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我们的羊毛已经暴露在美国的剪刀之下|如何看待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

【每日荐读】我们的羊毛已经暴露在美国的剪刀之下|如何看待中国金融系统性风险?

美国减税,中国怎么办?一种较为流行的说法是,我们也应当同样大规模减税。我认为,这种看法是不够全面的。
相对于减税本身,其实各方面真正关心的问题是,美国税改会不会引发或者说加剧我国制造业外流速度,进而造成我国产业空心化、就业岗位大量丢失?
必须承认,本届政府始终力推的“放、管、服”改革,在优化营商环境,降低制度性交易成本方面可圈可点,社会对此有目共睹。但是正如我此前一再指出的那样,所有这些致力于“降成本”的努力,只有向前推进一段时间,都会遭遇到某种体制机制的硬障碍,进而一再提示人们“全面深化改革”的必要性和紧迫性。
仅就税收而言,尽管中国名义税率较高,但实际执行过程由于存在着各类优惠、减免、返还等,因此企业的实际负担并不高,尤其是对于那些国际知名的制造巨头而言,历来是各级政府想方设法招商引资的“香饽饽”。
但问题也正在这个地方,所有这些优惠、减免,均分散于各种文件、协议之中,并没有上升为相对统一明确的法律条文,需要企业与各级政府、各业官员之间进行一轮又一轮的磋商谈判,其间的交易成本极高。更糟糕的是,即使协议谈成,后续落地可能还面临着因官员调动、政策变化所导致的各类不确定性。换言之,缺乏稳定、明确、可预期的法律环境才中国营商环境的最大软肋,也是制造业外流的重要原因。
综上,针对美国税改可能引发的全球性减税竞争,我认为可从短期和长期两个方面来沉稳应对。短期而言,可考虑适当降低我国企业所得税率的名义税率。长期而言,则是坚定信念,将十八届三中会全以来的财税改革深化下去,走完后半场。【阅读全文】
 
怎么看待当前中国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分布,我个人的理解是大概有三方面的风险,一个是跟房地产相关的风险,一个是与地方债相关的风险,还有一个是与影子银行相关的风险。客观来讲,针对房地产相关风险和地方债相关风险目前举措还不够多,效果还不够到位。
关于房地产风险,我主要讲两个问题。问题之一,就是中国商业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跟中国房地产市场是密切绑定的。我们团队有一个研究发现,即使从较窄的口径估算,中国商业银行大概有40%的贷款都与房产或土地有直接或间接的联系。我们还做了一个压力测试,假定中国总体房价和地价下行20%,那么在两三年之后,商业银行的平均的拨备覆盖率会有明显下降,不良贷款率会有明显上升。
问题之二,是中国房地产价格上升如此之快,导致中国居民部门杠杆率在过去十年,尤其是过去两三年间快速攀升。
中国居民部门债务与GDP之比目前看来还可以,约在50%左右,而日本和美国是百分之百左右。但是如果我们看中国的居民部门债务与居民部门可支配收入之比的话,目前这个指标已经接近90%,而日本和美国分别为90%和100%左右。
此外,居民部门债务的分布非常不均匀,农民债务很低,三四线居民债务远低于一二线居民。所以,中国居民杠杆率主要集聚在一二线以高杠杆购房的中产阶级手里。中国政府有很成熟的跟企业不良债务打交道的经验,但是中国政府迄今为止没有和居民部门大面积贷款违约打交道的经验。居民部门杠杆率的问题,值得我们高度关注。 【阅读全文】
 
至北纬80度的法兰士约瑟夫地,又有冰层连绵,船震动前行。群岛耸峙,冰雪迷蒙。左舷阳光直射,右侧雨雪纷飞。鲸群喷水,浮冰上能见海象卧伏,海鸟翩飞。又有北极熊携家带口在冰上行走及捕猎。有时海冰阻绝天地,船迎难而上,进入白镜般世界,略无水迹,不可思议,犹如外星景观。船在冰原上如滑行一般,舷侧可见一两米高的冰块碎裂翻卷挤出,船后有尾迹,裂冰声如爆竹。冰碛很快又把劈开的航道封上。
北纬83度,亦是冰块积如巨屋,凌乱不堪。海天一色,不辨东西南北。几十米外不见影迹,日头无光,白色的冰冻星球让人失去关于世界的一切常识。
此时不免产生诸多关于北极点的疑问,难道真如科学家预言,到2040年,温室效应将使夏天的北冰洋变成无冰之海?直跨北极点由大西洋至太平洋的新航线果将开通?北极圈油气资源开采将变得容易,从而引发大国激烈角逐?世界地缘政治和经济格局将迎来新一轮巨变?人类不断前往北极点,除了好奇,亦为利益。
目前仅有俄罗斯、美国、加拿大、德国和瑞典的船舶抵达了北极点。【阅读全文】
 
第一个在我看是最大也是最主要的不平衡,是城乡之间的不平衡,市民和农民之间的不平衡。由于特殊的户籍制度,我国的城乡收入和财产差别在世界是属于最大的之列。如果我们甩开中国人口的一半讲不平衡、讲共同富裕,就失去了重心,就会不接地气。
第二个不平衡是资源分配的不平衡。今天已经是信息和知识经济时代,但我们看到,各种财富排行榜上仍然是房地产商占据了重要位置。这当然不是因为中国的房地产商特别智慧,而是因为我们的制度缺陷使土地资源的分配出现了严重扭曲,从而加剧了贫富分化和结构失衡。用创新、劳动、智慧来发财致富是要鼓励的,但是用资源致富要值得警惕。
第三个不平衡是权力分配和制约的不平衡。腐败是权力集中又没有得到有效制约的产物。十八大以来反腐取得有目共睹的巨大成效,但揭露出来的腐败也确实是令人触目惊心。由于腐败的土壤还并未消失,如中央所说反腐败始终在路上。反腐败和关权力的笼子究竟怎么扎、钥匙谁来拿还是具有挑战性的课题。【阅读全文】
 
美国减税是因为他们在下一盘大棋,通俗说就是要剪别国的羊毛,用减税的方式吸引那些税率高的国家的资本逃到美国,特朗普的意图就是想重温“里根时代”的旧梦。
化解之道是见招拆招,针对美国的减税必然引起加息,其实我们更要赶在他们前面行动,看看加拿大、英国、韩国的近期动作和日本12月4号加薪和选择性的减税举动,在山雨欲来之前就撑起雨伞,他们的提前防御最起码能起到美国减税的缓冲作用,使本国经济受减税影响最小化。
其实我们搞的营改增减税政策,效果一直不明显,美国是直接税我们是间接税,美国的直接税减税效果明显,而我们的间接税税收设计重复性税赋多,税收制度不合理。我们的税收的问题在于政府支出的透明,这个就是我们间接税的弊端。
另一部分原因是官员不想减税,如果减税了,每个小企业不需要偷税漏税就能生存,都合法缴税,官员就失去寻租市场。所以现在刻不容缓的事就是政府要减员增效,政府机构太过于庞大,人多浮于事,耗费公帑,这个肯定要改革,不然税收不可能减下来。
美国减税不是有意来剪中国羊毛,而是我们的羊毛暴露在美国的剪刀之下。【阅读全文】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