教师节感言】
 
 
今天,教师节,但是,如何做教师,却是一个近乎无解的问题。跟好多过去有光环的职业一样,教师的职业,滑坡得厉害。师生冲突(包括教师跟家长的冲突)跟医患矛盾一样,已经成为一个很大的社会问题。
 
要说负责任,中小学老师,似乎要比大学老师好一点。但说破天去,也就是在考试上面负责任一点。所谓的好学校、好老师,也就是在教导考试上更有办法一些,实际上离开了衡水中学和毛坦厂中学式的魔鬼训练,也不大灵光。肯训练督促学生考试的老师,在本质上,大多也是不读书的老师,只是在吃透教材和教辅方面,肯多下了些功夫。
 
一言以蔽之,当今之世,做老师不难,但做合格的好老师难。教人考试不难,但教人读书难。可是,无论如何,要做一个好老师,没有别的门径,只能多读书。阅读全文
 
 
每年教师节,都是我既感到幸福又感到惭愧的日子。
 
幸福,是因为我教过的许多学生给我发短信,祝福我节日快乐,表达他们对我的敬意;惭愧,也是因为这敬意和祝福。
 
两年半前我就写过文章,表示过这种愧疚,现在依然愧疚,而且是一种加深了的愧疚:我对学生远不如他们对我好。
 
我也很自私,并不愿意过多地将时间花在学生身上,看到这句话同学们也许会很失望,很伤心,但我宁愿说出真实的自己,真实的自己虽然不堪,总比换取虚幻的美名好一些。
 
对我来讲,最大的乐趣莫过于在课堂上自言自语,有人听当然好,要是有人跟我辩论,那就更好,我是个好胜的人——虽然好胜心并不特别强烈。而且,我有一点可能还是适合当教师的,就是服理,不管谁,只要能在道理上说服我,都会尊敬他们,没有特别强的面子心态,最多无非固执一些,不喜欢蝇营狗苟,不喜欢为斗米放弃一些想明白了的道理。【阅读全文
 
 
灵魂是每个人的,不是老师塑造出来的。而且,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平等的,任何人的灵魂都不会、也不可能比他人的灵魂高出一等。
 
“灵魂工程师”云云的预设是:有些人没有灵魂,要他人去造;或者有些人的灵魂“质低”,要人家去提升。这恰恰是等级制度的谎言。【阅读全文
 
 
如果把富强作为目标,教育不过是手段,教师和学生充其量也只是作为机器上的零件,终究还不是主体。
 
如教育是以开民智为目标,也就是以造就具备健全心智、有明辨是非能力的人为目标,教师和学生独立思考能力的养成就是第一位的,没有独立思考,一切不过是原地打转,做做习题,背背标准答案,练练应试技巧,教教答题诀窍,这样的教育能不能成为立国之本,我相信答案是不言自明的。这样的教育最多也只能造成一代又一代精明的自私自利者,却不会产生出文明的原动力。
 
通过教育每个人的思想天空进一步拓宽,每个人精神的翅膀进一步展开,这样的教育才是令人向往的,也是教育的现实中所匮乏的。一旦失去独立与自由的精神,教育绝不可能成为立国之本,在一个教育普及的时代里,我们到底要怎么样的教育,尤其值得深思。【阅读全文
 
 
在古代中国,老师是有伦理价值的,五达尊,天地君亲师,老师可以跟君王和父母排在一起。连做皇帝的,都对自己的老师,有一份尊重。但是,师道尊严后来则慢慢消淡了。一方面,是现代教育体系的引进,使教育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做老师的,更多地变成了一份职业。
 
诚然,现在做老师,还不失为一种比较靠谱的职业。中学中的名校老师,大学老师,尤其是所谓名校的大学老师,在社会上,还是排在前列的体面职业。
 
但是这一切,跟师道尊严,基本上没有关系。
 
以前的老师,没有领导,现在的老师,跟公务员一样,有科层的领导管着。漫说各种“长”,就是机关工作人员,也是老师的领导。做老师,要不断地被提出各种要求,填各种没完没了的表格,达各种莫名其妙的标。【阅读全文
 
 
曾经参观过加拿大的学校,感觉那里的老师真的很受尊重,而且是收入非常高的群体;也曾参观过欧洲的一些学校,老师地位同样很高;即使在教师收入一般的美国,老师也是非常受尊重的职业,对专业和道德的要求很高,教小学都得是教育硕士毕业,我女儿就读的私立学校里的老师更是博士一大把,道德水准更是严格,公校的老师连25美元以上的礼物都不能接受。
 
中国教育最根本的问题出在了我们自己身上,根子就是学生、家长和老师身上的功利主义文化。
 
当教育变成了非常功利性的“刻苦读书将来出人头地”,愈演愈烈的教育问题也就不值得奇怪了。【阅读全文
 
 
每次教师节,总有“大官”站出来,要祝福教师们教师节快乐,总有人给予声势浩大的、嘶声力竭地为教师们“呐喊”与“歌唱”。
 
坦白说,当年我毕业的时候有很多选择,有很体面的选择,有很高薪的选择,而且我当然知道老师会很清贫,但还是选择做了老师,而不是其他职业,问题很简单,因为我认为,老师可以传递自己的思想,可以自由地表达自己的思想。
 
不客气地说,如果老师真成了蜡烛,那不是老师的悲哀,而是学生的悲哀,更是社会的悲哀。我认为,老师不仅不是蜡烛,而是运动领队。【阅读全文
 
 
岁月荏苒,屈指算来,还差一年,从教就满30年了。 在教师节这样一个节日里,自己并没有太多的感慨。我只是一个有着一份职业尊严感的普通而平凡的老师而已。
 
现在说起来真有点啼笑皆非,不管哪个年代,不管城里还是乡下的小学,到了四五年级,作文课上总有个叫《我的理想》的作文题。至今清楚地记得我在《我的理想》的作文里写道,将来我要做一个鲁迅式的作家。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冥冥中,我总觉得早逝的父亲的形貌应该跟鲁迅先生差不离。【阅读全文
 
 
教师节的时候总会看到有人讨论教师宣言,每次都会让我想起下面这几行文字。
 
我终于意识到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事实——我是教室里的主宰!
 
是我的个人行为方式决定了教室里的氛围;
 
是我的每一天的情绪决定了教室里的天气变化;
 
我拥有无穷的力量,可以让生活变得痛苦或者变得欢快;
 
我可以是一个折磨人的利器,也可以是让人激励向上的良药;
 
我可以带来屈辱,也能带来幽默;能伤害,也能疗伤;
 
在所有的情境里,我的回应可以决定一场危机升级还是缓和;一个人被人性化还是被非人化。【阅读全文
 
 
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又到了,今年过教师节,特别不好受。都知道师德在败坏,教师这个职业,已经不受人尊敬了。但是,更令人不解的是,那些比较好的,还能受本分的老师,不仅在学校里,而且在家长圈里,也受挤兑。
 
但是,很多中学老师告诉我,由于教书上心负责,他们在家长那里,也不受待见。他们讲的活泼,就势必离开教科书,要想让学生多读点书,拓展一下知识面,就必然得要学生多看课外书,如果设法启发学生的智慧,教他们学会动脑经,那么,离开教科书甚至教学大纲就更远。这样的老师,学生家长一般都不喜欢,因为他们担心,这样的教法,让他们的孩子学习成绩下降。
 
就这样,我们的学校越来越糟,劣币肆无忌惮地驱逐良币,学生从幼儿园起,就成了老师手中“肉票”,学校和老师,可以放肆地对学生和家长提各种无理的要求。而学生和家长,只能无条件地递交保护费。我真的不知道,这个过程,什么时候是个头,学校的恶化,到底有没有底?【阅读全文
 
【追忆恩师】
 
 
偷得浮生一月闲,我得以在我曾经生活过将近十年的法国度过近一个月的假期。这也使我有时间整理许久以来的有关在那里生活和学习的点点滴滴,或许有一天会写出我的“西行漫记”来。
 
在我众多的法国友人中,我的恩师丹克(André Tunc) 先生是我最敬重和最难以忘怀的。
 
严格说来,他甚至不能算是我的导师。因我未出国之前对外部世界浑然不知。中法教育部的官员们为我选了丹克教授作为我的导师。
 
尽管他是“法国比较法学会”副会长,但当时的比较法限于私法范围。
 
我十分茫然。他安慰我说,他会为我联系和安排比较公法方面最好的教授,同时,我将来有任何问题都可以再找他。
 
这两点不是承诺,但他实实在在地办好了这两件事:他除了为我联系好了巴黎第一大学副校长作为我的导师之外,我每每有事找他,他都会热心帮助。【阅读全文
 
 
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第一位老师是湖北省随县草店利民小学一年级的语文老师,他是个瘸子。感觉对所有学生都和蔼,就是他在上学登记名字后在班上宣布,“杨红军”的“红”有点女性,就叫“杨军”吧。当我和班上孩子辩解说,这里的“红军”是长征的红军哦,他说,没听说过“不爱红妆爱武装”吗?
 
给我留下最深影响的老师也出在利民小学,他是音乐老师,会吹笛子拉二胡,我拉二胡就是从他那里学的。他在我最艰难的一次受到同学欺负时,出手“救”我,让我终身难忘,并立志要保护弱小,对付恶霸。但由于李老师是工农兵学员,改革开放后被辞退,他只好到外地打工,和家乡人失去了联系。可在我心中,他一直是世界上最有水平的老师,我就是他教出来的。【阅读全文
 
 
我这湖北恩施大山区深山老林农民的儿子,上学前那样愚昧无知,连自己姓什么都不知道,能有今天,真是得益于一路幸遇良师益友,他们是当之无愧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对我都有再造之恩!
 
到武汉大学上研究生,又幸遇曾启贤教授。
 
在攻读硕士学位期间,曾老师就像师傅带徒弟一样悉心指导我们,对我们要求很严。他要求我们学好现代西方经济学、数学和外语等课程,并要求我们精读萨缪尔森《经济学》英文原著,每周组织一次讨论,读完后写一篇论文。
 
我们常常在他那珞珈山林中的小木屋里,聆听他如数家珍地评论东西方经济学名流及其观点,聆听他对国内外经济问题的评论,有时讨论到深夜。我们有时也在那间小木屋前大树下的石桌上走走象棋(曾老师的象棋走得很好,我很少赢他)。那间小木屋,不仅成了他向我们传授经济学思想和研究方法的特定场所,也成了我们师生之间交流思想和感情的特定场所!【阅读全文
 
 
遇到许良英先生已经是1995年,虽然早在八十年代就读过他的文字,知道他编译的《爱因斯坦文集》,从那时起,直到他2013年离世,我们有跨越十七年的书信往来,先生知我、爱我,对我有重大影响,他视我为忘年交,给百岁老人陈立写的信中称我是他的小友,我却视他为师,他写给我的那些信,我们在中关村704楼无数次的促膝长谈,早已转化为我生命中的力量。
 
他给我最重要的教诲是——以平常心,做平常人。无论何时,无论何地,无论怎么样的处境都没有改变他的信念,他是我见过的骨头最硬的人,台州文化孕育出来的方孝孺式的人物,老实说要比绍兴师爷文化熏陶出来的鲁迅骨头硬得多。【阅读全文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