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再来个大交易 | 警惕美国股市在2018年显著下跌的风险

【每日荐读】再来个大交易 | 警惕美国股市在2018年显著下跌的风险

 
又见到巴舍夫斯基。
 
巴舍夫斯基曾担任过美国贸易谈判代表(USTR)。美国谈判代表是内阁成员,但籍籍无名的还是多得很,巴舍夫斯基可不一般。她任职时,正值中国加入WTO的关键时分。与欧盟贸易专员拉米、中国首席谈判代表龙永图一起,三位关键谈判者在世纪之交牵动了关心中国经济未来所有人的注意力,最终将中国送入了WTO。
 
WTO对中国有多重要呢?
 
它使中国正式融入世界经济体系,劳动找到市场,于是将中国人从包袱变成资产,而中国最不缺的就是人。无数中国人的努力、勤劳、巧思找到用武之地。
 
身为美国谈判代表,巴舍夫斯基当然没少给中国谈判代表出难题,这正常得很,各有国家利益,各为其主。好在,结果好一切好。
 
事实是中国从这一轮全球化中受益太多,完成了工业现代化,将数以亿计的人群从贫困线下方拉上来,积攒了以4万亿美元外汇储备为代表的巨额财富,跻身发达国家的目标也已进入射程。绝大多数中国人,自然也包括我,算算总账都是受益者。巴舍夫斯基的名字与这些回忆联系在一起。
 
巴舍夫斯基说,现在美国人的主流看法是,在中国加入WTO这件事上,美国吃亏了(get the short end of the stick)。今天,包括美国在内的国际公司在中国还有机会,但越来越小。美国对此怎么办,特朗普政府已经给出了答案。特朗普政府发布的贸易政策报告,虽然没有特别针对性地提到中国,但方向已和盘托出。
 
巴舍夫斯基当然并不喜欢特朗普方案,她秉持的是美国版的国际主义路线,并不希望看到美国抛弃WTO,切换到双边施压的逻辑,这只会导向两国经贸关系的进一步恶化,中美贸易战后果不堪设想。
 
那怎么办?
 
她建议,中国坚决果断地走自己一再承诺要走的路,就是扩大对外开放,进一步拥抱全球化。如果中美之间达成广泛且可执行的自由贸易协定,与当年的中国入世谈判相似但更全面深入,这会成为危机促成变革的典范。中国和美国都急需这样一个大交易。
 
它会发生吗?阅读全文
 
 
2018年年初,美国股市开局火爆。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标准普尔500指数与纳斯达克综合指数分别突破了25000点、2700点与7000点,均创下历史新高。
 
造就2017年美国股市牛市的主要因素大致有如下几点:
 
第一,美国经济持续复苏,导致美国企业利润显著改善;第二,尽管美联储在2017年加息三次,但美国国内流动性依然充裕,全球市场流动性更是处于非常宽松的状态;第三,特朗普政府上台以来一直强调的大规模减税计划,进一步提振了市场关于美国上市公司盈利前景的预期;第四,投资者的风险情绪高涨,追逐风险资产的积极性很高。
 
展望2018年的美国股市,尽管股市上升的动能可能仍将持续,但笔者认为,2018年美国股市出现整体20%左右下调的可能性是存在的。
 
受各种不确定性因素影响,投资者情绪在2018年可能出现某种程度的反转,风险偏好可能显著下降。
 
在2018年,从国际因素来看,朝核、中东等地区的地缘政治冲突可能加剧,中美之间的贸易摩擦也可能加剧;从国内因素来看,特朗普政府的执政前景与政策路径依然充满不确定性。一旦这些风险事件爆发,都可能对投资者情绪产生负面影响。
 
2018年美国股市走势具有很强的不确定性。盛极必衰,这是规律使然。投资者应该警惕美国股市在2018年显著下跌的风险。阅读全文
 
 
上个星期,我和一个朋友一起带着各自的孩子出去游玩。在公园里玩的时候,我朋友时不时拿出他的手机看一下。我问他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时刻检查短信。他说:“还不是我那几支股票么?最近价格波动很大,我就想盯得紧点。”这可是无偿加班啊。
 
每天甚至每小时盯着自己的股票价格上下波动,生怕自己的股票被别人吃了,是非常无知和低效的投资方法。
 
股票市场每天都会上下波动,看自己的交易账户越频繁,看到自己亏钱的概率也越高。
 
我知道有些人可能会说:你这个不是掩耳盗铃么?你不去看账户的盈亏,不代表它不亏钱呀。
 
股票有风险,而风险的定义就是其价格会随着周围信息的变化而上下波动。业余投资者最容易犯的错误就是,在价格下跌时开始紧张,并且在低位将股票抛出。而当价格上涨时又开始变得兴奋,在高位时买入。如此“低卖高买”,岂有不亏之理?
 
查看账户越是频繁的投资者,其心情受到价格波动的影响也越大,在这种情况下他去买卖股票的概率也越高,而频繁的股票买卖,是拖累投资者回报的“罪魁祸首”。
 
真正“勤奋”的投资者不应该每天盯盘,要想获得好的投资回报,投资者需要耐心,做好长期投资的打算。
 
美国先锋集团的创始人约翰博格尔说过,时间是你的朋友,冲动是你的敌人。聪明的投资者,需要牢记控制成本和多元分散的投资原则,坚持长期投资的习惯,选择做一个“投资懒汉”。阅读全文
 
 
保罗二世1920年5月16日生于波兰,自1978年至2005年4月2日出任罗马天主教第264任教宗。
 
1981年5月13日,罗马教皇约翰·保罗二世(Pope John Paul II)在梵蒂冈圣彼得广场被枪击,身负重伤。
 
当日15时,保罗二世在钟楼门洞里登上一辆敞篷车,缓缓驶向圣彼得广场。
 
17时13分,敞篷车朝使徒宫青铜大门驶去,保罗二世将一个祝福完毕的小女孩交还父母,日奇科夫斯卡娅和丈夫正站在彼得广场另一角,远望着人群聚集的广场,突然他们听到了枪响,一群受惊的白鸽扑棱棱地飞向高空,日奇科夫斯卡娅和丈夫顿觉不妙,他们跟着朝圣的人群一起朝枪响的地方跑去。
 
一位朝圣者说,他看见木栅栏后面人群第二排有人突然举起一把手枪(后经侦查那是一把9毫米的勃朗宁手枪),冲着保罗二世开枪,第一颗子弹击中保罗二世手背后打入他腹部,第二颗子弹仅擦伤了保罗二世的肘部,飞出去打伤了两名朝圣者(事后得知是美国人)。
 
保罗二世中枪后倒在敞篷车上,手上和身上鲜血直流,警卫、秘书和其他人一拥而上,有的用手护他的头,有的替他止血,也有人搜寻枪手,好在广场上不远处停着几辆救护车,警卫挥手招它过来,众人赶快将浑身是血的保罗二世抬进去,救护车拉着警笛风驰电掣般地开走,它以最快速度穿过暮色中的街道,开到4英里外的意大利罗马城的杰梅利医院。
 
保罗二世被送到杰梅利医院的时候,外科首席专家克鲁契提正在另一家医院参加会诊,他接到院长电话,立即驾车穿越整个罗马城返院,一路闯了数个红灯。他下车后冲进医院大厅,电梯旁早有人在迎接他,他们将克鲁契直接引到9楼手术室,等候在那里的护士和助理们立即帮克鲁契提换上手术服,克鲁契提抽空匆匆洗了手。这时,手术室里传来助理医生大声报告血压指数的声音:“血压80/70,直线下降!”
 
克鲁契提处理保罗二世的伤口用了5个小时,而整个抢救他的生命过程为10个小时,此后,克鲁契提才审慎地下结论:保罗二世生命特征趋于稳定,其主动脉、重要脏器和脊椎均未受伤。蒙席德齐维什听罢兴奋祈祷说,教皇是被神迹所救。保罗二世苏醒后便为受伤者祈祷和原宥杀手,他说:“我要为向我开枪的兄弟祷告,真心实意地宽恕他。”他并不知晓杀手何许人也,但对他而言,杀手是谁无所谓,宽恕最重要。
 
保罗二世不仅宽恕了杀手阿加,还于1983年亲自到狱中与他单独做了一次秘密对话,为时20分钟。他俩的谈话内容至今不详,保罗二世2005年去世后,对话内容遂成永恒的秘密,但此次对话被世人称作“人性的楷模和伟大的忏悔”,因为,杀手阿加在谈话后不久即受洗成了天主教徒。
 
2010年1月18日,杀手阿加出狱,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给位于罗马的保罗二世的墓碑献花。新闻媒体和出版社也纷至沓来,采访和稿约不断,媒体总是对内幕充满了好奇,阿加也乘机开出700万美元稿酬的高价。阅读全文
 
 
当你的伴侣进步得过快时,当他/她身边出现比你更优秀的潜在情敌时,当一直支撑你的事业受到冲击时,这些都会让你觉得自己好像满足不了另一半的需求了。
 
你觉得你能付出的与对方的需求产生了供需缺口,这种感觉有可能是真的,也有可能是假的。反正,你开始怀疑自我价值,你会觉得自己的价值过低,一旦自己满足不了伴侣的需求,对方就会因此离你而去。这时候,你陷入了没有安全感的状态。
 
无论你的外貌如何,依赖都会让你变得没有吸引力。你会开始向伴侣索取,而不去处理内心深处的情绪,这时候你自然更没法满足对方的需求,你们的关系陷入了一个恶性循环。
 
举个我自己的例子,我上次创业失败的那段时间,我开始怀疑自己的价值,那时候我开始觉得没有安全感。彼时我的女友也是个创业者,加班应酬特别多。我却要求她多匀出时间陪我,甚至还对她的男性朋友诸多猜疑,自然很快就分开了。
 
我们该如何找回安全感呢?
 
当你没有安全感时,切忌依赖你的伴侣。你要做的,并不是从伴侣身上寻找价值、寻找对方的认可,而是想方设法提升自我价值,确信自己可以满足对方的需求、可以填补供需缺口。毕竟,能给你安全感的,只有你自己。
 
科斯定律是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Ronald Coase提出的产权经济学的基础,简单来说就是:只要交易成本足够低,一个东西最终会归属于能发挥其最大效益的人。用大白话讲就是,是你的,就是你的。当你在一段关系里头不断地付出,却还是没能消除不安全感时,你要意识到,你有可能不是那个最适合对方的人。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