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财新博客 > 【每日荐读】布莱尼·布朗的匹妇之勇 | 自由主义的温和专制主义……

【每日荐读】布莱尼·布朗的匹妇之勇 | 自由主义的温和专制主义……

 
布莱尼·布朗究竟是何方神圣?
 
年轻的时候,她大学辍学,抽烟喝酒,在欧洲当背包客,靠搭车浪迹天涯。遇到丈夫斯蒂夫之后,她感觉丈夫“看到”了她的内在,开始洗心革面,继续读完了书,成了著名学者。这是学术界成功转型的故事,让布朗本人成了励志榜样。
 
《勇对荒野》继续宣扬她在过去书中讲述的脆弱美学。脆弱的英文是vulnerability,它指的是掌控“不确定性、风险和情感暴露”的能力。照常理,人会千方百计掩饰自己脆弱的一面,为的是防止他人伤害。
 
直面脆弱,甘当风险,实为猛士所为,非软弱所致。这样的人可以不计结果,只去选择做原本的自己。这并非要人浑浑噩噩做老好人。
 
遇到不公平,不能吞下去,内化掉,或者像某些小混子那样,在手臂上纹个“忍”字自欺欺人;我们也不要只是路见不平一声吼,吼不出什么结果的。
 
少谈“冲突解决”,而去谈“冲突转化”。前者意味着经过对抗,一方战胜一方,问题得到“解决”,但实际上可能只是回到了冲突之间的状况。转化则是把负能量的势能,转为造就的动能。在诸多谈论“正能量”的著作当中,布朗的说法最让人心服口服。
 
要愤怒但不要仇恨。暴露脆弱又要勇敢无惧。直面对手又要打文明礼貌仗……这些充满悖论的待人接物方式,分寸难以拿捏。大
 
部分人的世界黑白分明,非左即右,非黑即白。不归属于任何一个阵营,往往只能遗世独立。我们要重新审视归属感这个马斯洛所说的基本需要。
 
布朗在美国炙手可热,每次出书都洛阳纸贵。她大概是戳到了社会的痛点,挠到了当代人的痒点。
 
在全球化的时代,人们口头上说爱全人类,但落实到具体人身上,互动的方式就千姿百态了。
 
人类想团结,但又怕对方坑害。想关爱,又怕到头来失望。人性本来就是弱点优点并存。这内在的矛盾,需有相应的解决方法。阅读全文
 
 
自由主义和专制主义听起来是水火不容的,但却能达成一种微妙的平衡。自由主义是指我们要保留人们做出自主决策的权利。温和的专制主义是指我们可以适当地影响人们做决策的过程,好让他们做出对自己更为有利的选择。
 
如果政府强制规定人们不能吃垃圾食品,只能吃健康食品,这就是一种粗暴的干预。尽管政府的用心可能是好的,但结果一定很糟。这种粗暴的专制主义在现实中随处可见。
 
如果我们换一种方式呢?
 
我们可以把新鲜的水果用更低廉的价格、更方便地提供给消费者,很可能就会有更多的消费者主动地选择健康食品。这就是塞勒和桑斯坦所说的“助推”。
 
在塞勒和桑斯坦看来,在很多情况下,我们只要做出小小的调整,就能极大地改变决策的结果。阅读全文
 
 
接到今年的诺贝尔奖电话的时候,霍尔有恍如隔世的感觉,他老人家早已远离学术界,在缅因州乡下的家里赋闲十年了。
 
霍尔研究的是生物钟工作机理,他在2003年当选美国国家科学院院士,几年后却因经费短缺而被迫关闭实验室。
 
我觉得老头儿的吐槽很可爱。
 
道有道法,行有行规。
 
美国学术界玩得转(拿得到钱)玩得好(发得了大文章)的人太多了,而且这些能人年纪越来越轻,推陈出新的速度越来越快,让你走人是因为你跟不上趟了,这就是行规!
 
老先生曾经拥有过,潇洒地玩过一把学术,就够了。现在坐在家里看球赛,居然还被诺奖砸到,属于意外之喜啊!
 
常言说得好: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硬是要往下接的话,后面还有两句:后浪风光能几时,转眼还不是一样。大可不必对那些后来居上的学术明星们羡慕嫉妒恨。
 
科技界其实也是如此,如果科技资源过多地集中于所谓的“明星”科学家手上,这个顶端的学术精英阶层为了保护自身利益,会利用各种权力阻碍竞争,去牺牲多数人的利益,短期内可能在某些领域达到一定的高度,形成学术“山头”或“山包”,但代价是牺牲科学共同体的整体创新能力,长久而言,也阻碍了科技自身的发展和进步。阅读全文
 
 
前几天,河南南阳某中学举行手机销毁大会,几十部从学生没收来的手机被扔进水桶,用锤子猛砸砸烂,学校的工作人员说,带手机到学校不交给老师一旦被发现就要销毁。
 
这样做能让在校生告别手机吗?
 
我尤其不能理解的是,这种用践踏别人私权和物权的方式来“强制执行”的方式,不仅没解决问题的根源,还有可能导致更严重的后果,这种负面的示范很可能还会影响和教育出更多的不会尊重别人私权物权的下一代。
 
我们的教育缺少了一点尊重,而多出了很多的强制管理。
 
学生自我管理能力的培养,实际上是一种对契约精神的培养,这也正是我们整个社会目前所缺乏的。
 
教育孩子的事情上,焕发出孩子发自内心深处遵守规则和向好的愿望很重要,也持续得更长久,相反,高压管理能走的路很短。阅读全文
 
 
过去30年美国股市都有一个重要的Curse:就是逢7必有灾难发生。
 
1987年的股灾,1997年的东南亚金融危机,2007年的次贷危机开始。
 
有意思的是,每一次的危机都发生在Red October!1987年股灾发生在10月,1997年的10月美股历史上第一次熔断,2007年10月正是全球金融危机的开始。
 
今年最大的不同是全球经济的强劲增长,无论是美国、欧洲、日本还是新兴市场的经济体,都在今年出现了比较大的增长。
 
全球大牛市并不会在这个十月被终结,盈利、流动性、政策都支持市场继续的上涨。
 
当然黑天鹅永远是未知的,但这个过去30年的curse或将在今年划上句号。阅读全文
 
推荐 0