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让租房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 我所见到的津巴布韦……

【每日荐读】让租房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 我所见到的津巴布韦……

 
最近几年,中国住房租赁市场快速发展,为年轻人提供品质租房的长租公寓更是异军突起,规模快速扩张。
 
2017年以来,在租购并举的大方向下,中央政府连续出台租赁相关的支持性政策,租赁市场的发展正迈入快车道。
 
《租赁新时代》作为租赁领域的著作,正是从这个背景下产生的。
 
一线城市及重点二线城市的品质租房需求正在快速增长,租房不只是满足基本需求的栖身之所,而更多地表现为一种主动选择。人们对房屋的品质、装修、配套以及交通便利性等提出更高要求,对租住体验和服务的期待也越来越高。
 
中国当前住房租赁市场最突出的问题是供应总量不平衡、供给结构不合理。快速增长的品质租房消费升级需求得不到有效满足,市场化的住宅租赁经营机构在供给中的比重仍然很低,专业化、机构化的租赁服务仍然十分短缺。
 
积极培育和发展专业化的租赁经营机构显得迫切而重要,只有大力发挥市场作用,才能促进租赁机构的成长和发展;只有促进市场化机构充分发育才能形成渠道多元、总量平衡、结构合理、服务规范、制度健全的住房租房市场。阅读全文
 
 
去年岁末,我们一家人从南非比勒陀利亚出发,前往位于津巴布韦的维多利亚瀑布。
 
那时正值在南非工作的津巴布韦劳工的假期返乡潮(相当于他们的春运),四处可见背着大大小小行李等待过境的津巴布韦人。南非的外来劳工中,津巴布韦人是最庞大的一支,南非遇到的服务生十有八九来自津国。
 
边境海关大排长龙,酷热难耐。但这些底层劳工井然有序地排着队,没有推挤,没有喧哗,他们脸上的平静祥和,没有某些国民常见的那种带着戾气的焦虑。让我不敢相信的是,这群人已经在这里等待了几个小时,他们的祖国是世界上最贫穷的国家之一。
 
尽管津国不仅仓廪不足,然而,在另一面,它却是非洲教育普及程度最高的国家,识字率在90%以上。
 
说到在津国的消费,自然无法避免谈到他们的天价纸币。
 
实际上,从2015年起津国已经停用他们闻名世界的纸币,实施美元化,民众可将存在银行账户内或持有现钞的津巴布韦元,向津巴布韦储备银行换成美元,汇率是35,000,000,000,000,000津元兑1美元。同时流通的还有号称1:1等值于美金的债劵货币。
 
吊诡的是,每次我们付美元的时候,收银员总是以美元搭配债券货币来找零。也就是说,在消费过程中,一部分美元无声无息地被债券货币取代了。
 
遭停用的天价货币并没有扫进历史垃圾堆,它变成了津国最有特色的旅游纪念品,几乎每个纪念品商店都大力推销着这种人类货币史上的珍贵化石,而外国游客也争着抢购拿回去做手信。阅读全文
 
中国改革开放及其所取得的巨大成就,被一些学者说得云里雾里,令人不得要领。以我看来,“不要这高,不要这多雪”,就一个“放”字。
 
“放”字有深刻内涵。这里透着一种无奈,透着一种回归,意味着计划经济的终结,意味着市场化的开端。
 
旧体制日益朽坏,新体制呼之欲出。
 
原有的制度和社会架构,已不能满足人们最起码的生存要求,虽然仍在阻碍着新事物的诞生,然而已缺乏存在的合理性和必要性,一冲遂垮,较快消亡。
 
新的经济社会架构,在低成本且高绩效环境下,在不言自明社会伦理支撑下,恰如“银瓶乍破水浆迸,铁骑突出刀枪鸣”,一日万丈,快速发育。
 
中国经济是具有坚实支撑的典型“三明治结构”。上层是权贵以及一大堆垄断国企,中间是政府,底层是草根经济。
 
草根经济惟一选择是好好干活。小区外新开的山东煎饼铺,小夫妻俩从早上六点干到晚上10点多,脸上始终堆着微笑。这是他们的安身立命之所,他们小孩的未来幸福,他们爸妈的寄托,他们没有丝毫理由懈怠,而这正是中国沿海民间经济的一个缩影。
 
本轮经济回落之所以正在逐渐成为过去式,还因为存在着一个劳动相对价格变化的奥秘。劳动价格下降及其上升,均有利于经济增长。于是尽管中国经济硬着陆一片甚嚣尘上,中国经济却巍然挺立在寒风之中,且在2017年出现了居民收入和企业利润双双回升的较好景象。
 
只要草根经济活力尚未充分发挥,只要这种活力与各种约束尚未达到均衡,只要政府一如既往地采取“放”的行为取向,中国经济仍将有较大发展空间。阅读全文
 
 
10月27日,央行首次在公开市场业务操作中推出期限为63天的逆回购。本次63天逆回购数量为500亿元,中标利率为2.90%,介于28天逆回购利率2.75%与6个月中期借贷便利利率3.05%之间。
 
央行此次推出63天期限逆回购,是在维持货币政策稳健中性的基础上,完善货币市场政策工具,以更好地服务货币政策与宏观审慎政策组合的双支柱调控框架。
 
2016年以来,防范金融风险,促进金融部门去杠杆并引导资金“脱虚向实”已经逐渐成为一行三会的共同目标。
 
从操作层面来看,央行目前在双支柱的调控下进行宏观调控。不难看出,双支柱调控下的手段虽然已经比较丰富,但仍处于不断摸索和完善的进程之中。
 
可以预见的是,未来央行会通过继续创新货币政策工具以达到更好的调控目标,更多期限结构的货币工具或许会陆续出现并被纳入工具篮子。与此同时,宏观审慎政策框架也会进一步完善,并与货币政策更好地融合,充分发挥其逆周期调节的核心功能。阅读全文
 
 
苏联解体后,有俄罗斯学者撰文说,苏联第一批口香糖是苏联红军攻克柏林,与英美盟军在柏林胜利会师后,英美与苏军互赠礼品,西方人第一次将新产品口香糖赠送给苏联人品尝,苏联人虽喜欢,但却不知俄语怎么说,好在俄罗斯民间也有嚼着吃的玩意儿,俄语统称 “热瓦契卡”,苏联人便借这个词儿形容口香糖。
 
战后,口香糖生产在欧洲迅速发展,尤属西班牙、意大利、荷兰和西德发展最快。
 
上世纪60年代初,一些同苏联关系好的西方国家曾尝试在苏联办厂生产和加工口香糖,遭苏联婉拒。
 
苏联政府还下令禁止进口和销售西方口香糖,因为那时世界两大阵营对抗加剧,苏美不仅展开军备竞赛,苏联还提出打败美帝国主义及其一切走狗的国际战略,因为美国是世界口香糖生产和传播发源地,所以,苏联在反美的同时,连美国口香糖一起反了。
 
由于苏联口香糖的需求实在太大,口香糖出厂后没到商店就被各种渠道的买家瓜分殆尽,造成了口香糖有价无市的景观,当时,苏联人仅知道60戈比能买5块口香糖,可谁也没在商店买过。
 
苏联70年代生产的口香糖质量低劣,包装简陋,没法与美国的相比,连泡泡都吹不起来,可是苏联人依旧不改初心,只要有机会就抢购苏联口香糖,孩子们还喜欢积攒口香糖糖纸,这种对口香糖的依恋心态一直持续到苏联解体之后。
 
80年代,苏联人跑去外国游客居住的大饭店,向他们购买或者以物易物交换口香糖蔚然成风。
 
前苏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圈子里流传一个段子,说假如70年代苏联允许外国口香糖自由买卖,90年代苏联就不会解体。阅读全文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