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逆周期因子”恐难“功成身退”| 高质量新闻的命运

【每日荐读】“逆周期因子”恐难“功成身退”| 高质量新闻的命运

 
知情人士称,中国央行于近日通知人民币汇率中间价报价行,对人民币中间价机制中的逆周期因子参数进行调整,这一消息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从2017年12月下旬至2018年1月上旬,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再次出现强劲升值,此关口下央行再次调整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定价机制,至少反映了两个事实:
 
第一,央行不愿意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升得太快,6.60左右(或6.50-6.70区间)可能是短期内央行设定的人民币兑美元汇率的“合意水平”;
 
第二,央行认为人民币兑美元持续贬值的预期已经被打掉,逆周期因子可以“功成身退”。
 
然而逆周期因子真的已经“功成身退”了吗?答案未必。
 
如果逆周期因子不再发挥作用,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机制又回到了收盘价+篮子汇率的双目标定价机制,则2018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何去何从,将基本上取决于美元汇率的走向。
 
如果2018年美元指数仅仅是温和波动,中国央行可能不再调整中间价定价机制;如果2018年美元指数显著升值或显著贬值,中国央行就可能继续调整中间价定价机制,完全可能重启逆周期因子。
 
央行应该充分利用当前人民币升贬值预期比较平稳的时间窗口,重新上调双目标定价机制中收盘价(市场供求)因素的占比,而适当下调篮子因素的占比,收盘价(75%)+篮子汇率(25%)的定价机制可能是更为理想的选择;这既符合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的长期方向,也有利于在短期内维持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基本稳定。阅读全文
 
 
在数字时代,调查性新闻不需要变成一种牺牲品。实际上,创造性地思考如何进行传递的新闻机构,有办法比任何时候都能传递更多的调查性新闻。
 
当报纸作为多元主义和自由言论的支柱坍塌以后,对社会的影响会是什么?
 
会有新的机制出现,取代报纸目前提供的准确、平衡和高新闻标准的传统过滤吗?谁将会创造我们所期望的高质量新闻,特别是对于民主制度的健康发展极为关键的调查性报道呢?没有报纸今天所提供的凝合剂,我们的社会会变得越来越分裂吗?对于关心独立媒体在自由社会中的角色的人来说,这些都是其所面临的最令人苦恼的问题。其中一个迫切需要回应的关切是,谁来做调查性报道。
 
调查性报道意味着揭露那些被隐瞒的事实,这些事实要么是身居权位的人有意隐匿,要么是环境混乱导致它们偶然隐身,调查性报道就是要把所有相关的事项都向公众曝光,并对此作出自己的分析。
 
在这种意义上的调查性报道,需要很大的投入,无论是在资源还是金钱方面;而且,这种报道容易引起法律纠纷,因而变得更为昂贵;最重要的是,所调查的都是为着公共利益但却还没被摆上公共议程的问题。调查性新闻的作用是,让那些还没有暴露在公众面前的问题见光,追问权力应负的责任,不管这种权力是处在地方、国家还是国际层面。
 
社交媒体这样的新技术应用,无论是在通信手段上,还是在获取信息的能力上,都对调查性报道产生了重要影响。记者由此得以更广泛地联系全球性的消息源。
 
今天信息唾手可得,但在过去可能意味着极为困难和漫长的历程,然而最重要的改变不止于此。在记者利用社交媒体广泛散播其所发现的信息的同时,其他人有机会帮助记者做好调查性报道。
新闻因此变得更像一场对话:发表的新闻不是最终产品,而只是产品的第一版,人们不断地帮助记者改进它。
 
调查性报道在互联网时代的命运转变,取决于新闻机构是不是能够发现某种商业模式,从而挣到足够的钱,来养活这颗新闻皇冠上的明珠。阅读全文
 
 
12月CPI同比小幅升至1.8%,主要受到食品环比涨幅季节性增强的影响。食品环比涨幅大增,主要是因为天气转冷,干扰农业生产活动、加大交通运输难度,使得肉类、蛋类、鲜果价格上涨较多。
 
12月PPI同比持续回落至4.9%,主要因为翘尾大幅走弱,但环保因素造成的涨价拉动有所增强。生产资料与生活资料的环比一同走强。
 
当前通胀水平整体温和,但未来两个月,扰动因素较多,通胀读数可能出现较大起伏,这仍需要进一步观察。
 
近期债市调整与利差走扩,可能受到通胀预期的影响,后续需要持续关注。尽管扰动因素增多,通胀读数的方向意义减弱,但天气、环保与地缘政治因素已经趋于明显,未来将分别增强食品、工业品与原油价格上涨的潜在可能,从而引起通胀预期的升温。阅读全文
 
 
《小猴下山》这个故事,让我想起了自己见过的很多投资者。他们在选取投资策略和产品时正像这个故事里的一个小猴子,朝三暮四,喜新厌旧,结果到最后两手空空,什么都没有得到。
 
回顾过去20年,每隔几年就有一个比较“新奇”的投资概念进入大众的眼帘,引起众多投资者的兴趣。从20世纪末的互联网热开始,一波又一波的投资概念就像走马灯似的不停变换,让投资者们挑花了眼。但到最后,很多投资者忙活了半天却颗粒无收,甚至损失惨重。
 
跟着舆论风向和流行概念进行投资的挑战在于,投资者要想抓住“风口上的那头猪”,就需要对下一个“风口”做出准确预测,而这无疑是非常困难的。
 
如果投资者没有把握能够准确预测到下一个表现出色的行业或者“投资概念”,在这么多让人眼花缭乱的选择面前,他很可能不知所措,迷失自我,最终空手而归。
 
找到一个行之有效的系统,然后长期坚持。这样的成功投资“秘密”看似不难,却很少有人能够做到。
 
玉米也好,桃子也好,西瓜也好,其实这些水果都不错,但关键是要有恒心,能够坚持多年始终如一的贯彻该投资策略,这样才有可能获得该策略提供的超额回报。如果投资者没有耐心,以小猴子的心态去挑选并且“轮换”最为时髦的策略,很可能会竹篮打水一场空,到最后白忙一场。阅读全文
 
 
2017年末,新华网思客(新华每日电讯官方微信)转载了10余年前天津日报刊发的一篇杜撰安金鹏故事的文章,并配发毛阿敏一曲《烛光里的妈妈》,引发众多读者含泪热评。编者当时第一次读到这篇文章,几乎是含着热泪立刻开始了寻人,并很快联系上了安金鹏老师本人,不意间揭开了这一幕荒诞剧。
 
近12年后,我们和安老师聊了聊,再次尝试澄清这一切,也想看一看,荒诞何时落幕?
 
“我就觉得非常荒唐。我不知道我跟这个文章的主人公是什么关系。”——安金鹏(2018年)
 
1997那一年,19岁的安金鹏获得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金牌,并因此被保送上了北大。
 
闻讯后的县文化局领导来家里找到了他的父母。
 
从此,另外一个安金鹏冒了出来。
 
这个虚构出来的安金鹏,以其感天动地的“事迹”,二十年来声名远扬,甚至波及东南亚。直到今日仍然在互联网上流传,无数大小媒体不加核实地改编转载,有意或无意,赚取了吃瓜群众的无尽眼泪和点击率。
 
县文化局领导炮制了一个虚假的安金鹏,一个努力摆脱穷困家境,奋力求学,终偿所愿的动人形象,甚至让一些“粉丝”在了解真相后仍不愿相信——他们宁愿沉浸在编织的迷梦中,而真正的安金鹏,他的存在与状态,似乎不再那么重要。
 
安金鹏苦恼不已。2006年,他忍无可忍,奋笔写下博文澄清,却淹没在嘈杂的互联网中,显得苍白无助。没有多少人在乎真相。
 
假的安金鹏,成了不少教师、家长、学生、领导们的模范,喧腾众口;而真的安金鹏,却一度感到不知所措,如芒在背,自始至终,不肯顺从地演好这出戏。他不像其他的模范,既没有欣然配合,也没有默默应允,他选择的是不间断地辟谣。
 
如今,已经是一位职业数学家的安金鹏,说自己做数学主要是兴趣,“想数学,挺享受”,仅此而已,“不是因为一边学,一边想着家里穷”,也用不着头悬梁,锥刺股。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