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人工智能时代如何培训机器同传 | 该模糊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吗

【每日荐读】人工智能时代如何培训机器同传 | 该模糊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吗

 
作为曾经的人肉翻译我留意到,在博鳌论坛上同声传译的中标方腾讯据说初战失利。很多地方出现了乱码式翻译,比如整个屏幕上一再重复没有意义的单词。另外,“Yes, please”被译成“是的,求你了。”这样的文体不当也被传为笑谈。很多曾担心下课的同传一看这效果,觉得放心了。
 
不过我觉得,大家不要过早唱衰机器同传。从同传失误的相关报道上我看到,大部分问题出在语音识别上。总体上来说,这个领域的发展是有目共睹的。
 
和人一样,机器也需要“训练”。输入者稍微改变自己的说话方式,包括降低语速,甚至是把话筒距离调整得更恰当一些,识别的准确率会提高很多。
 
另外,人的选择和人机交互都非常必要。不能把事情交给机器翻译后,人撂摊子。现在,我已经能够熟练地使用谷歌文档的语言输入功能。我也发现,Youtube的录像,能够自动添加配音文字,即便对于我这个外国人说的英语来说,识别的准确率也还是不错的。不过,我无法想象把一切都交给这些工具,继而完全依赖它。
 
理想的情况,是以机器为帮手,先解决掉它能做的粗活重活脏活。人应有智慧去识别什么是机器擅长,什么是人的特长,然后人与机器合理地分工合作。
 
机器同传的研发者,不应只考虑怎么取代人肉同传,而是利用机器的语音识别功能,改良相关流程,比如取代传统同传头痛的记忆和速记。机器同传的结果,如果准确率能够接受的话,将能够帮助人的同传更好地沟通,解放出人类同传的生产力,让其从事文字的精雕细琢,也释放同传过程中惊人的压力。阅读全文
 
 
在北美人眼里,工作是工作,生活是生活,两者之间是应该有着截然的界限的。
 
属于工作关系的同事之间一般不交换Facebook(脸书)和手机号码,因为这属于私人之间的联络方式,应该加的是LinkedIn(领英)和工作邮件,因为这属于职业(professional)的联系方式。
 
而朋友、亲属、家人之间一般才会互加Facebook和手机号码,分享生活的点滴瞬间,互相之间发短信等。尊重工作和私人生活两者之间的界限,是美国等很多发达国家约定成俗的基本文化。
 
在我眼里,微信是很像脸书一类的东西,用来和家人沟通,和亲人朋友分享自己生活中的点点滴滴等。
 
这么多年以来,我一直尽量是把微信局限在私人生活领域的,主要是和国内的亲人联络。经常会遇到读者、广告商、编辑等要我的私人微信,没有特别必要的话我一般都是通过公号联络而不给私人小号的,在美国二十多年,我已经习惯了把工作和私人生活分开来的习惯。
 
但我也发现,这样做有时候根本行不通,那些我认为是工作联络的东西在国内或者用不了,或者不被重视,譬如工作邮件,没有微信对话来得快,北美人习惯用邮件来保持的“距离”和“空间”,在人与人之间的距离要“拥挤”得多的中国不大行得通,我的微信慢慢也加了一些粉丝、编辑等,有时真的很不习惯,不得不把朋友圈定成只显示三天,但也就好处,逐渐认识了一些互相谈得来的“朋友”。
 
作为家长,如果老师没顾虑,主动要加你,你就加,否则就别主动要求,在现代自身隐私和空间意识越来越强的今天,只有学会设身处地给别人尊重,这个社会才会变得更加和谐的。阅读全文
 
 
美团收购摩拜后,一篇题为“摩拜创始人胡玮炜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文章迅速刷屏。文章借此事件说事,指出当胡玮炜套现15亿时,你“要么在北上广的写字楼里,刚刚成为一个总监,小腹上长出赘肉,每月因为房贷不敢辞职。要么在三四线城市里,过着平淡,却一眼可以看到未来的日子”,稍不留神就被同龄人抛弃,被这个时代淘汰。
 
残酷的对比,悬殊的差距,危机重重的前景,没有预期的未来……这篇文章集齐了所有元素,击中了无数年轻人的焦虑——落后的焦虑,被时代淘汰的焦虑,还未实现财务自由的焦虑,还未功成名就的焦虑。
 
只要杜绝了营销号,各种焦虑帖子就不存在了,整个社会上的焦虑也就不存在了?
 
事情显然没那么简单,营销号只是击中了这些焦虑,但焦虑并不是它们凭空创造出来的。只有从根本上洞悉焦虑的源头,对症下药,贩卖焦虑的生意才会冷却下来,否则“抛弃体”虽然被抛弃了,但很快会有新的焦虑帖诞生。
 
在社交媒体上,中产的教育问题一向是热点,隔一段时间就会诞生一篇爆款文章。中产阶层以外,北上广本身就是另外一个焦虑的策源地。户口焦虑、房价焦虑、工作焦虑、婚姻焦虑、空气焦虑,北上广林林总总的焦虑养活了无数的营销号和仁波切。
 
可事实是,这个世界上绝大数人都是平凡人,他们终其一生完成的也就是平凡的生活;但在金钱至上的价值观的主导下,人们的幸福感被扭曲了。就像学者徐贲所说:“在完全被金钱和自然欲望支配的世界里,人们往往对幸福不能形成正确的观念,这并不是说他们不能感觉到某种幸福,而是说他们的幸福感会被极度扭曲。”
 
有时并不是说我们的生活中真有那么不堪,而是在错误价值观和成功观的绑架下,我们感知幸福的能力在钝化。
 
面对层出不穷的焦虑帖,与其像打地鼠一样,看到一篇讨伐一篇,把焦虑都推到营销号身上,毋宁在自我检讨的同时,从社会结构层面进行检讨,清除产生焦虑的土壤。阅读全文
 
 
身在辽远的莫斯科,也听见这里的中国知识青年,说起已经作古的小说家王小波。往事如烟,在这里,在八千公里之外,他的名字虽然已经不再象在北京那么耳熟能详,可是好象有人故意要钩起我的记忆。
 
王小波身后,出来讲话或者写文章人已经很多了。把崭露头角的人铸成一尊神像的现象无论在中国还是在外国都再所难免,尽管如此,我还是觉得,排场而热烈的活动和溢美之辞的堆砌,会令王小波和大家在心理上产生疏远感。因为,他的可爱之处,就在于,他是大家的王小波,又是一个普通的王小波。 
 
我有一个朋友,叫张动,是京城有名的记者,整天抱着照相机在全国顶风冒雨拍名人。我跟他一说《黄金时代》,再一提作者王小波,他说:“哎呦,这人不会是我中学同学吧?”我赶紧把那本《黄金时代》拿书给他看。 
 
张动把王小波约出来给我认识的细节,我已经记不得了,我只记得我和张动是在西单的鸿宾楼请王小波吃饭。那年月,鸿宾楼是北京一流的饭馆,文化人都说,那是郭沫若经常光顾的地方。记得是一九九六年六月份的一天中午,大约十二点前后,那天刚下完雨,我和张动比较早地来到西单十字路口的东南角等王小波,不一会,张动捅捅我说:“嗳,他来啦。”我远远望去,有个个子挺高的穿了一件花衬衫和大裤衩男人,从民族宫方向淌着水过了马路,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他就是王小波,张动说。 
 
王小波走到近前,张介绍我们认识,王小波也不喜形于色,很矜持地握手,礼貌地讲话。他个子很高,头发很乱,嘴大唇厚,颜色深。特别是,他脚上灰色的人造革凉鞋给我印象很深,又脏又湿,脚趾又粗又大。 
 
落座之后,气氛活跃一些了,王小波讲话也多了些,他说起有趣的事,特别是他和张动共同青春时代,还有那年月的点滴趣事,会发出轻轻的笑声,正如他讲话的时候如蜻蜓点水,声音小的几乎是在呢喃细语,那种情况与他一米八几的身高,在气势上完全不相匹配。阅读全文
 
 
首先,教孩子认识社会的复杂性。
 
孩子的心智发育是逐步完善的,他们一开始对人会简单地分为“好”与“坏”之分。但其实,社会是复杂的,人也是很复杂的。
 
通过不断的积累,不断提高的认知水平,他们会对社会中的不熟悉的人或者事情先具备了一种可贵的警觉意识,并有了一定的辨别能力。
 
同时,他们会有主动思考和建立自己的行为边界,也会在人际交往中不断实践;并通过必要的尝试来学会如何说NO,从而提高掌控自己生活的能力。
 
其次,成为孩子战线上的战友。
 
在未成年时期,他们总是向最亲近的人——父母与家人寻求理解和支持。这是情感发展的需要,也是寻求爱的必然方式。尤其对于独生子女来说,这一点更为重要。
 
而且伴随着孩子的长大,他们在遇到人生中的困难和挫折时,理解和支持的重要性有增无减。因为他们面对的社会环境日益复杂,他们要经历更多以前未经历过的事情。
 
在亲子关系乃至任何一段良好的关系中,最重要的基础就是“理解”。只有理解才能做到“共情”,从心理上消除孩子的孤独感,才能让他们站在自己的角度,进而发掘出自己生活的意志和行动。
 
父母、家人成为孩子的“战友”,是他们成长过程中战胜一切困难和挫折的法宝,“我不是一个人在战斗”的能量与成功的可能性远远胜过“孤军奋战”。这也是所谓的挫折教育中非常重要的一环。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